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龙谍影4 爱国者之枪

Metal Gear Solid 4: Guns of the Patriots

战神3 重制版

God of War 3 Remastered

战神 1+2典藏版

God of War Collection

猎天使魔女

Bayonetta

难以察觉的艺术:游戏读取界面的秘密

作者 箱子   编辑 箱子   2019-05-12 09:00:00

如何让等待的过程变得有趣?

  在《圣歌》的舆论状况还没有变得如此糟糕之前,人们对它的未来仍是心存信心的。玩家在社交媒体上不断提出修改意见,官方的补丁接连放出,其中有一个备受关注的议题,便是如何改进“频繁且时间过长的读盘机制”。

  不少人认为,如果 Bioware 没法用寒霜引擎进一步优化效率,那么把死板的读取界面换成“消磨时间的迷你游戏”应该不算难事。尽管更像是一句调侃,但它确实能够最低限度的增强体验。

  将迷你游戏植入读取界面并非特别新奇的设定,在《真人快打2》的每局间隙,你可以继续和好友来一场《Pong》对战。《御姐玫瑰》读盘期间的乐趣甚至不亚于正片,身着比基尼的 3D 辣妹摇身一变成了横版像素小人,一路收集金币,用力学圣剑招呼涌来的成群丧尸。

《御姐玫瑰》读取界面

  但考虑到《圣歌》项目的启动年份是 2012 年,植入迷你游戏的背后不仅仅是创意和成本问题,当时还有一道需要迈过去的法律门槛。又或者说,忙得不可开交的他们根本无心考虑这些设计。

  无论如何,那道门槛源于南梦宫。在 2015 年之前,他们持有“辅助游戏”的专利,若是谁想在主程序的读取界面加入迷你游戏,那么只能祈祷不被诉讼,或是向这家公司缴纳一定的授权费用。

  为了绕过这条准则,其它公司的开发者可是费尽了心思。在电子游戏发展的历史长河中,读取界面的设计也是一项功能性和艺术性并存的智慧,特定的时代背景下,它甚至成了优化体验的关键步骤。

南梦宫之锁

  辅助游戏变成专利是一件很离奇的事情,或者说,怎么算都算不到南梦宫的头上。早在 1987 年,理查德·阿普林(Richard Aplin)就面向 Commodore 64 开发了一款名叫「Invade-a-Load」的软件,游戏厂商可以使用它来优化内容的载入速度。

  但除了基础功能外,Invade-a-Load 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特点。由于当时电脑加载软件的过程一般需要 5~10 分钟,为了帮助用户打法时间,阿普林在读盘界面内嵌了一款类似《太空侵略者》的游戏。这个想法最初仅用于 Mastertronic 公司的产品,直到 1988 年,Invade-a-Load 才渐渐被其它开发者接受和应用。

《Invade-a-Load》读取时的迷你游戏

  南梦宫也是后来借鉴创意的厂商之一,在 90 年代出品的《山脊赛车》中,他们将自家的《小蜜蜂》(Galaxian)融入读取界面,PlayStation 主机便可趁着人们玩迷你游戏的时间,继续加载后台的赛车建模、音乐和其它数据。由于这个设计受到玩家的一致好评,开发团队很快就从中嗅到了商机。

  到了 1995 年,打造了“辅助游戏变体”的南梦宫程序员林阳一,便以发明的名义向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提交申请,请求将“《山脊赛车》+迷你游戏”的组合形式纳入专利。由于 Invade-a-Load 主要应用于磁带和磁盘,因此林阳一着重强调了程序在光盘介质和 CD-ROM 上的表现。

从南梦宫的专利来看,运行迷你游戏和读取主程序是并行的

  尽管早有先例,但 USPTO 考察 3 年后仍然通过了这项提议,而且还开出了为期 17 年的专属证明。从那时起,由南梦宫负责制作和发行的作品中,往往都能看到很有特色“辅助游戏”。人们在《铁拳》的读取界面就能玩到《大蜜蜂》,若是以满分通关,还可以解锁本体的隐藏角色。

  事实上,围绕 USPTO 专利评判的争议远不止这一起。这些阻碍创新精神的专利,被指责与美国宪法第 1 条第 8 款相悖。

  1998 年,世嘉成功为《疯狂出租车》的箭头导航系统申请到所有权 —— 尽管它是一个极为常见的设定。这后来导致 EA 和世嘉结下梁子,《辛普森一家:公路暴怒》正是由于加入了箭头指示,被一纸公文告上法庭。正当外界认为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就要打响时,双方聘请了一位调解师协助谈判,最后私下达成和解,以保护背后的“隐私和机密”。

世嘉的箭头导航系统专利

  不过,南梦宫法务部对其它公司应用“辅助游戏”的行为大多睁一只眼闭一眼,由 D3 Publisher 发行的《御姐玫瑰》便没有引起法律纠纷。或许从维权成本来看,从中小型团队那获得的收益不成正比。但值得一提的是,在 2009 年时,南梦宫曾一度拥有 D3 Publisher 公司 95% 的股份。

  除此之外,PS2 版《大神》也有辅助游戏的设计,只要玩家在读取界面按下圈键(美版是叉键),那么就能在屏幕的卷轴上留下一只脚印。若是脚印的数量和“节奏”达到标准,还能获得隐藏道具妖怪牙。但该作移植到 PS3 和 Wii 时却删除了迷你游戏,有人猜测是卡普空不想再付一笔授权费用。

  因此在 1998 年到 2015 年的这段时间内,我不敢打包票说没有漏网之鱼,但大型开发商通常会采取其它方法避开风险。《猎天使魔女》的读取界面可以进行出招练习,但它只能视为本体的一个关卡。《刺客信条》同样是调用了本体的一段代码,主人公可在空白场地上奔跑,并非“额外的”游戏。

  这或许能够解释,在南梦宫的枷锁下,为何 Bioware 没有给《圣歌》的读盘机制设计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即便是平白无奇的静态页面和进度条,最初也不是主机平台的产物。


下一页:最初的意义

| (68) 赞(231)
箱子 游戏时光编辑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68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