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之眼 死神遗言

ジャッジアイズ 死神の遺言

只狼 影逝二度

SEKIRO:SHADOWS DIE TWICE

鬼泣5

Devil May Cry 5

战神

God of War

关于涨价和砍单,几位游戏店老板聊了聊他们的看法

作者 箱子   编辑 箱子   2019-04-16 06:00:00

一次直率的交谈。

  国内的第一批游戏店,大概是 1990 年前后陆续开张的。那时的店老板还算个门槛较高的职业。改卡、修机器,寻找为数不多的进货渠道,有时还要拿本书看看电路原理。很大程度上,实体门店也是很多玩家的启蒙之地,其中多少承载了一些有关游戏的美好回忆。

  老番的成长轨迹,几乎一直与游戏店相伴。1988 年,6 岁的他第一次接触到雅达利 2600,十来寸的黑白电视上,大人们用单摇杆手柄操控着飞机,击落往来的敌人和军舰。这款当时被人们称作“加油飞机”的作品,其实就是大名鼎鼎的《运河大战》(River Raid),他若干年后才真正搞清楚名字。

卖出了 100 万份的《运河大战》

  虽然早年还不太流行包机的概念,但已经有人通过主机来开展服务型的业务。他们在门店或是剧院二楼租下场地,摆下几台雅达利 2600,提供五分钱一次的《运河大战》体验。孩子们争相省下饭钱,只为投身美好的虚拟世界。

  老番未曾想到,20 多年后自己也成了一位游戏店的老板。他在苏州工人文化宫的数码港找到一处转手门面,拿着结婚的礼金,花 8 万块搞定房租和押金,做起了销售游戏机的生意。但有所不同的是,门店与玩家之间的关系早已不像以往那么融洽,买卖过程中的误解和猫腻,让双方变得愈发的对立。

游戏价格缘何波动?

  直接面向玩家的终端游戏店,通常受到了批发商的掣肘。用老番的话来说,他们更像是底层的喝粥群众。如今的销售等级,一级是当地的进货商,二级是国内进货商,三级才轮到门店和网店,另外还有个分支是中古商:“2011 年时,想要进货还要熟人介绍,他们会帮你录入「本子」,承认你的身份。”

  一般来说,门店售价与批发商紧密相连。若是卖游戏机,往往就会在进价的基础上加 100 块。至于是否能够薄利多销,背后其实是个拼财力的过程。当然这个数字并不绝对,破解版本、主机瑕疵、海关因素、物流、天气和节假日的影响都得考虑在内。

  理想状况下,门店只是简单的把囤货价格和批发商对齐,老番表示:

  卖游戏的利润大概只有 5%,其实赚不了太多,价格太透明了。现在大家都会看淘宝,以前很多客人也会拿着 UCG 和电软杂志标注的价格来店里问……这门生意有点像股票,便宜我就多进点货,贵了就少拿点货

老番的一部分存货

  阿飞(feichenpan)对于“炒股”的看法有所不同,他认为价格并非完全受制于批发商,大赚和亏本都是玩家需求的内在作用。早两年阿飞经营着一家卖游戏的网站,工作之余,会花很多时间观察行业的风吹草动:这直接影响到业务的收入。

  几个月前,《审判之眼》因演员吸毒,不得不更换角色建模和配音,被各大数字商店下架,一时之间实体光盘的价格从 280 元飞涨到 490 元。《暗黑破坏神3》Switch 版的情况与之类似,当暴雪宣布游戏会追加中文时,卡带的售价也是从 350 元提升到了 480 元。

  而这种需求所引发的价格变化,往往有着极快的响应速度。在《八方旅人》宣布免费更新中文后的几个小时内,就有店铺把卡带的售价提高了 45 元。有的淘宝店甚至因为存货不足,只能把《八方旅人》的商品页面下架。通过店家的回复来看,这款游戏的订单在短期内增加了 30 倍,而他们的常备库存只有 3~5 张,只能致电香港供货商紧急下单调货。

  阿飞认为《八方旅人》的高价不会维持太久,他根据香港上游的消息估算,5 月 6 日会继续出货新的实体版。

  “玩家圈子有时比较跟风,人一多,商家涨价就跟着市场需求来了。这类情况跟手办角色的原型去世,玩具涨价是一个道理。如果《审判之眼》是木村拓哉出事,实体版游戏涨到 1000 都有人买。但据我所知,这游戏发行量很大。随着之前囤积的(光盘)重新上架,加上民间二手,《审判之眼》也会恢复原价。”

  “《暗黑破坏神3》涨价其实是在更新中文的这段时间。因为国内的中文版遭到和谐, PS4 和 Xbox One 上又没中文,Switch 版就显得独一无二了。到后来该买的人已经买了,供大于求,目前它的价格维持在 320 元左右。像那些卖主机游戏的大老板,一般不玩游戏,只有把游戏看成一般商品才能赚大钱。”

  在他看来,《异度神剑2》的价格能够趋于稳定,正是由于供需的平衡把握得当。任天堂对于出货本就有着严格控制,再加上卡带和光碟的生产还不太一样,成本和门槛更高,因此除了《薄暮传说》和《鬼武者》这样的冷饭游戏,卡带确实要比 PS4 和 Xbox One 光盘保值。

阿飞卖游戏时的灵魂画作

  当然,老番和阿飞都没能赚到大钱,他们从事这门生意,更多还是出于对游戏的喜爱。跟风加价这事,其实是让人有些难受的。亏损一段时间后,老番转掉了店面,在苏州本地的西餐厅找到一份主厨工作。阿飞则开始经营自媒体,开网店剩下来的库存变成了“佛系买卖”。

  事实上,商业经营中催生的厌倦感,恐怕也是他们选择退休的原因之一。老番坦言,正版销售确实有黑暗的一面:“我开完店两年没玩游戏……过年前几天《生化危机2 重制版》江苏到货,进货价 335 元,实体店铺卖到 490 元。因为淘宝物流过年放假,网店有货也卖不出来,一个数码港就咬死了 490 这个数字。”

  不过,如果大家都能赚钱,也不至于会有那么多人选择转行。投机的另一面往往是风险,但即使你不投机,这个风险也是普遍存在的。阿飞就拿最近大火的《只狼》举了个例子:

  “原则上,按照数字版游戏价格定价是最保险的。这样说吧,《只狼》的数字版 398 港币,按照今天的汇率来算就是 341 元左右,所以定价的时候,一般 340~350 元没什么问题。玩家不傻,也会去查汇率。然后我们商家就看自己的用户量大概多少来定价格,如果自己的用户多,那就预定价低一点。一般大商家采取的是薄利多销,拿几千张的话,找香港代理谈价格。除去人工、带货和快递,剩下的就是利润了。”

单卖特典的不在少数

  “这次《只狼》按理来说应该是赚钱的,但是各个商家都定多了,供大于求,卖了三天就破发(跌破发行价格)。再加上一些主播直播过后,有的玩家看了太难就不怎么买了,货走不动只好杀价甩货。然后拿些外置特典,比如只狼卷轴来回血。”

  据老番估算,如果从 2011 年算起,苏州大小 40 多家游戏店,到现在就剩下十来家。取而代之的,是纯网店数量的迅速增加。但这也带来了一些销售过程中的新矛盾,一是入行的门槛太低,几乎有钱就可以拿到货,衍生出了不少捞一笔就走的小店面。二是原来的实体买卖有货没货一看就知,现在的玩家习惯预定游戏,又得担惊受怕的祈求不要被砍单。


下一页:砍单?这事有点儿复杂

| (280) 赞(418)
箱子 游戏时光编辑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280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