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万中二病患者,在外国贴吧玩起了“地球模拟”游戏

作者 箱子   编辑 箱子   2021-01-07 09:48:53

原来《地球 Online》已经做好了。

  2015 年的时候,某个在安徽马鞍山以《侠盗猎车手:圣安地列斯》联机私服起家的小公司,往 Steam 青睐之光上传了一款名叫《地球 Online》的游戏。当时该作复杂的内容介绍,以及“模拟第二人生”的宣传噱头,使得它登陆不足 100 小时就挤进了青睐之光的前 10 名。

  但与此同时,他们开启的众筹项目却以惨败收场,最终只拿到了 5000 块钱。因为明眼人都能看出,那些宣传素材都是现实照片和 GTA 里的模组截图,没有足够的依据使人信服。这款游戏在随后几年中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而随着各种众筹项目暴雷,现在大概也没人敢再拿“地球”来画饼了。

  本来这件事情我已经忘得七七八八,直到最近发现 Reddit 上有个叫做“Outside”的群组,大概有 65 万名玩家,“相信”自己生活在一个脑后插管的世界里。在他们心中,《地球 Online》可能早就做好了。

中二病的聚集地

  如果包子、馒头是增加属性的道具,工作、学习是打怪练级,资本家和社畜都是可选职业,肆虐全球的流行病是一个版本事件,人的寿命只是伪随机数值……如果生活是一场游戏,我们会更轻松一些吗?所谓世间万物均能找到对应游戏的合理解释,这正是《Outside》的调性。

  为了对这个群体有直观的理解,我找来了近几年来最火的几个主题:

  “坐在飞机上的时候,我注意到游戏的渲染距离真是远。”

  “兄弟们我找到一个隐藏区域,但是有办法启动通道吗?”

  "走到地图的边界了,该怎么办?"

实际上是苏联的导弹防御雷达阵列

  “我之前看过一些小物件有建模问题,但这玩意也太过分了……”

  “大家好,在 2020 年初,我似乎不小心将难度设置为疯狂。因为修改难度有一年的冷却时间,所以 2021 年应该设置为简单。”一位假扮开发者的朋友说到:“准备好在 2021 年更新你们的游戏,希望它能修补 COVID - 19 的漏洞。”

  还有人拿到了新鲜出炉的口罩:“我认为它能够提高我的属性,考虑到我没做健身相关的支线任务,这件装备很强力。”

  站在他们的视角思考问题,《Outside》出自被称作 Deity Games (神祇游戏)的开发商。当然其中有很多存疑的地方,许多人认为 Deity Games 是具有非凡技艺的创造者,但也有人持不同意见,因为《Outside》的游戏环境实在太复杂了,应该是自主程序在数十亿年的时间里自行构造的。

  围绕开发者的身份,有着相同看法的用户会组成公会,比较著名的是天主教会、逊尼派穆斯林会,以及犹太教会等等。被称为“宗教”的部落声称知道主线剧情,可惜没有人能真正证明这一点。

  但有一点可以确定,《Outside》最初的 α 版本号为 B.C.6.0.0.0 - B.C.3.6.0.0,项目名“美索不达米亚”。注意别把“B.C.”和“公元前”混为一谈,它代指的可是 Beta Content(测试版本)。目前,该地区只有一台服务器,伊朗、伊拉克、土耳其和叙利亚的地图都在这台服务器上运行。

“美索不达米亚”项目残存的一个物品文件建模(实际上是尼姆鲁德的雕塑,刻的狮子吃人)

  而玩家们熟悉的“现代资料片”是从 v1.7.0.0 开始的,如今已经迭代到 v2.0.2.0。这个版本以 PvP,以及来自公会(如 ISIS)的威胁和用户驱动内容闻名。因为彻底改变了游戏玩法,评价好坏参半。

  现代资料片中的职业也被称为“工作”,显示了玩家的主要冒险风格。比如一个 5~25 级的学生角色,根据服务器的规则,如果成功完成职业线就能解锁更多天赋树,像是商人树、执法树和艺术树等等。

来自日本服务器的职业“社畜”

  作为一款在市面上火到爆棚的游戏,《Outside》自然免不了陷入流言蜚语。传闻 v2.0.0.0 的“启示录”版本是游戏的最后一个版本,但现在已经被证明是胡说八道。

  还有谣传中的多周目“来世“玩法,许多报道相互矛盾 —— 印度的一家公会宣称玩家可以无限重生,有了足够的业力点后,印度教的公会成员可以前往天堂服务器,佛教公会对此持相同的观点。而基督教公会相信玩家会在炼狱服务器待上一小段时间,接着前往天堂或地狱服务器与开发者见面。

  目前仍在开发的大型资料片是“太空生活”,月球测试版本 v1.9.6.9 在发布时非常受欢迎,不过三年后就被移除了。据传如果资料片上线会开放新服务器,届时有全新的未知种族和 NPC 加入。

用荒谬苦中作乐

  好吧,让我们回到现实,《Outside》的玩家当然知道自己是在角色扮演。这个 Reddit 群组始建于 2009 年,因为创建者早就把自己的账号给删了,所以创立初衷只能猜测是参考了千禧年初的一张梗图。

图里说到的这些游戏特性,现在倒也有了实现的可能

  实际上在最初的两年里,几乎没有人在这个版块留言,直到一位叫 Liru 的用户,开始用上文中那种异想天开的方式发表主题。Liru 在一次采访中提到:“你想拿鲑鱼当投掷武器吗?只管做就是了!本质上,相比其它「游戏」这是一种更「先进」的展示方式,你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

  到了 2014 年,《Outside》群组的玩家订阅数超过 10 万。一位网名为 MegaManZer0 的版主认为,它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是因为把平凡生活变成了有趣的冒险故事。大多数主题都是轻松诙谐的,人民把结交朋友比喻成加入公会,将通过考试、找到工作定义为打败 Boss,路边摊上平白无奇的食物,同样能够成为有趣的谈资,卡路里含量极低的芹菜,被当成是游戏里最“下级”的食物。

《Outside》群组目前的订阅用户达到 64.4 万,同时在线人数一般为 300~400 人

  就连让人感到忧愁、容易引起争论的疫情话题,在《Outside》里也多了几分幽默。

  gggggggdsssrfhjjd 在校园漫步时,发现人们不仅将口罩作为一种自我防护工具,有时也是性格鲜明的装饰品,这让他想起游戏里创建角色的桥段:“看到很多人在 Build 中加入面具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有些角色会用隐藏脸部的面罩,职业看起来像是强盗。还有一些更微妙,参考了外科医生的风格。游戏在更新了 v2.0.2.0 补丁后变难了很多,但我试图从细枝末节中找到乐趣。”

  gggggggdsssrfhjjd 认为《Outside》可以帮助他理解现实里的奇怪现象,同时也能让人以精神胜利法(积极)的方式思考问题。如果你看哪个富豪不顺眼,完全可以归咎于一套“Pay to Win”系统;若是你有某种疾病或残疾,也可以把它当作是一种角色个性的增强。

gggggggdsssrfhjjd 在《Outside》的发言获得了 4800 次点赞

  艺术与人文学科的博士 Sarah Lynne Bowman 研究过很长时间 RPG,围绕《Outside》发生的事情,正好能对上他在 2010 年发表的论文《角色扮演游戏的功能:参与者如何创建社区,解决问题和探索身份》(The Functions of Role-Playing Games: How Participants Create Community, Solve Problems and Explore Identity)。角色扮演有时被认为是逃避现实,有着潜在危险,但它实际上鼓励了创造力、自我意识,团队凝聚力和创新思维。

  Bowman 认为这种游戏的吸引力,一部分来源于所有参与者都懂的“共同语言”,比如年龄是等级,身边发生的琐事是任务和迷你游戏:“这是社会群体的运作方式,他们创造自己的行话,自己的格言,自己的归属符号。我们的世界现在充满了焦虑,有些人可能会通过幽默的方式与一种共通语言相互交流,从而找到一种归属感。”

Sarah Lynne Bowman 本身也是角色扮演游戏的爱好者

  哲学教授 Katia Samoilova 对此表示认同,她觉得人们应该打破“游戏是反社交”的成见,因为游戏现在已经成为以独特形式连接他人的一种介质。有人从中探索自己的身份,有人挖掘事物与众不同的另一面,而有的人只是想在平凡和不幸中,享受令人慰藉的片刻。

  尽管《Outside》把生活给“游戏化”了,但我觉得它和近几年来商人们频频提出的“游戏化”有所不同。前者更多是将游戏设定与生活对应,充满情感地从中找到另一种解释和身份认同,而后者则是一种看似美好的流水线枷锁,将工作细分为待办的成就和奖励,变成人们并不想玩的“游戏”。

  2003 年时,牛津大学哲学家 Nick Bostrom 提出了一个颇具影响力的“模拟假说”(Simulation Hypothesis),该猜想主张一切现实皆是被模拟出来的结果,如同缸中大脑一般,我们活在一部超级电脑的程式中。这引发了一部分人的认知危机,学界也传来“不可证伪”的批评之声。但《Outside》却给冷冰冰的模拟增加了一丝温度:世界已经够荒谬了,那我们就只能用更荒谬的视角来苦中作乐了。


  参考资料:

  Outside: The free-to-play MMO, on reddit

  Outside Wiki | Fandom

  What if life were a video game? These 650,000 people imagine it that way

| (32) 赞(120)
箱子 游戏时光编辑

原来小丑就是我。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32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