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 45 81
返回顶部

《生化危机7》剧情分析:暗流涌动的生化危机

说真的,《生化危机7》还真是和系列剧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卢卡斯秘密实验室中,能看到一张有关 XX 计划的报告,写着:

  本计划开始于2000年,是公司的 NEXBAS(新一代实验战场优势)倡议的诸多概念之一。计划联合 H.C.F 研发一种生化生物武器,期望能以最小的直接接触,消灭大量的战斗人员。NEXBAS 后来取消,其所有资产全转移到本计划。

  本计划与一般武器明显不同之处,在于它能够把敌人变成盟友;让敌对分子成为甘心服务的仆人。因为这样可以有效地降低战俘处理成本和战斗本身的成本,所以 XXX 甚至 XXXX 的 XXX 组织当然迫不及待要加入。

  除了有关计划产物的能力之外,这则报告最重要的一点,是再次将 H.C.F 这个组织摆上台面。H.C.F,即 Hive-Host Capture Force(巢穴-宿主捕获部队),最早出现在《生化危机 代号维罗妮卡》中,设定为安布雷拉的敌对公司旗下的特别行动组织。阿尔伯特·威斯克是该组织的首领,在1998年(维罗妮卡事件)率领 H.C.F 前往洛克福特岛回收维罗妮卡病毒。

  在《生化危机 代号维罗妮卡》之后,H.C.F 再也没有出现在系列游戏中,这次在《生化危机7》中又将 H.C.F 搬出来,估计是 Capcom 又想起来之前挖的坑了……

  那么这个和 H.C.F 联合的公司是谁?

  上文中我们提到了 Tentsu,在制作血清的箱子中到处都是 Tentsu 的名字。在《生化危机》的维基百科中,Tentsu 被认为是和 H.C.F 一齐开发的 NEXBAS。Tentsu 很有可能就是那个神秘的联合公司。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就是 Tentsu 是“所以 XXX 甚至 XXXX 的 XXX 组织当然迫不及待要加入”中的 XXX 公司(或组织),总而言之 Tentsu 很有可能在 mutamycete 计划中参与了不少项目。

  本计划的存在得归功于在 XXXXXXX 发现的 XXXXXX,这是一种明显经过大幅“隔离进化”的菌类,通称为“mutamycete”。

  每个生物武器的制造方法都会将 mutamycete 基因组注入第4阶段前的人类胚胎,在受控环境中进行为期38至40周的培养。

  由此产生的生物成为“候选标本”,并根据可用性进行分级,从不实用的缺陷品 A 到 D 系列,到完美的 E 系列。

  本计划选定了生物武器的标准外观:大约十岁的女孩,以方便混入城市居民或难民之中。

  第一个 E 系列标本,称为伊芙琳,已证明其组织能够随意分泌 mutamycete 的 XXXXXXXXX。

  该计划最特别的地方,是在人类出生之前就要注入病毒,在特别环境中进行胚胎培养,这样才能创造出需要的生物兵器。所以所有的实验标本都是经过了近10年的培养,第一个成功的完美 E 标本,就被取名为“伊芙琳”。

  使用儿童作为生物兵器,该公司的残忍程度可见一斑。

  此外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伊芙琳的 mutamycete 一进入宿主之后,便可控制其身体和心灵。

  我们仍未查明伊芙琳是如何实现这种控制机制并维持控制力,但目前假设其原理类似于假单胞菌在群体感应时,所使用的自体诱导物信息素。

  伊芙琳的心灵控制能力,似乎不是计划中就有的设想,但是在第一段中公司所设想的是“本计划与一般武器明显不同之处,在于它能够把敌人变成盟友;让敌对分子成为甘心服务的仆人。”,那么这个设想的原本实现形式是什么样的?

  伊芙琳的控制可发挥在一系列分散的阶段中,第一个是幻觉。

  感染后实验对象几乎会立即开始看到伊芙琳的样子(尽管实际上她并不在),甚至听到她的声音(其他人都听不到)。

  被感染的实验对象在各个感染阶段皆呈现以下情况:首先,伊芙琳幻影似乎是一个正常的年轻女孩,有时渴望友谊或援助。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会开始做出越来越多极端的要求,包括自残和攻击其他人。

  这造成的心理冲击有助于打破心灵自然障碍,使伊芙琳的洗脑效果更容易实现,而当实现时,mutamycete 感染已经散播至全身所有细胞,使得身体 XXXXXXXXXXX。

  从贝克一家的洗脑程度来看,佐伊和卢卡斯的洗脑程度是比较初期的阶段,在初期阶段如果感染者的肢体被切断,是可以接回去的,所以伊森在被米娅锯掉左手之前,已经被伊芙琳感染了,根据之前行动推测的话,应该是在被发疯的米娅用小刀狂捅的时候被感染。

  不过也有可能是进入贝克家里就被伊芙琳散布的 mutamycete 感染了。

  初期感染:

  霉菌从被感染者的身体摄取养分以此自我传播,然后慢慢地占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副作用是,被感染者会获得强大的再生能力。在实验过程中,我们切除了实验对象的胳膊和腿之后,发现他们能够在几分钟之内,接合截肢。

  卢卡斯在晚餐上被杰克砍断左手,但之后的游戏流程中他显然又接了回去。


  佐伊的情况比较特殊,虽然她似乎在多数时间都脱离了伊芙琳的精神控制,但是她的感染程度比较高,甚至比米娅还要高。在游戏中把血清使用在佐伊身上,乘船逃出后,佐伊会钙化死亡,和杰克以及玛格丽特一样。

  伊芙琳的功能还包括从菌丝体形成有机体。“有机体”这个名词用在此处并不严谨;严格来说,它们是由无数菌丝体形成的超级有机体。重要的是,它们具有强烈的求生本能,即使受到轻微的挑衅,也会采取激动行为保护自己。它们的真菌韧性和非凡的力量,为它们提供客观的战斗能力。

  研究人员把这些超级有机体称为“菌兽”,因为是由霉菌构成,却具有兽性。这个命名算是相当贴切。

  这段报告解释了游戏中几乎所有的杂兵的来历,在地下室的桌子上可以看到一份人员清单:

  这只是一部分被测人员的结局,可以看到试玩版中的录像带三人组也在里面:彼得和安德烈死亡,克兰西(也就是我们操纵的那位摄像)被交给了卢卡斯处理。现在看来彼得是被发疯的米娅杀死的,试玩版中我们看到的女鬼也只是米娅的身影而已,而安德烈的尸体则在地下室的水坑里出现。

安德烈的尸体

  其他的人不是死亡就是变异成菌兽。

  开头所说的菌丝体,应该是指三年前伊芙琳在邮轮上吐出的丝状物,而这些菌丝体裹杂着人类的身体形成了菌兽。

  如果发生意外感染需要治疗,就用伊芙琳的身体组织样本做 XXXXX,即可制造一种独特的杀菌血清。

  感染的实验对象服用血清后,会导致菌丝体钙化,但如果实验对象的细胞已经被大量入侵,血清反而会致命。但由于治疗期限很短,因此血清的用途主要是处置感染者,而不是治疗。

  研究血清的效果时,我们发现将它应用至 XXXXX 会使其作用强化至最大,成为一种我们称为 E 坏死毒素的复合物,即使少量也会 XXXXXXXXXXXXX。

  在坏结局中,伊森把血清注射到佐伊身上,乘船的时候她就会钙化死亡,说明她的感染程度远比米娅要高,但是为什么米娅的感染程度很低(注射血清不会完全钙化死亡)并没有明确的解释。

  但是如果没有变成菌兽的感染者死亡,那么死亡的方式也就是钙化,比如坏结局中伊森用撬棍杀死米娅,米娅会随即钙化消失。玛格丽特被击败后,也是直接钙化。

坏结局中钙化的米娅

  伊森没有注射过血清,那么在《生化危机7》之后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这个问题可能要留到之后的追加内容中才能得到答案了。

  观察伊芙琳的行为时,我们发现她对家庭的观念很重视。在实验中,我们发现她多次强迫感染的实验对象当她的“母亲”或“父亲”,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来对待。

  为什么她会以家庭为精神控制的主题?

  目前只是猜测,但这可能是她本能地理解到家庭比孤独的女孩更适合融入社会群体。

  另一方面…多愁善感的人可能会猜想她在弥补因隔离教养而缺乏的“爱”,也就是父母的爱。

  伊芙琳在邮轮爆发的时候,就想让米娅成为她的母亲。在贝克一家,也能看到她对家人这一概念的执念。卢卡斯在邮件中是这么表示的:

  由于对家人的执着,导致受害者越来越多。

  除了结局之外,我们在游戏中任何时刻看到的伊芙琳都是一个小女孩的形象,当然这只是因为伊芙琳的能力是“幻影似乎是一个正常的年轻女孩”。在游戏的最后我们才知道,原来伊芙琳在来到贝克一家之后,就以很快的速度衰老,变成了一个坐轮椅的白发老太太。

  其实在游戏开始不久,在地下室我们就能看到一张老年伊芙琳的照片。

  照片的背面写着 E-001,就是 E 系列第一号,但是在开始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在揭秘真相的时候,估计很多人都把这张照片忘掉了。

  而真正知道这个老太太就是伊芙琳,是在卢卡斯的实验室中,我们能发现他发送的邮件中,有这么一段:

  顺便说一件事,伊芙琳好像病了。她的皮肤变得皱皱的,她头发变成灰色。这样算正常吗?她好像一下子就老了好多。

  为什么三年的时间,一个小萝莉会变成一个行动不便的老太太。主流的猜测是因为公司会对伊芙琳定期注射药物来抑制急速老化,但是在逃离邮轮之后,伊芙琳就没有这种抑制剂可以注射,所以迅速老化。


评论样式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游戏时光同意其观点。
用户评论()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游戏时光同意其观点。
专业、严谨、有趣, 由热爱游戏的新老玩家组成,把关于电视游戏的一切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