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6 1
返回顶部

VG盘点:《色彩喷射团》不孤单 五个不用子弹的“射击”游戏

《色彩喷射团》作为一款射击游戏,通过用颜料当弹药的创意闯出了一片天。虽然也要“射”,但是不走寻常路,不射子弹也不射火球的游戏有很多,而且往往极富创意,就让我们拿5个来说一说。

  《色彩喷射团》终于来了。老任还是功夫深,不论做赛车、做格斗,还是做射击,都能与众不同独树一帜。可爱的乌贼娘喷射颜料的玩法让人眼前一亮。

  其实,游戏中需要“射”的不仅是射击游戏,射是最直观的远程互动手段,在游戏界出现频率极高,是游戏世界的一种规范化标准常用必选动作,就像购物要花钱,打人要出拳,体操要做托马斯全旋,玩游戏也离不开射门,射人,射鬼魂。

  在这样的现实面前,想躲开射射射的风潮太难了。《色彩喷射团》提醒我们,还是有一大群热情奔放、创意无限的游戏制作人们并没有放弃治疗(或者说早早放弃了治疗)。他们拒绝射门,拒绝射子弹,拒绝射火球,拒绝射一切平凡的东西,专挑你想不到的东西射。在千奇百怪的创意下,他们制作的游戏很多都不能叫射击游戏。对这些制作人来说,如果一定要我射,那我就是我,请允许我射出不一样的烟火。

  除了喷射颜料的《色彩喷射团》以外,这一类射出物非常奇妙的游戏还有很多。今天我们就挑几个有代表性的说一下。

  其中最著名的可能是《愤怒的小鸟》系列,堪称活体射击的代表。虽然《愤怒的小鸟》画风卡通,但是用自己的身体当炮弹去撞猪上这种行为的本质是很痛苦壮烈的。把自己交给弹弓,被无情地弹射出去,狠狠砸在地面上,还要被各种倒下的木头重击,最后消失在空气中,可见小鸟复仇的决心。射出的是小鸟可能难有体会,如果射出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的话,相信大家会更感同身受。

射出物:活人

  所以请允许我介绍《愤怒的小鸟》精神前作,“有病的小人”,学名《痛》(PAIN)。这是一款早期PS3下载游戏,当时风头很足。

  这款游戏的玩法是:把一个人装进一个巨大的弹弓里,把他射出去。这款游戏的目标是:让你射出去的那个人尽可能多地碰撞、受苦,越“痛”越好。

  首先你要调整弹射的角度和力度,在你的目标飞向无边痛苦之际,你依然可以操控他做出各种动作,改变飞行的轨迹。过程丰富多彩,结局只有一个:痛。

  也就是说,这款以发射为主要内容的游戏,目的不是用发射物伤害别人,击倒物件,而是为了让这个世界用反作用力伤害发射物本身。除了碰撞造成的物理伤害之外,场景还会准备不少爆炸物,一旦射出去就追求达到过年一样百花齐放的热闹效果。这款游戏采用游戏界的大熟脸Havok物理引擎,各种破坏效果都有保障。

仔细观察,你能看到很多爆炸物

  如果你在生活中有些小情绪要发泄,可以有代入感的尝试一下这款处刑向的游戏《痛》。比如:为什么要没收我的游戏机,你飞吧。为什么要扣我的奖金,你飞吧。为什么我这么喜欢我的室友他却喜欢女人,你们一起飞吧。

  顺便一提这款游戏后来加入了很多有意思的人物,包括当时《Fami通》的主编,如果你又对这本杂志的评分不满意了,好的至少你能有个出口。

 

伊甸之子

射出物:不知道什么鬼

  《伊甸之子》是一个标准的不知道射的是什么鬼的游戏。水口哲野继续着他的抽象派艺术道路,具体表现是当你介绍水口哲野的游戏的时候,光是类型这一项就你要想半天,当你想好恰当的类型组合描述这个游戏的时候,你会发现就算这样说了别人照样不懂这个游戏是怎么玩的。

  大道至简,简单到一定程度反而难以言说。

  基本上,《伊甸之子》的玩法是,你会随着音乐摆动身体(如果你选择体感玩法的话),然后射出各种五彩斑斓的光芒打击目标。

  我们也可以用一张图描述这个玩法:


  本作的剧情和游戏过程都是磕了药一样的迷幻,非常神秘。总而言之,我们可以确定的是玩家射击的目标是某种未知的电脑病毒,如果硬要说的话,玩家射出去的可能是某种杀毒程序的具象化,或者某种以毒攻毒的病毒,又或者你也可以理解成奥创在程序形态怒干贾维斯那种场面。

伊甸之子有非常梦幻绚丽的画面

  此作在2010年E3被育碧当成重点游戏宣传,但《伊甸之子》之后水口哲野就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他的作品绝对是游戏界一笔财富,我个人很希望早日能够重温向别人解释他的游戏好玩在哪的噩梦。

 

雷曼:疯兔危机

射出物:马桶搋子

  和朋友一起打《雷曼:疯兔危机》是我玩Wii最开心的时刻没有之一,同时我觉得疯兔就是育碧在上世代创造的最成功的游戏形象没有之一。游戏还没发售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那个“兔子不能挤牛奶,但是他们能跳舞!”的预告片的时候,就不可抑制地对这只兔子一见钟情,活活看了6、7遍。

  当时从这支预告里我就看出,这些无厘头的兔子和马桶搋子有莫大的渊源,但我还不知道游戏中马桶搋子将会扮演一个多么重要的一个角色。

  《雷曼:疯兔危机》是个体感小游戏合集,为了利用Wii遥控器手柄的红外瞄准的特性,当然也加入了射击小游戏,射出的子弹,就是马桶搋子。你说这个轨道射击部分做得有多好,当然也谈不上,毕竟只是个合集小游戏的一部分。但是当马桶搋子击中疯兔的那一刻有一种奇妙的魅力,如果某天你心情正好撞到某一个点上,又如果天气晴朗群星运行到正确的位置,说不定你的家人会看到你一边对着电视射马桶搋子一边狂笑不止。

  微信有免费的疯兔表情一套大家应该都已经知道了,这里就顺便送给大家一个符号疯兔表情。
  (\__/)
    (ಠ_ಠ)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__(')

 

黑白世界
射出物:颜料、清水等液体

  《黑白世界》我都安利过几次了,老调重弹有点儿羞耻,但是作为一个独特的射射射解谜游戏,实在不好意思不把它算进来。

  《黑白世界》是一款第一人称解谜游戏,玩家的主要解谜手段就是射出自己手中的液体球。一开始射出的是黑色的颜料,可以把纯白的世界染黑,让你分辨出这个世界的模样。这也是这个游戏为什么会被翻译成“黑白世界”的原因。每个玩家扔出的颜料球的方位、次数肯定不一样,这也意味着你看到的游戏世界某种程度上是自己描绘出来的,回头一看自己扔的颜料形成的道路,就像一幅自己画出来的抽象画,会有一种浑身充满了艺术细菌的错觉。

  游戏后面还会用清水球当子弹,和颜料相比,清水过几秒种就会蒸发,只能短暂地让你辨识周边的世界。

  此外,射出的球还有其他作用,比如砸上某个机关让其转动等。随着游戏进程的深入,玩家能获得更强力的喷射道具,比如喷出持续的水柱等,快感比单纯地扔球上了三、四个档次。

  现在这款创意喷射游戏依然在PSN港服的PS+会员免费名单中,还没有收入囊中的玩家可以顺便加一下购物车,万一哪天你突然希望搞搞绘画创作又苦于自己其实并没有能力搞绘画创作,它可以帮你模拟一下艺术家的范儿。

 

传送门
射出物:传送门

  要说的最后一款游戏也许是你最先想到的作品?反正是我最先想到的作品。

  《传送门》一开始只是开在《半条命2》旁枝上的一朵小花(其实这也足以说明《半条命2》多么的棒多么的脑洞大开)。这款游戏最初甚至没有单独发售,而是包含在《半条命》橙盒版里,搭着《半条命2》合集、《军团要塞2》两位大佬一起卖。后来他有多么的出息大家也都看到了。

  虽然名气很大,但还是简单提一下游戏机制吧。玩家在《传送门》中需要手提一把“光圈科技手提传送门装置”(以下简称传送枪),这把传送枪可以创造橙色和蓝色两个传送门,所有进入一个传送门的物体都会从另一个门出来。玩家正是利用这把传送枪在游戏中解谜、前进。

两种传送枪的常见用法——你看懂了吗?

 

  《传送门》的成功俨然已经成了一种文化现象,游戏中的名句“蛋糕是个谎言!”(The Cake Is a Lie)简直成了和“卢克,我是你爸比”同级别的殿堂级好梗——不仅是一个游戏梗,一个科幻梗,更是一个流行文化梗。《魔兽世界》里有一个叫“蛋糕不是一个谎言”的成就。相关恶搞图更是遍布网络:

“请来城堡吧马里奥,我给你烤了一个蛋糕哦~”——蛋糕是个谎言。

 

  传送门的粉丝群非常庞大。其中很多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制造了各种各样的“传送门”。

  以前开玩笑说阀门社的老大Gabe数不到3,一般都是指《半条命》系列出不到第三代;现在很多玩家说G胖数不到3,都是指《传送门》了,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其实其他射出奇怪东西的游戏还有不少,比如文首放图片的“零”系列,虽然是拍照片,但是体验上和射击还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大力在填数据库的时候还发现了一款叫《甜瓜大炮》的游戏,类似于《愤怒的小鸟》,不过射的是各类瓜果蔬菜。所谓的回顾不射子弹的“射击游戏”,其实是一个游戏创意的小小展览台。下一个奇葩的“射出”创意会是什么?还真是令人期待呢。

  

 

 

相关阅读more+

评论样式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游戏时光同意其观点。
用户评论()
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评论仅代表网友个人看法,不代表游戏时光同意其观点。
专业、严谨、有趣, 由热爱游戏的新老玩家组成,把关于电视游戏的一切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