4 2 3
返回顶部

你我都是一块砖 Bethesda发布会现场纪实

本时代的游戏产业的黄金世代开始了,我们赶上了好时代,都是这伟大一步的垫脚石和见证者。

Bethesd发布会 信仰的力量

 

  其实,贝塞斯达(Bethesda,以下简称B社)的E3展前发布会从门口排队就开始了,站在人群中间,看着周围一个一个比自己还要核心的玩家,雷电深邃的眼眸中泛着光斑,「这是一种信仰。」他看着人群中穿着避难所战衣的Coser说到。那个C、Coser举着自制的能量步枪,缓缓的随着人群来到队伍的末尾,站定,看着远处的杜比剧院发呆。

  身后的两位小哥开始了热烈的讨论,大声讨论着自己今年非常期待的游戏,时不时来一两句Shut up表明自己爱游戏深之入骨,我也很想加入他们,但是插入句式还掌握的不熟练,用一个疑问句加入两个游戏爱好者老外的谈话会让人觉得生疏,而用一个陈述句那又实在非常自来熟,我并不是一个演员,在美国,一个清洁工可能是一个演员,一个警察可能是一个演员,而一个来自异国他乡的烂仔,还是少说几句为妙。

  进入了剧院,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椅背上搭着一根大大的腕带,上面写着#BE3,看着这巨大的腕带,我和旁边的媒体人也进行了深远的交流:「大哥,你觉得这个这么大,是能发声不?」现场在放daftpunk的「Getlucky」,我俩都抖着腿。

  「这是Pip-boy。」声音极其轻描淡写。

  大哥望着我,把如此神圣的腕带想象成了能发声的玩具,我觉得我作为游戏编辑还不够格,俗话说得好,古人望云而称神,游戏媒体人见腕带而Pip-boy。后来发现整场发布会这根腕带都没有发声过,而颜色的变化是应了主题的走势,但是游戏演示内容太刺激,都没有人低头看,最后扔进了收集桶,换到了整场发布会最实在的东西。

  座位基本已经坐满席位,前排突然传来的欢呼声,赶紧站起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今次不能错过了什么大人物,结果发现他们看到了自己发布的推特在前方大屏幕上显示出来而感到兴奋不已,讪讪的坐了下来,我和旁边的老哥开始交谈,我期待他最好是某个大公司的负责人,或者是IGN、GS的媒体人,可以取取经。

  然而并不是。

  他说我是youtube某个自频道的博主,来现场取材的,这时豪鬼(GOUKI)发来了信息,表示他的附近坐的几乎大部分都是自媒体博主,看来B社非常明白自己作品应该对应的受众:更有时间深深挖掘一个游戏内在的人。一个目标群体定位准确的厂商,加上一票质量很高的游戏,以此发生的聚变反应将会让整个业界震惊,开一个属于自己的发布会,也是情理之中。

  《毁灭战士》的推倒重做表明了娱乐别人首先娱乐自己的决心,近身QTE+各种爆浆的战斗场面让老美们兴奋,一位小哥他每次都在《毁灭战士》的演示段落完结后起身鼓掌,一个人站在那里疯狂的拍手,「我不要自己有多大的力量,我展示出自己的爱,就是想让他们知道而已!」我猜他是这么想的,我自己也在盘算着,如果《铁拳7》能公布家用机版的发售日,我是不是要现场去翻个跟头讨个彩头。

  回过头来B社就开始继续信息大轰炸。

  今年意料之外的事情真的不少,B社开始运营Bethesda.net,并有意将此打造为自己的内容平台,吸引一大批玩家前来朝圣,《毁灭战士》的snpmap「简单地图编辑器」将跨越平台的界限,让玩家们能够发挥自己的想象力。

  《耻辱2》羞羞得在发布会之前就被悄悄泄露了,《辐射》保密工作做得那么好,《耻辱2》来一个晚节不保,除了官方刻意为之,我想不出任何能够形容的词汇。这还未完,当我看到第一个主角小脚跑步的时候,我和雷电说:「主角是个女的!」你们不要问我为什么我能看出来,毕竟是中国古拳法传人,跑步动作看不出一二如何做正义的伙伴?

  游戏并没有受到观众应有的强烈反响,只说明一个问题,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耻辱2》找了一个很特别的时刻来表达自己的存在,但是观众们眼里已经看不到他了。

  然后主持人表示没有了,今天就开到这里了,群众全场开始闹别扭,躺地上的,爬上舞台的,并且大声喊道:「安可安可安可!」返场什么啦!?《辐射4》就是这么傲娇大家真的是没有想到,这是前排的大哥还没从《毁灭战士》的余震中回过味来,不断地念叨着:「Badass,demon,Badass,demon。」

  《辐射4》顺利登场,全场照例尖叫,具体的情报请参见我们的文章。腕带式Pip-boy公布后瞬间炸裂,有的人表示自己早知道就不做这个道具了怪费力的,没有的人开始交头接耳,纷纷打听哪里可以买得到,然而除了收藏版包含外,也并没有单独贩售的计划,让人忧伤。之后屏幕一阵抽搐,又冒出来一个新的辐射作品。手机的造型出来的时候,大家是非常拒绝的,有人在台下喊:「你认真的?」制作人表示:「我认真的。」

  比真金还真,《辐射 庇护所》手游发布会结束后瞬间就发售了,引用制作人自己的话:「这游戏灵感来源很多,比如《XCOM》啊,《模拟人生》啊等等,做这个就是想让大家图个乐子。」大哥你可以的,游戏灵感来自这些个游戏,发售策略和老任一样简单直接,而为了图个乐子,一个手游做出来下面的尖叫声都比《Battlecry》来的高几个key,也难怪「战吼」的制作人都没来,播片儿完事儿。

  最后到了发礼物的环节,因为大家的掌声久久不能平息,所以主持人的结束语我都没有听见,然后人流开始全面向门口聚集,分流的工作人员夹杂在人群中费力的嘶吼:「上缴腕带,拿你们的玩具!」然后我瞬间就看到他的脑袋淹没在了美式肌肉群里,他们的眼里没有你,只有玩具。旁边一位壮汉拍了拍我:「这是一人一个还是一人一套?」我有些顾虑:「应该是一人一个吧,B社再有钱这么送也是不好的。」

  然后工作人员递给我一盒,里面有三只,一个《毁灭战士》的恶魔,一个《耻辱2》的女姐姐,一个《辐射4》的动力装甲,我默默看了看空无一物的礼物桌,回头看了看愣在那里的壮汉,飞也似的跑向了剧场的出口,「U SHALL NO PASS!」我心里想着。

  经此一役,本时代的游戏产业的黄金世代开始了,我们赶上了好时代,都是这伟大一步的垫脚石和见证者。

 

相关阅读more+

评论样式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游戏时光同意其观点。
用户评论()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游戏时光同意其观点。
专业、严谨、有趣, 由热爱游戏的新老玩家组成,把关于电视游戏的一切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