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17 10
返回顶部

VG人物:Oculus Rift 一个辍学少年的自娱自乐

直到今天,帕尔默·拉奇都不认为自己是个名人,他还是像以前一样,爱穿拖鞋,总是迟到。走在大街上,谁又能想到这个外表普通的加州男孩正和他的公司一起,酝酿着一场改变世界的风暴。

本文为游戏时光原创稿件,转载请保留此行,并注明出处。

  每隔一段时间,似乎总会有形似“XX技术将彻底改变游戏”的流言不知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然而除了以Wii和Kinect为首的体感技术从传统游戏界那儿分到一杯羹之外,剩下的都只能付之一笑了。

  当VR技术(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刚刚崭露头角时,想必大多数人也不以为然。可似乎就在刹那之间,它已经以颠覆者的姿态近在咫尺地出现在我们面前,而掀起这场风暴的正是来自加利福尼亚的90后帕尔默·拉奇和他的Oculus VR——一家成立不到3年却已经写满传奇的公司。

  1992年,Palmer Luckey出生于加州长滩市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一名汽车经销商,家里除了他还有三个妹妹。还没上学前,母亲就教会了他不少课本上的知识,因为家里靠海,他还学到了不少帆船技巧。

  拉奇有个再好不过的名字,和“幸运(Lucky)”只有一个字母之差。但他能取得今天的成就,绝不仅仅是“幸运”二字所能概括。


稚气未脱的帕尔默·拉奇

  和很多男孩子一样,拉奇从小就爱摆弄电子产品,趁着爹妈不注意就会拆东拆西,很快就把“动手能力”这支天赋树给点满了。十几岁的时候,他就DIY出了电磁炮、镭射枪这样的小玩意儿。当然和电打交道久了,也难免会有触目惊心的经历:一次在捣鼓磁暴线圈的时候,拉奇一不留神摸到了接地的金属床架,立马从车库被炸飞出去;还有一次在擦拭红外线镭射枪时,不慎伤到了眼睛,差点就被闪瞎了。好在足够“Lucky”,都没出啥大事儿,这些小意外也完全没有浇灭他的热情。

  在这个过程中,拉奇对VR技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一直都希望能够实现沉浸式的游戏体验,甚至一度用6块屏幕组装成了自己的打机装备。但这还远远不够,他想要的是真真切切地钻进游戏世界。于是他把目标锁定在了HMD(Head Mounted Display,头戴式显示器)。

  拉奇表达兴趣的方式很直接——买买买!通过多种渠道,包括私人交易、政府拍卖,他不停地购入各种HMD,一一试用并找出它们各自的优缺点。据他本人透露,其个人收藏的HMD多达56款,乃是该领域当真无愧的全球第一收藏家。


1968年问世的第一台头戴式VR设备

  虽然机智的拉奇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以低价购入的这些设备,但这毕竟还是个很花钱的爱好。于是拉奇将他修炼已久的手艺投入商用,靠着维修、转卖iPhone赚到了30000多美元,有空时还会去兼职帆船教练,总算是填上了HMD的坑。

  但这些设备没有一个让拉奇感到满意,它们普遍存在以下三大问题:

  - 太重,有的HMD甚至需要在脑后放一个重物以平衡重量;
  - 视野狭窄,佩戴者看得到画面边界,这会让他意识到自己面前的只是一块屏幕,而不是“另一个世界”;
  - 延迟严重,在这种封闭空间,玩家输入和画面响应的延迟很容易造成头晕恶心的情况。

  部分设备只占其中的1-2项,于是拉奇就想是不是能通过拆分部件重新排列组合的方式制造出更好的产品。

  2010年,拉奇考入了加州州立大学长滩分校新闻系(学霸嘛,你懂的)。除了一边读着自己的专业,一有空他就会跑到隔壁南加州大学的实验室搞自己的VR发明。


工作台上的拉奇

  那一年的11月,拉奇在自家车库做出了第一台原型机。激动的他立刻就把步骤和原理分享到了网上,不过在现在看来非常“Lucky”的是,当时并没有人把这熊孩子的帖子当回事,要不可能就没有今天的Oculus了。

  2011年9月,拉奇完成了第三版原型机,各方面性能都大幅提升。这次当他把成品搬到MTBS3D(一个专注于虚拟现实、现实增强、3D等领域的论坛)上时,立刻引起了广泛关注,这其中就包括了改变他一生的贵人——3D游戏之父约翰·卡马克(John Carmack)。

  20多年前,卡马克和id Software用《毁灭战士》、《重返德军总部》掀起了游戏界的3D革命。作为电子游戏领域的教父级人物,卡马克始终致力于制造出更为身临其境的游戏体验,这也是他如此热衷于提升画面效果的原因。如今3D技术已经足够成熟,在他看来,VR技术将会是让游戏更为真实的下一把神兵利器。

  像MTBS3D这种专业性很强的极客社区,卡马克当然也会混。拉奇的作品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当即通过站内信联系上了这位少年:“我可以向你买一台原型机吗?”


卡马克:人不中二枉少年

  要知道,对于几乎所有游戏界的码农而言,卡马克都是偶像般的存在。拉奇当然也不例外,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冷静下来后,他立刻把原型机寄了出去。

  “没有保密协议,没有签署任何文件,”卡马克回忆道,“他就这么把仅有的两台原型机的其中一台寄给了我。”

  当然,拉奇没有向卡马克收取一分钱。而事实证明,后者的回报方式远远胜过了黄金万两。

  卡马克在研究了一番拉奇的发明后,问了他一个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问题:“我可以在洛杉矶的E3上向人们展示这东西吗?”

  “你想给谁看就给谁看,”拉奇回复道。

  就这样,在2012年的E3上,卡马克在全世界面前用拉奇的VR设备演示了《毁灭战士3 BFG》,出色的效果引来阵阵惊呼。一夜之间,这个项目从一个加州少年的自娱自乐成了全球瞩目的前沿焦点。


当时的演示现场

  经过这一番有如白日梦般的真实经历,拉奇的信心前所未有的高涨,为了全身心地投入这份事业,他做出了一个成功人士必备的决定——辍学。

  光有满腔热情还不足以改变世界,还得有充足的经费。要是放在以前,这对一个涉世未深的男孩来说可不是件容易事。感谢Kickstarter,让所有梦想都有实现的机会,何况这是一个由约翰·卡马克支持着的梦想。

  拉奇开始筹办他的众筹项目,第一步是成立一家公司。在这个过程中,他遇到了未来的合作伙伴Brendan Iribe和Michael Antonov。两人都是Scaleform的联合创始人,这是一家为游戏开发商提供中间件的公司,你可以理解游戏开发工具的供应者。


拉奇的两位合伙人

  双方的首次会面安排在长滩的一家高级酒店,Iribe和Antonov早早到场,但拉奇却迟到了——是的,拉奇就是如果你想10点见到他就必须约在9点半的那类人。终于,拉奇带着他的原型机来了,那天他的行头是圆领T恤、休闲短裤和人字拖。

  Iribe和Antonov的内心是有点忐忑的,不光是因为眼前这位19岁少年的标准烂仔打扮,更重要的是除了E3上见过别人带着它瞎比划,他们对拉奇手上的设备还一无所知。

  可在实际试戴之后,他们的所有疑虑都即刻烟消云散。他们看到的不只是一段画面,而是游戏世界的未来。“我俩面面相觑,念叨着‘卧了个大槽(Oh, my God)’,”Iribe回忆道。

  就这样,双方一拍即合,正式成立了Oculus VR(下文简称Oculus)。这个名字是由拉奇亲自取的,据其本人解释,这个词在拉丁语中意为“眼睛”,当时的另一个备选名是“StepN2theGAME”。


Oculus VR的初期logo

  2012年8月,Oculus的第一款产品——Oculus Rift的众筹项目正式在Kickstarter上启动。只要为该项目赞助300美元,就可以获得第一批公开的原型机,这对于那些爱把玩新鲜玩意儿的极客们来说可是很有诱惑力的。但拉奇还是心里没底,他在最后关头把筹款目标由50万美元降到了25万。

  事实证明,他多虑了。项目上线后得到了诸多业内大腕的支持,其中包括《战争机器》的缔造者Cliff Bleszinski和Valve老总Gabe Newell这样的重量级人物。项目热度一路飙升,最终成功募得244万美元,这几乎是目标金额的10倍。


G胖:小子,你可以的

  钱到位了,他们又靠Iribe和Antonov的关系挖来几位大牛工程师,Oculus Rift的研发工作正式开启。针对现有VR设备的种种缺陷,Oculus采取一一攻破的策略。对于最终的成品,拉奇有两大目标:其一,要全方优于当前市面上的产品;其二,这必须是一款消费者级的产品,也就是说价格要亲民。


拉奇要的是一款任何人都能在家中享用的产品

  经过了一度延期,产品的DK1(Develop Kit,开发者套件)终于在2013年3月正式面世,当然,数量有限,大部分都被送到了当初为Kickstater项目慷慨解囊的支持者手中。DK1的性能确实让人眼前一亮,这也吸引到了更多投资人的眼光。3个月之后,Oculus完成了16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利好消息源源不断。2013年8月,卡马克宣布以兼任的身份加盟Oculus,担任首席技术官。非但如此,他甚至还强烈建议东家id Software的母公司ZeniMax与Oculus开展深度合作。在进谏未果之后,这位大神毅然决定离开自己在22年前创办的id Software,全身心地加入Oculus团队。


戴着开发机工作中的卡马克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CCP Games正式公布了《EVE:女武神(EVE: Valkyrie)》,这也是全球首款专为Oculus Rift打造的游戏。虽然表面上看只是一款普通的主视角太空射击游戏,可一旦辅以VR技术,立刻就会让人产生身处驾驶舱内的超绝临场感。

  2013年年底,Oculus获得了7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为专业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这家成立于2009年的公司短短几年内便跻身硅谷顶尖投资者之列,Twitter 、Instagram、Pinterest、Airbnb这些风靡全球的名字背后都有它的支持。

  作为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之一,Chris Dixon这样描述道Oculus:

  我这辈子只见过五、六件(科技类)产品,让我会有那种世界将因此改变的感觉。Apple II、Netscape、Google、iPhone……然后就是Oculus了。它太不可思议了。

  关于Oculus的各种让人大呼小叫的新闻在2014年3月25日来到了顶峰:Facebook斥资20亿美元收购Oculus。

  对于如此大的手笔,不少人都大为不解,毕竟这还是一项尚未证明自己的前沿技术。但在Facebook老大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看来,虽然Oculus Rift的定位是一款针对游戏的硬件,但VR技术的未来绝不仅限于此。

  “想象一下吧,坐在场边第一排观看体育比赛,和来自全球各地的师生共处一室,面对面地让医生进行诊断,这些在家里就能做到,你只需带上一副护目镜,” 扎克伯格描绘着他对于VR的愿景。


正在亲身体验Oculus Rift的扎克伯格

  另一方面,这笔收购在Oculus的拥护者中激起了巨大反响。有人认为这是好事,但大多数人都对此唱衰,甚至是怒不可遏。在部分人看来,拉奇拿了他们的钱并没有潜心于产品开发,而是想着如何让自己成为百万富翁。况且大公司在收购之后各种指手画脚,把产品改得面目全非,这也不是没有先例。

  总之,那些会把钱花在Kickstarter上的人多少都有些独立情结,像这种抱大腿的事可不答应,乃至有人号称要把为Oculus准备的钱拿去支持索尼刚刚公布的VR设备“梦神计划”。


“梦神计划”在2014年的GDC上首次公开,恰好是在收购事件的一周之前

  好在事情并没有向着这些反对者猜测的方向发展,事实上,Facebook没有对Oculus下达任何指令,完全放任后者自行运营。公司的日常和往日一样,拉奇还是天天迟到,也还是穿着裤衩,拖着拖鞋。

  相反,有了坚实的后盾,Oculus的开发成本问题引刃而解。之前他们一直都在使用来自三星Galaxy S4的AMOLED 1080p屏幕(这是当时唯一一种满足Oculus Rift需求的屏幕),现在他们终于可以找生产商做出自己的屏幕了。另外,就像之前提到的,拉奇希望他们的VR设备能有一个亲民的价格,这对他们的成本控制是一个棘手的难题。而现在,他们已经没有了盈利的压力,完全可以在生产过程中使用更好的部件,以实现更出色的效果。

  2014年7月,DK2出炉。DK2的性能较DK1又有了显著提升,使用DK2游玩《战地》、《侠盗猎车手》等游戏的视频络绎不绝地出现在了互联网上。对老游戏的适配,再加上为VR设备量身定做的独占新游陆续公布,Oculus Rift的游戏阵容已初现雏形。

  除了游戏之外,Oculus还意欲布局电影市场,并且还特意组建了新的工作室Oculus Story Studio。在2015年的圣丹斯独立电影节上,他们的首部作品《迷失(Lost)》粉墨登场。在这部影片中,观众身临其境地走入了一个漆黑的森林,体验近似于FPS游戏,不过只能感受,无法互动。可以预见的是,随着VR技术的发展,电影和游戏的壁障将会日渐消融。这种沉浸式的观影体验也引起了不少业内名人的兴趣,比如《地心引力》的导演阿方索·卡隆就曾造访Oculus Story Studio,了解更多技术细节,你能想象以第一人称视角和乔治·克鲁尼或是桑德拉·布洛克一起漫步于太空中吗?


《Lost》

  在今年的E3上,Oculus和索尼、微软等大厂一样,召开了独立发布会。无论是类似Steam的专属平台Oculus Home,还是令人眼前一亮的控制器Oculus Touch,都表明他们对于掀起一场VR风暴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

  最惊喜的是,Xbox的掌门Phil Spencer在发布会上亲自登台,宣布微软将与Oculus进行深度合作,对双方而言,这都是一次价值连城的联手。有了Xbox平台的海量游戏支持,Oculus在软件方面将高枕无忧;而对微软来说,这下终于有了和宿敌索尼在VR领域一较高下的资本。


针对人们在玩VR游戏时喜欢“瞎比划”的特点,Oculus Touch应运而生

  虽然Oculus Rift零售版的确切售价尚未公布,上市日期也只有“2016年第一季度”这一大致区间,但无论是科技类还是游戏类媒体,都普遍认为这会是一款真正意义上的革命性产品。然而在梦想即将实现的时候,今年9月才将年满23岁的拉奇却出奇的冷静。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一款面向市场的VR设备取得过成功,从来没有,”他说道,“还从来没有人把这件事真正做成。”


在2015年1月的《福布斯》杂志上,拉奇入选全球30位30岁以下的精英人士

  那些看似触不可及的黑科技,往往随着一款产品的诞生瞬间来到我们身边。就好比在Kinect出现之前,你可能也想不到体感捕捉能够做得如此神乎其神。而眼下的种种迹象似乎都预示着,Oculus Rift就是下一款将为我们打开新世界大门的划时代产品。

  “过去20年,我已经写下了200万行代码。如今,我又从原点出发,”卡马克说道,“不过我可以真真切切地感知到,现在的我正在构筑着这个世界的未来。”

相关阅读more+

评论样式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游戏时光同意其观点。
用户评论()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游戏时光同意其观点。
专业、严谨、有趣, 由热爱游戏的新老玩家组成,把关于电视游戏的一切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