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春学”,给我带来了很多人生感悟

作者 猫村ノ村長   编辑 EK   2019-11-16 09:00:00

大老师教我做人了,你呢?

  不久之前,轻小说《我的青春恋爱物语果然有问题》(以下《春物》)最终卷14卷的发售日终于确定了,由于延期了太多次,我都快把这部作品忘记了。

  已经8年多过去了,这个故事终于要迎来大结局了。

  《春物》动画化的时候我刚从高中毕业不久,一边听着主角从近乎歪理的角度阐述自己的观点,一边也能回顾自己已经过去的“青春”。

  我被作品中那些“多么痛的领悟”所吸引,开始了持续性的追番。

  或许主角等人的感悟也引发了大家的共鸣,又或许性格特立独行的姑娘们吸引了眼球,《春物》逐渐成为了话题作品,引发了以各个姑娘粉丝团的党派之争为中心的“春学”。

还有一个可爱的男孩子

  不过比起谁最可爱、你最推谁来说,我更关心的还是那些“领悟”。我不知道春学对于大家来说是什么,但对于我来说,便是某些人生感悟的启发点。

1、我们也曾经自我意识过剩

  在《春物》中,主角比企谷八幡曾经有过这样的“名言”:

我讨厌温柔的女孩子。

对我温柔的人,也会对其他人温柔,我差点就忘了这个道理。

  女孩子主动搭话,主动邀请男孩子玩耍,自我意识过剩的男孩子便错以为对方对他有意。对于那个年纪的男性来说,这或许也是很常见的。在故事的回忆杀里,主角也曾遇到过这样的事,绝望之余,他也从中吸取了沉痛的教训。

  有时候人需要善于自省,善于观察。如此才能做到了解自己、了解周围的环境,不至于产生各种误会。

  举例来说,别人观察你,可能只是你身上有奇怪的地方,或者你正在做奇怪的事情,而你没有自觉而已。

  就我自己的例子来说,我有一小撮坚持8年有余也绝对不剃掉的胡子。高中的时候我没有自觉,但到了大学,当所有人见面都不叫我全名,而叫我“大叔”的时候,我才察觉到,别人盯得或许是我的胡子。至于他们是觉得我没刮这部分胡子很奇怪,还是很邋遢,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自省地足够透彻,这点细节,应该不至于忽略。

  善于观察别人也是如此。高中的时候,我会时不时的察觉到有人在看我。仔细分析的话其实很简单:

  1. 我要看黑板,看的是这个人的方向
  2. 对方以为我看的是她,但其实我只是在看黑板

  如果观察他人的水平够高,这种误会或许瞬间就会消解。

2、我们也曾毫不在意地伤害自己

  《春物》中,主角有很多正常人完全想不到的“骚操作”,但我认为最“精彩”的莫过于这么一幕

  主角对自己不喜欢的人表白,为的只是维持委托人所在圈子的“安稳”,但结果却是牺牲了自己。这一举动让在意他的雪之下与由比浜非常生气。

  主角的意图很明显,如果办成一件事,一定要有人受伤,那就选自己吧,反正自己不在意,也没有人会在意。

  不知道他是没想到,还是装作不知道,其实他在不知不觉中也早已结识了在意他的人。

  伤害自己的时候,在意你的人也会受伤。

  举例来说,儒家思想中就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这样类似的思想,说的就是如果孩子受伤,在意自己的人(父母)会伤心,所以若要尽孝,首先要保护好自己。

  这样看似浅显的道理,我也是经历过之后才明白。

  前段时间,老婆 Lily 的身体状况不好,必须让她修养一阵,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让她辞职在家。我的工资很少,收入不足的情况下,只能靠加班、接散活,再加节约。对我来说,只是艰苦一些而已,能维持生活就好。

  Lily 在我的劝说下勉强同意了这样的做法,只是每当看到我忙着工作的样子都非常不安。

  有一次,当看到我把不慎摔在地上的雪顶咖啡捡起来,将塑料里残余的咖啡一饮而尽的时候,非常生气地把我教训了一顿。我以为 Lily 觉得我光天化日之下如此做法很损面子,但她的话却让我很意外:

你以后不准这么抠了。

我要去工作。我再也不呆家里休息了。

  就像《春物》主角遇到的事情那样,人活着,并非只有自己一人,伤害自己的那些行为,自己可能无所谓,但却会伤害到在乎自己的人。对于长期习惯独来独往的人来说,这往往都是被忽略的。

3、我们都在追求“真物”

  这个词在“春学”中大概能算一个核心研究对象。不管在原版小说中,还是动画第二季里,大家可能都对这一幕有着深刻的印象。

  主角向着雪之下询问能否接受自己的委托,却惨遭拒绝,最终一边抽泣一边吐露心声,说自己想要“真物”。

  其实早在这段剧情之前,他早已在小说里给出过自己的解释:

我所追求的不是混在一起。

我一定是想要“真物”,而不是除此之外的东西。

无需多言就能领会,无需行动即可理解,无论何事发生也不会支离破碎。

这是脱离现实的、愚蠢而又美丽的幻想。这样的“真物”,我和她都想得到。

  所谓“真物”,从他在小说、动画里的各种表现,接合前后剧情来看,或许就是“完全理解对方”吧。所以,他才会对一开始就知晓一切,却隐瞒车祸之事的雪之下“擅自”感到失望:“那个雪之下也会说谎”。

那个雪之下也会说谎,这种理所当然的事情我却无法容忍,我讨厌这样的自己

  我的朋友“奇迹之轨迹”也是一位《春物》爱好者,所以在被“真物”这一幕震惊到之后,我就找他聊了聊。他对我说,他觉得“真物”应该是不存在的,起码从他的人生阅历来判断。

  我对他的观点表示了赞同。但不同的是,我还愿意相信“真物”的存在,他却已经放弃。

  所以今年,当奇迹得知我要结婚的时候,他觉得很意外:“你居然遇到了相性这么好的人吗?”

  其实也并不是这样。我没有证据证明“真物”是一定存在的,周围人的例子也都像是在说那个被作为梗一样的“真理”:人类是不可能相互理解的。

  不过我从中发现了另一种可能性。

  在我刚和老婆 Lily 确定关系的时候,我干了一件只有恋爱经验为0的处男才有可能干出来的大蠢事。

  我把我过去所有的情感经历全部说给了 Lily 听,包括暗恋的、表白的、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虽然结局全部都以失败告终,但其过程太过详细、心理活动太过全面,以至于 Lily 听完之后笑容直接消失。

  是啊,有哪个姑娘愿意听男友说自己的感情史呢?

  在这之前,我还把自己能想到的缺点、人生经历也告诉了 Lily。我当时只是很理想化的将自己全盘托出,很自然的想,既然是要过日子的人,就应该毫无保留。

  结果自然是一顿大吵大闹。但正当我以为万事休矣的时候,出乎意料的,Lily 愿意接受这些事情了。

  那时我想起的便是《春物》里这段哭诉“真物”故事。

  人类不可能完全理解对方,但可以愿意理解对方。

  我依然觉得,“真物”太过理想化,是不存在的。但是,只要你向着这个方向努力,便可以无限接近“真物”。


  或许是因为《春物》本身就是作者渡航的真实写照,以至于角色们吐槽的或是认真说的话,有时候就会触动到我。原作、动画的那些名场景是如此,游戏版的一些场景也是如此。

  像是后来才加入的一色彩羽,她在《春物 续》游戏版中对主角的表白词,直接让我路人转粉:

  如果只关注着闪耀的大星星,就会忽略附近那颗小星星的光辉呢。然而对于我来说,那颗小星星才是真物啊……

  又比如《春物》游戏版中的平塚老师结局,两人因为拉面的爱好而最终走到一起,主角也凭借自己对拉面口味的执着成为了杂志的美食评论家,而不是宅在家里成为家庭主夫。

  尽管这算是个残念的结局,但不知道为什么又让我觉得充满正能量。

可能注孤生男主和大龄剩女这组合太难得了吧……

  以往的作品已经让我相当满足,相信最新的《春物》第14卷也不会让我失望。光是这个不知道是想说“拜了个拜”,还是“今后我们就一起了”的封面,就勾起了我的兴趣。

  “研究春学”给我带来了很多人生感悟,你们呢?

| (140) 赞(247)
猫村ノ村長 特约作者

喜欢搜寻冷门游戏的探索者,Falcom、Spike Chunsoft等小厂的粉丝。主攻RPG、共斗,文字游戏。目前正在努力克服顽固型病理性人品匮乏综合征。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140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