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15 5
返回顶部

VG解密:猎魔士的前世今生:《巫师》前代故事串讲

我希望可以用这篇简单的剧情概括,让更多玩家无门槛地领略这款作品的魅力,也向我最爱的RPG游戏和波兰奇幻故事致以敬意。

  

  这首歌名为《重生》(BORN AGAIN),来自于《巫师》的扩展音乐集,是我其中最爱的一首。上面两张图是之前发在微博上的歌词自翻。大老爷们轻吟浅唱着系列主旋律,歌词逐渐升温,最终化为饱含苦痛的呐喊。这是来自一个witcher——猎魔士的自白。听了这首歌,就能体会到猎魔士这个职业的血腥残酷和与生俱来的悲剧属性,这也是贯穿《巫师》整个系列的一个主基调。

  如今《巫师3》即将带着前所未有的媒体高评价到来,这部作品的剧情和前作还有些关系,我希望可以用这篇简单的剧情概括,让更多玩家无门槛地领略这款作品的魅力,也向我最爱的RPG游戏和波兰奇幻故事致以敬意。

  《巫师》系列的诞生,要追溯到到1986年。彼时波兰作家安德烈·斯帕克沃斯基(Andrzej Sapkowski)在幻想杂志《Fantastyka》上发表了一个名为《The Witcher》的短篇故事。故事讲述了一名从北方来的猎魔士为国王的女儿解除诅咒。这名猎魔士一头白发,似老非老,两把长剑系于背后。他自称来自利维亚,名为杰洛特。

  猎魔士杰洛特的形象就此诞生,此后作者陆续出版三本短篇集和六本长篇故事,逐渐完善杰洛特及其养女希瑞的故事。

  杰洛特,人称白狼,行遍世界,拿钱办事,铲除妖物。

系列主角:猎魔士白狼杰洛特

  游戏的标题witcher正是猎魔士之意(而不是惯常的翻译“巫师”),部分玩家被误导,以为主角是一名巫师,其实不是,剑术才是杰洛特的长项,他的确会使魔法,却只是基础的五种法印,比起魔法,他还要更依赖药水呢:当然,那药水的毒性只有猎魔士才受得了。

  多数平民惧怕白狼这样的猎魔士。为了对抗魔物,猎魔士经历了残酷训练和药水试炼,他们的身体发生了变异,他们的四肢更为强健,寿命更长久,但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丧失了生育能力。尽管他们斩妖除魔,但生理上的特异依然引起了很多人的害怕和憎恶,常常被冠上怪物、畸种等侮辱性的称呼。猎魔士一方面在生命中见尽了鲜血和罪恶,一方面又活在他们所保护的人们的恐惧和憎恨中,真是英雄流血又流泪。文首的歌词,正是直抒胸臆地表达了猎魔士的艰难处境和复杂心态。

  闲言碎语不要讲,游戏第一部的CG就回顾了书中的一段著名情节,也体现了白狼作为一个猎魔士出色的身手和能力:在南方王国泰莫里亚,公主雅妲身中诅咒,化身吸血妖鸟。国王弗尔泰斯特向各地巫师、术士寻求帮助,皆无果。杰洛特在弗尔泰斯特绝望之际出现,他独自前往吸血妖鸟的巢穴,仅凭一人之力解除诅咒。杰洛特的诗人好友丹德莱恩将他的事迹写入歌谣,四处传唱,他的名声由此传遍各地。

白狼大战受到诅咒的雅妲公主

  在这片虚构的大陆上,怪奇之事常有发生。作者安德烈吸取了许多民间传说和童话元素,编写了许多精彩的故事。最早出版的两本短篇故事集就是由这些故事组成。比如故事中,他行经一个叫辛特拉的国家,公主帕维塔正欲结亲。宴会上,因诅咒而变为人身兽面的杜尼王子突然出现,声称帕维塔是他的命定之人。杰洛特解除了他的诅咒,而白狼索要的报酬既不是钱财也不是珍宝,而是帕维塔和杜尼王子的孩子。

  这里要说一下为什么白狼要了一个孩子当报酬。猎魔士是逼格非常高的一个群体,当他们救了某人一命以后,如果那个人说“我愿意给你任何你想要的东西作为谢礼”,猎魔士就会说“你得给我任何你回家时遇到的意外之物”,在少数情况下,这个意外会是父亲离家时出生的幼儿。根据“意外的法则”,这个“意外之物”也要归属于猎魔士,并成为和猎魔士命运紧密相关的“意外之子”。白狼本人正是这样一名“意外之子”。但是这个孩子是白狼自己开口索要的,因为猎魔人日渐稀少,白狼也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机会吧。

  这个孩子正是游戏的重要女性角色:希瑞。往后,希瑞的生父生母双双殒命,国家也在战争中沦陷。流亡中的希瑞和杰洛特重逢。杰洛特把希瑞带到猎魔士的要塞凯尔.莫罕,在那里接受猎魔士的训练。

赐予我力量吧,我是希瑞

  世界各地,战乱四起,人人难以自保。比起妖魔,更让人畏惧的是人心,“白狼”的传奇故事也渐渐湮没在洪荒的乱世里。直到有一天,他出现在利维亚的街头,挺身而出平息暴乱。混乱之中,一名农夫用干草叉刺中了他。然后,额,白狼就,死了。

  而作为游戏的《巫师》传奇,正是从杰洛特的死亡开始书写。

  2007年,波兰厂商CD Projekt RED制作了游戏《巫师》,在西方游戏界掀起了一波不小的浪潮。游戏剧情紧跟着书籍剧情,续写了白狼的传说。一代游戏开头,本应死去的杰洛特出现在薄暮急雨中的猎魔士的要塞凯尔.莫罕山谷,其他猎魔士将他送回要塞。苏醒过后,他全然丧失了记忆。

猎魔士的要塞:凯尔.莫罕

  要塞中人数稀少,只有资历最老的猎魔士维瑟米尔,艾斯凯尔,兰伯特(这些老朋友在游戏三代会尽数出场)和新人雷欧守在堡中,此外只剩红发的女术士特莉斯.梅利葛德。在破败的要塞内,众人本打算相伴度过这个凄苦的寒冬。好景不长,火蜥帮袭击了要塞,为首者乃一名法师,另有一名被称作教授的帮手。新人雷欧不幸殒命,猎魔士的试炼秘密被窃。余下的四名猎魔士四散天涯各方,追寻真相,白狼则去了南方王国泰莫里亚。

  但不巧的是,此时泰莫里亚的首都维吉玛正瘟疫肆虐,城门被封锁。杰洛特无奈之下只得在维吉玛的城郊逗留。然而这时城郊也不安宁,一到夜晚便怪物横行,湿漉漉的水鬼爬上河岸,地狱犬在幽光中袭来。村民们一致将矛头指向居住在村中的一位女巫,纷纷对她恶言相向。在凄清的夜晚,杰洛特点燃路边小祭台的红烛,村民们日夜祈祷着安宁。究竟这些怪物的出现是天意还是人为,为防止剥夺玩家自己发现真相的乐趣,在此便不作细述。

维吉玛城郊的旅店

  说到这个任务,值得一提的是,在书籍以及系列游戏中,杰洛特多次面临‘两害取其轻’的情况。许多角色无法简单地用善恶区分,作为玩家,你往往找不到一个完美的解决方式,但你必须做出残酷而艰难的选择,很多时候也只能在两种恶果中选择较轻的一个而已。而维吉玛城郊的这个任务,也正是向原作《两害取其轻》这个短篇的致敬,其核心意义是相同的:没有美满结局,只有艰难决断。相信这样反应人性复杂的任务,在三代中依然会出现。

  经历了城郊的小小风波后,杰洛特历经几番辗转,终于得以进入维吉玛城。他同泰莫里亚的烈焰蔷薇骑士团成员的齐格菲结识,在齐格菲的建议下,杰洛特拜访城中侦探,借此展开调查,搜寻火蜥帮的下落。期间,他和几位旧友重逢,其中便有帮白狼做传的诗人丹德莱恩。杰洛特由此记起少许往事,却也是零零散散,有如碎片,无法拼凑成整体。

  正如前文所述,在整个系列的世界背景中,猎魔士、女巫等非人种族地位很低,处处受到人类的歧视和压迫。尽管一些非人种族依然默默忍受为人类奉献,但另一些非人种族无法忍受这种不平等的对待,逃入森林,组成了与人类为敌的松鼠党(感觉有点儿像万磁王领导的兄弟会)。维吉玛的松鼠党首领是一名叫亚伊文的精灵。烈焰蔷薇骑士团和松鼠党冲突已久,在此,杰洛特又要面临一个典型的两难抉择:事实上白狼和松鼠党首领亚伊文惺惺相惜,虽然他不赞同松鼠党的做法,也不掺合他们的事,但他交过很多松鼠党朋友,相反,他的人类朋友寥寥无几。究竟是帮助自己的“同类”,还是保护受到松鼠党攻击的无辜民众?就要由玩家来选择了。

(科学)松鼠党(并不是)首领亚伊文

  此前说过,猎魔士在各个政治力量间一般处于中立位置,从不插手。而失忆的杰洛特,也早就遗忘他为泰莫里亚的雅妲公主解除诅咒的往事,借他人之口才知道自己的这段经历。关于雅妲公主的记忆日渐明晰之时,杰洛特意外发现雅妲公主竟然是火蜥帮的合伙人。猎魔士身不由己,就此被卷入政治的洪流之中。原来雅妲公主意欲将父亲推下王座,因此和火蜥帮联手。多年前,她的诅咒虽被解除,但依然有后遗症留下:她内心的怪物即将倾巢而出,杰洛特将再次同她面对面。

  不久,动乱降临维吉玛城。松鼠党发动袭击,弗尔泰斯特国王也身陷重围。杰洛特也发现了火蜥帮袭击凯尔.莫罕的真相,原来火蜥帮为首的法师是为了窃取猎魔士们的试炼秘密,希望能够借此批量制造强大的变种人。杰洛特取了他性命,火蜥帮事件也就此终结。

  在维吉玛城,国王弗尔泰斯特和邻国瑞达尼亚结为同盟。与此同时,杰洛特身陷政治的泥潭,无法自拔,只得为弗尔泰斯特国王效力,平息城中动乱。一切过后,弗尔泰斯特对杰洛特欣赏有加,支付大量报酬。故事本该在这里结束,即将落幕之时,一名刺客突然袭击弗尔泰斯特,紧要关头,杰洛特再次出手。弗尔泰斯特平安无事,而血染的地面上,无名的刺客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游戏一代故事,便在此画上句点。

  若要用寥寥言语将故事概括完整,是很难做到的,笔者略去支线若干,是为了避免夺去太多精彩之处。游戏一代始终是我最爱的RPG作品,剧本质量上乘,音乐、插画也都宛如艺术品。

  话说到此,便走进游戏第二部:国王刺客。副标题已经透露了它的主要内容,便是调查前代中杀死国王弗尔泰斯特的刺客的身份。险遭刺杀后,弗尔泰斯特国王便将杰洛特留在身边,以保自身安全。女术士特莉斯.梅利葛德也伴他左右。杰洛特只想和她一同脱身,避免在政治的泥沼里越陷越深。但即便猎魔士个人的能力再强大,也只不过是一介平民,无法公然反对国王的旨意。

  同时,在邻近的王国亚甸,国王德马维也惨遭刺杀。

  正当刺客事件使得王国人心惶惶之际,泰莫里亚国内却发生了动乱。战乱中,杰洛特对国王更是寸步不离。期间,一条不知从何而来的巨龙掀起一小股混乱,其后消失在天际。杰洛特又在山崖下瞥见松鼠党的影子,一切都预示着不详。果不其然,混乱平息后的最后一刻,一名伪装成修士的刺客,刺杀了猝不及防的弗尔泰斯特国王,随后跳下高塔,乘上松鼠党准备的小船离开。守卫到来之时,现场只剩国王的尸体,和手持利剑站在一旁的的杰洛特,所以......

还是没能幸免的弗尔泰斯特国王

  地牢再次对杰洛特敞开怀抱。在铁栅栏内,他受尽折磨。国王的蓝衣铁卫弗农.罗契对国王忠心耿耿,再加上整件事疑点重重,他便亲自审讯杰洛特。在查阅杰洛特的档案的过程中,他意外地发现杰洛特本该在多年前就已经死去。多年以前,在小城利维亚,爆发人类和非人种族间的动乱。暴动中共有七十六名非人种族遇难,包括杰洛特。罗布,一名农夫,醉了酒,将草叉刺入他的身体(这强力的村民,比起生化4有过之而无不及)。那时陪同在白狼身边的,还有一名女术士,名为叶奈法。而后,一名神秘的白发女子带他们离开暴乱。

叶奈法

  叶奈法这名字,对杰洛特而言是陌生的,他也记不起白发女子是谁。记忆只能到此为止。经过几番对证,弗农.罗契也不仅最终相信白狼并不是凶手,还帮助白狼顺利逃狱,二人一同追寻刺客的踪迹。女术士特莉斯也随同他们溯流而上,一同追凶,前往小镇浮港。在森林中,他们和松鼠党浮港分舵舵主伊欧菲斯不期而遇。

  人们常说精灵生来美丽,伊欧菲斯却不是,丑陋可怖的疤痕占据他的半张脸颊,那是他多年作战留下的印记。弗农.罗契和他早有交手:正是伊欧菲斯帮助刺杀国王的刺客离开,对国王忠心耿耿的弗农.罗契自然恨之入骨。刺客名为雷索,是一名猎魔士。同样,先前的验尸也显示,被杰洛特杀死的那名刺客,也是一名猎魔士。

其实依然很帅的伊欧菲斯

  在第二部的游戏背景中,世界各地的女术士们联合起来,组成了女术士理事会。陪伴杰洛特左右的女术士特莉斯.梅利葛德是成员之一,杰洛特在小镇浮港遇见另一位成员席尔,在矮人城镇弗坚有遭遇了女术士菲利帕。这些女术士们共同的特点是,似乎共藏秘密,并对此缄默不言。

  同时,刺客们再次开始行动,科德温的国王亨赛特惨遭刺杀。一切结合起来,仿佛织成了一张大网,层层叠叠,真相似乎就在眼前。

  与此同时,在追踪弑王者途中,杰洛特渐渐回忆起关于叶奈法的一切。利维亚大屠杀过后,一名白发女子将被农夫插死的白狼和叶奈法传送到苹果树岛。相比各位已经猜到,白发女子正是杰洛特的养女希瑞。希瑞离开后,紧接着,狂猎(就是《巫师3》的副标题)降临了。这些身着冰冷盔甲、骑着幽灵马的骑士们来自世界另一位面,穿越空间,它们是战争和死亡的预兆。狂猎带走了叶奈法——杰洛特的挚爱。杰洛特一路追踪狂猎。邪恶的狂猎每经过一处村庄,一个城市,都会把一些人们转化为行尸走肉为他们效力,而他们的真实身份依然是个谜。路途中,杰洛特在怪物口下救出一名猎魔士,那名猎魔士正是先前提到的刺客雷索。巨大的威胁狂猎面前,两人又站在了同意阵线,一同追寻狂猎。最后,杰洛特为了自己的爱人,和狂猎做了交易,用自己的灵魂换回叶奈法。雷索带着叶奈法离开,最终在王国尼弗迦德发生变故,他和叶奈法分离,如今,叶奈法依旧身处尼弗迦德。和杰洛特一样,她全然丧失了记忆。

邪恶而神秘的“狂猎”

  至于国王遇刺的真相,原来是是女术士理事会企图夺得政权,雇佣雷索刺杀亚甸国王,此后再一一解决各地动乱。然而雷索其实是个卧底,他早已为尼弗迦德国王效力。不得不说说尼弗迦德,在原著乃至游戏中,这个国家都十分有野心,意欲在世界各地掀起战乱,吞并其他国家。其他国家的混乱正是尼弗迦德国王乐意看到的,雷索顺水推舟,杀死其他国王,还能将责任推到女术士理事会身上。尽管在游戏最后,杰洛特得知了真相,但世界各地还是掀起了一股‘猎杀巫师’(不是猎魔人哦,是指女术士)的浪潮。国王已死,战乱四起,泰莫里亚王国分裂,尼弗迦德大举入侵,世界陷入纷飞战火之中。在一片混乱和悬念之中,游戏第二部的故事到此结束。

“国王刺客”雷索

  游戏第二部的故事,和政治阴谋大有关联,为第三部的战乱纷争打下了基础。《巫师》系列的主线剧情和支线剧情,就像一棵树,支线便是枝杈,少有任务是和主线分离的。层层剖析主角一路来的经历和动荡,未免显得繁琐。在这里只展现故事的主干。两部游戏都是难得的精品,在欧美众多RPG中也显得独树一帜。

  至于第三部的剧情,想必大家在预告片里都有所了解。杰洛特会去尼弗迦德王国寻找叶奈法,希瑞也会重新出现。第三部的标题《狂猎》给出了一个悬念:向狂猎交出灵魂后,杰洛特经历了什么?他是怎么回到人间的?而可怕又强力的狂猎究竟意欲何为,白狼又将如何和他们对抗?《狂猎》是杰洛特三部曲的终结篇,这些疑问都将在游戏里得到解答。

  不过笔者相信这个来自波兰的经典角色扮演系列一定会以某种方式延续下去,或许会说是杰洛特从前的故事,也或许会像原著那样,让希瑞慢慢代替杰洛特成为主角。无论如何,猎魔士的故事都会继续下去,而白狼的传说,也会深留你我心中,永不遗忘。

相关阅读more+

评论样式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游戏时光同意其观点。
用户评论()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游戏时光同意其观点。
专业、严谨、有趣, 由热爱游戏的新老玩家组成,把关于电视游戏的一切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