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45 77
返回顶部

《生化危机7》剧情分析:暗流涌动的生化危机

说真的,《生化危机7》还真是和系列剧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摄像师克兰西·贾维斯是彻头彻尾的悲剧角色。在《生化危机7》TGS 的贝克一家晚餐海报中,我们能看到最右边的那位,可能是克兰西,也有猜测是安德烈。

  作为试玩版中录像带的主角,克兰西最后被杰克一拳击倒,经历了彼得被杀的惨局(VR 游戏“厨房”)的他带到了主宅,之后克兰西被玛格丽特带到卧室,囚禁起来。(DLC“卧室”的剧情)

  在成功从卧室逃脱之后,克兰西来到了地下屠宰场,被杰克和无数菌兽追杀,但是顽强的克兰西成功的活到了清晨。(DLC“噩梦”剧情)

  当他逃出主宅之后,误打误撞的走进了卢卡斯的小宅,被迫进行了21点的赌命游戏,不过卢卡斯并没有履行“赢了就放你走”的诺言,而是把克兰西捉住。(DLC“21点”剧情)

  变态的卢卡斯运用自己的“聪明点子”,将克兰西虐待烧死,并做成录像带“生日快乐”。尸体则被放在迷宫的门口,以作警示。(主线“生日快乐”录像带)

  克兰西的故事到此结束,可以发现 Capcom 一开始就已经设计好了有关克兰西的剧情关卡,只不过是分别作为游戏本体的录像带和 DLC 推出的,他的悲剧一生也是以一个焦尸作为结局。

  作为《生化危机7》伴随玩家一路的朋友,贝克一家的遭遇让玩家唏嘘不已,究竟伊芙琳是如何一步步将贝克一家推向毁灭之路,同样也需要从文档入手。

  游戏中可以发现一张年轻时杰克·贝克的照片,他曾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成员,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杰克的身体素质为什么如此高。退伍之后杰克、玛格丽特以及他们的孩子卢卡斯、佐伊一起生活在路易斯安那乡下。

  卢卡斯·贝克,这个人虽然智商很高,在他的屋子里可以发现很多的奖杯,他在设计“陷阱”方面有着可怕的天赋,但是与这种高智商相比,他没有基本的道德观念,总是搞一些小破坏活动。

  为此玛格丽特曾带他去医院看过医生,检查他的大脑是否有问题。

  4月某日

  妈妈带我去镇上的医院。他们用一个奇怪的机器拍了我的脑部照片。后来,妈妈到玩具店给我买了一张由259个碎片构成的拼图。

  不过检查的结果在游戏中并没有提及,至少玩家知道这货的精神肯定是不正常的。小伙伴的讥讽,让卢卡斯恶魔的一面显露了出来,他用开生日聚会的理由把朋友关在了贝克主宅的阁楼,并且把遥控器销毁,让佐伊无法找到失踪的小伙伴。

  结果那位可怜的孩子就这样死在了阁楼上,甚至腐烂掉。

  5月某一天

  真的很臭!奇怪的液体从天花板上滴下来。管他的,反正我有的是时间,我又改变了遥控奖杯。现在就算是在夜里也会发亮。

  而这之后的处理工作,也是杰克进行的,没有人发现一个小孩子死在了贝克家的阁楼中。

  10月2日

  几年前那次过后,我花了很大功夫清理。

  2014年10月初,路易斯安那地区出现了风暴灾害天气, 风暴将一艘邮轮刮到了离贝克家不远的河口。杰克在日记中是这样写的:

  10月9日

  水终于退去。房子还好,但是老房子损坏严重。卢卡斯大声嚷嚷有一艘船被冲到河口了。如果这是真的,我得报告给教区。我明天就去看一下是否属实。

  10月10日的时候,杰克在邮轮上发现了米娅和伊芙琳,这时的米娅已经被伊芙琳的 mutamycete 感染,但是仅仅是间歇性神志不清,并没有出现狂暴的迹象。

  而当伊芙琳与贝克一家接触之后,贝克一家四口就已经全部被 mutamycete 感染,出现了初期感染状况:幻听以及看到幻象。

  10月11日

  自从那个小孩出现后,我整天耳鸣,根本睡不着。像佐伊说的:那个小孩和跟她一起来的女人有些怪异。

  10月15日

  我看到东西了,听见声音了。可是恶心的感觉 从未消停。我去镇上看医生,然后在那里照了X光。我到 底怎么了?

  玛格丽特的反应最为强烈,所以她在伊芙琳到来五天后去了医院检查大脑,结果发现里面确实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根据医生的日志,玛格丽特的头盖骨处在 X 光扫描下,出现了黑色区域,经过分析发现这篇黑色区域似乎是与霉菌有关的真菌样结构。

  不过这段剧情,和 DLC“女儿们”稍有出入,文档里写的是,玛格丽特在伊芙琳到来之后几天之内还算比较正常的,仅仅是出现幻听并出现幻觉,直到后来慢慢被洗脑控制。但是在“女儿们”中,伊芙琳来了不到半个小时,杰克和玛格丽特就全被直接控制开始变得狂暴。这点可能仅仅是官方考虑剧情时的失误……

  10月23日

  小孩送我一份礼物。

  10月——

  我把礼物放在二楼后的密室里,没有人会发现。那只胳膊代表孩子对我的信任。有了那只胳膊,幸福的未来就不远了。任何破坏幸福的人,我绝不会绕过他。

  虽然医生给出了让玛格丽特复诊的建议,但是玛格丽特此时已经被伊芙琳完全控制。伊芙琳来到贝克一家半个月后,她将 D 系列手臂交给了玛格丽特,玛格丽特将其视为珍宝。

  到此为止,杰克和玛格丽特就被伊芙琳彻底控制,成为了手下的傀儡。

  为了扩充家人的数量,伊芙琳开始要求贝克一家去周边“狩猎”路人,导致这三年的时间,超过二十多人失踪。不过警方一直没有找到真凶留下的马脚,贝克一家被认定为失踪。

  卢卡斯在这段时间内其实是正常的,他仅仅是一直保持感染状态,但是为了满足虐待的欲望,再加上不露出马脚,他也照着伊芙琳的指示狩猎,其实这个时候,他一直在跟某公司联系。该公司在2015年年初的时候开始给卢卡斯提供类似抑制剂的物品,能够抑制伊芙琳的精神控制。

  在发现伊森这个人是主人公(并不)之后,卢卡斯迅速跑路,离开了自己生活几十年的家,在地下盐矿前的小屋中,我们能看到他的无线电拦截装置,说明他可以拦截保护伞小队的无线电通话。装置上的耳机,和我们在试玩版二楼桌子上看到的耳机是一样的,说明卢卡斯在家里也能拦截通话,那么保护伞小队直升机(照片)里面的无线电对话,想必卢卡斯一定也是能够拦截到的。

  至于保护伞小队为什么一直监视着贝克一家,我们也就大致明白了。

正式版的耳机
试玩版中的耳机

  在无线电对话中,我们得知保护伞小队一是在寻找伊芙琳并直接击杀,二是要找到给第三方组织发送邮件的卢卡斯,但是我们可以发现卢卡斯并不在他们推测的盐矿内,说明卢卡斯已经拦截到信息并跑路。

  至于所谓的第三方是谁,保护伞小队表示“或许你可以猜到是谁”,或许就是制造伊芙琳,并给卢卡斯解药的 Tentsu

  如果说伊芙琳只是想要一个家的话,卢卡斯纯粹就是想要破坏掉秩序而已,他在游戏中和伊森是这么说的:

  不是谁都希望时光倒流的,我才不想回到我爸爸遇到那个女孩之前的日子里。

  卢卡斯今后肯定还会出现在《生化危机》系列中,或许之后的 DLC 中我们就能见到他。

  至于佐伊,她和卢卡斯一样,没有完全被伊芙琳精神控制,但是她不像卢卡斯那样有公司提供解药来保持清醒,为了远离疯子一般的父母,她经常躲在拖车里睡觉、研究,最后她发现只有拿到血清才能治好自己。

  她尝试着去拿玛格丽特保管的 D 系列手臂,结果被玛格丽特发现了。

  佐伊,

  你曾试着悄悄回到二楼,是不是?你以为我瞎了眼吗?

  既是伊芙琳后来出了事,你也只是不停念着一些奇怪的药。

  你打算用我的祭坛做什么?你那黏糊糊的手指最好可别乱碰!

  任何人都别想打神圣祭坛的主意!

  所以玛格丽特才会使用“灯笼机关”把 D 系列手臂藏起来,并把灯笼时刻带着。佐伊的计划也就此落空。除此之外,她对事实有一个非常严重的判断失误,那就是她没想到自己的感染程度其实已经很高,以为注射血清不会有事。

  如果玩家选择救米娅,那么佐伊之后就不会再有戏份,玩家也不知道她后来一个人留在船坞,之后是怎样的结局,但是估计还是凶多吉少。

  伊芙琳的“过家家”游戏显然不局限于贝克一家,在邮轮上的时候她就曾想让米娅做她的妈妈。而现在只有妈妈(还是个经常变身的疯子),没有爸爸,那怎么办呢?

  伊芙琳操纵米娅给伊森发送了一个邮件,来把伊森引过来。

  伊森就此开始了屠杀贝克一家之路。

评论样式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游戏时光同意其观点。
用户评论()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游戏时光同意其观点。
专业、严谨、有趣, 由热爱游戏的新老玩家组成,把关于电视游戏的一切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