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先发制人

First Strike: Final Hour,First Strike

平台

iOSAndroidPC

游戏基因

策略模拟

最早发售

2017-05-31

中文发售

2017-05-31

国行发售

发售日未定

开发商

Blindflug Studios AG

发行商

Blindflug Studios AG

【Hの話】瑞士人做了一款核战游戏,特别和平

作者 氢离子   编辑 氢离子   2017-08-13 09:49:48

《先发制人》,但在这场游戏里,“先发”之后毁灭的不仅是敌人,还有自己。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过电影《守望者》(Watchmen),乃至它的原作漫画?这部电影讲述了在架空历史的“冷战”背景下,一群超级英雄为了世界和平而做出不同选择的故事。

  这里不去说电影的具体剧情,只说说它的背景:在电影架空的历史里,美国和苏联之间的角力已经接近临界点,两国的核武器已经蓄势待发,末日之钟的指针即将指向0点,美国总统在大吼:“我才是决定时钟何时走到0点的人!不是这帮家伙!”不论谁先按下核导弹发射的按钮,世界都注定完蛋。电影片头中有那么一幕:勃列日涅夫和卡斯特罗一起在红场阅兵,背后核导弹缓缓驶过,两人回过头来望向屏幕外,现在回想起来依然有点毛骨悚然。

《守望者》片头,勃列日涅夫和卡斯特罗在红场阅兵

  这种绝望的恐怖和《终结者》里天网发射核导弹毁灭人类的情况不一样。对面和自己一样是人,谁都不想先按下这个按钮,但谁又能100%相信对方就不会先按这个按钮呢?

  那个按钮意味着疯狂、毁灭,一个按钮被按下去,就意味着无数个按钮会接着被按下……

  之所以会无端端聊起这个话题,是因为我在 ChinaJoy 期间遇到了一些惊喜(游戏),其中一款游戏叫《先发制人》(First Strike)。前些天忙着处理别的事情,这会儿总算能来聊聊这些惊喜,就从《先发制人》开始。

《先发制人》(First Strike),副标题:最后时刻。图中的时钟图标就象征距离末日的时间

  《先发制人》是一款策略模拟游戏,玩家扮演一个国家,可进行各种武器/技术研究、可制造各式导弹(核武器)、可对邻国进行侵略扩张,还有一个选项是“削减核武器库”。

  最后一个选项简直是大字报级别的刻意。当时开发者向我介绍这款游戏时就直接说明:削减核武器库将会引导世界走向和平,达成真正的和平结局。你看,作为媒体就是这么没人权,对方会因为急于想向你讲解一款游戏而把真结局告诉你。所幸这类策略游戏的过程远比结局重要,被剧透了也无妨。

点击一块区域,会给出如图的菜单

  第一次看到那个“和平结局”时感觉……怎么说,平和,甚至有点平淡。于是我开始尝试“挑起战争”的路线,打算体验一下《先发制人》作为策略游戏的实质内容。


  选择美国,每个州在一开始就有点基础的军事设施,有中距离导弹、有拦截导弹。我按部就班开始做科研,提升导弹的数量和制造速度,一步步解锁终极武器,用千万个太阳征服整个世界!

  剧本原来应该是这样的……

  我向加拿大发动了扩张,往墨西哥、委内瑞拉、古巴扔了几个导弹。这很合理,不管是根据历史和现实的情况,还是以远交近攻的战略层面考虑,这都是明智的选择。

  地球突然震动了一下,“伊斯坦布尔被摧毁,死亡人数1xxxxxxxxx”,我没看清那个数字。

  一颗洲际导弹划过一条长长的橘红色弧线砸在了美国东海岸,非洲那边打过来的。我招你惹你了!?

  把地球转过一点角度,可以看到非洲和欧洲之间已经战火连天,而我的导弹覆盖范围还不够对那里造成打击。

  在我研发能覆盖全球的导弹系统时,南美向我发射了导弹,而我此时的拦截导弹还在冷却不能发射。洛杉矶被摧毁,死亡人数xxxxxx。

  艹!先把你南美洲给灭了!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末日之钟的指针在动。欧洲发动了全面核打击,铺天盖地的导弹砸向美国。

  我输了。

核战争全面爆发后,地球上空就会有无数核导弹你来我往

  在结局画面转动地球,非洲和欧洲已经是一片焦土,北美和南美两败俱伤满目疮痍,亚洲东部的情况倒还好,中国还是一片绿色。

  自顾自转动的地球像个水果烂了几处。


  第二次我选择了朝鲜,缩在亚洲的一角,一穷二白,没人在意。这次我换了思路,埋头研究,偷偷把韩国占了,再把日本占了,所有的武器库里塞满拦截导弹。不管谁打我,我就只防御。

  我一步步把西伯利亚、远东占了,跨过白令海峡,占了阿拉斯加。此时我已经能威慑整个北半球,但我的武器库里只有拦截导弹,我已经拥有了导弹自动拦截系统——地面一路扩张,防御住所有射来的导弹,这是我这一轮的策略。

  这次我撑了很久很久。

  欧洲已经研发出了铁穹防空系统(游戏中的终极武器之一),西欧的上空有一个非常科幻的罩子;美国已经发射了太阳能激光卫星(也是一种终极武器),在太平洋上凿刻了一道黑线,从阿留申群岛一直划到了夏威夷群岛,因为此时这片地区已经不属于美国,是敌对区域;世界上其他所有拥有核武器的国家都已经发动过全面核打击,滴答滴答……

欧洲已经拥有铁穹防空系统

  我在不断扩张领土,我的版图已经从美国西海岸一直绵延到中欧,胜过当年的蒙古铁蹄。我的领土是如此辽阔,我的武器库里都是拦截导弹。我开始帮邻国拦截导弹,也拦截邻国发射的导弹,我甚至能拦住一次全面核打击,把那一群导弹都打下来。

  但总有防不住的时候,在地球某个角落总有势力还在发射导弹,一次全面核打击可以扎扎实实摧毁一片区域,然后我回头去重新占领那片区域,一边继续拓展领土。我当然可以直接发射终极武器灭了那些余孽——他们明明都已经只是黑色土地上的一个小点几乎不可见了,却还在发射核武器——但既然在开始时制定了一个让自己中意的计划,我就打算一直执行下去。

  当初我大肆扩张领土正意气风发时遭受了第一次全面核打击,我大喊了一声:“别打了!!!”后来这件事发生了太多次,疲惫感在不断堆叠,毁灭之后还是毁灭,我几度想关闭游戏。

  滴答滴答……

  这一局我终究没玩完。

  一直玩下去的话,我想我会征服全世界的。只是我占领的领土都是黑的,那个时候整个地球都黑啦。

整片欧亚大陆被炸了一次有一次,黑了……

  我知道最后结局时游戏会问一句:“You Win?”这也是开发者告诉我的。但我已经不需要游戏用这种直白的反问来告诉我它想表达的主题了,游戏本身的流程已经让我体验到了那种疯狂与绝望。游戏中所有国家都在无差别投放核弹,在中后期核弹的制造速度是惊人的,而拦截导弹有冷却时间,总有拦不住的核弹,一次全面核打击就能让你之前所做的成无用功。撇开游戏的寓意,它从游戏设计上就做到了让玩家排斥战争这一行为。

  记得大学军事理论课的老师给我们讲冷战时期苏美两国竞相进行核试验,核爆威力越大越好。苏联的沙皇氢弹(在《先发制人》中,它也是终极武器之一)试爆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爆炸,在已知的地球历史中,它也仅次于导致恐龙灭绝的希克苏鲁伯陨石撞击事件。当时老师描述苏联的飞行员在投放沙皇氢弹后飞速脱离,但依然快不过氢弹爆炸的冲击波,飞机如怒海中的小船被掀得上下翻滚“一会儿向上、一会儿向下”。那番景象说得绘声绘色,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在扯淡。我当时挺喜欢那门课来着。

1961年,苏联在新地岛试爆沙皇氢弹,爆炸当量是5000万吨 TNT 炸弹,是广岛“小男孩”原子弹的3800倍

  但核爆炸给人感觉显然不会是那样的。看到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时,奥本海默引用了《薄伽梵歌》,说:“现在我成了死神,世界的毁灭者。”肯尼斯·班布里奇说:“现在我们都成了婊子养的了。”这都是以前读书时烂熟的句子,其实当时也没啥感觉,只觉得奥本海默学问深、班布里奇很酷。没想到现在因为《先发制人》这款游戏有了点感触——那就是场梦魇,醒不过来,也逃不掉。

  后来我又去玩了一次和平结局,一上来选美国,以最快速度把所有武器库的核武器都销毁了,其他国家开始效仿。1分钟不到的时间,游戏结束:“You Win!”地球的土地黄黄绿绿的,静悄悄地转。我第一次觉得这个毫无可玩性、过于理想主义的“真结局”挺不错。

“您在最危急的时刻承诺减少核武库,借此向世界各国发出讯息。这是个大胆的举动,您承担了巨大的风险。恭喜”

  开发《先发制人》的是一个瑞士团队, Blindflug Studios。这次来 ChinaJoy 的两位主创在给我介绍游戏时有点急切和兴奋,特别强调因为他们来自“永久中立国”瑞士,在这款游戏中完全没有要宣扬战争,激发好战情绪的意思。首席设计师 Jeremy 还现场演示了如何获得和平结局(我就是这么被剧透的)。

  当时我听着就有点乐,你们来自的国家是“中立国”,和这款游戏其实关系不大呀。而且这款游戏因为使用真实世界为背景,或许对于一些人来说的确会有一些不适吧?

  Blindflug Studios 的主席 Moritz 承认,即便游戏的主题是反战,但游戏的内容还是让一些玩家觉得“沉痛”。在瑞士,一些上了年纪的人表示这游戏让他们想起二战……让我有点意外的是,这款游戏也拥有不少中国玩家,不仅是 Steam 平台,手机平台上的玩家数量更是非常可观——Moritz 向我展示了 TapTap 上63万多的下载量——而一些中国的玩家也反馈:这款游戏有点“重”。Moritz 和他的团队不懂中文,是靠着翻译软件在获取到这些信息。


《先发制人》在 Steam 和 TapTap 上都获得了相当不错的评价,TapTap 平台的下载量至截稿前已经到了65万。

  但这就是他们所要表达的,从游戏的整体评价来看,他们通过这款游戏所表达的东西也获得了认可。 Moritz 自称他们是对中国态度最积极的瑞士游戏开发商,除了《先发制人》,他们另外两款新作,《Cloud Chasers》、《Air Heart》也会推出中文版。

  那天 Moritz 和 Jeremy 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说瑞士的游戏市场氛围,他们那儿的玩家和我们一样在玩那些全球热门的游戏。当然,他们那儿的市场没那么大,ChinaJoy 的场面多少让他们吃惊……

《先发制人》首席设计师 Jeremy(左),Blindflug Studios 的主席 Moritz(右)


  但其实在这之前,我对瑞士有着另一种印象。到2016年,在瑞士约有200万的私人枪支,对比瑞士人口(2016年,约837万),大约每4人有1支枪。瑞士20岁~42岁的男性公民全部必须服兵役,女性可志愿服兵役,称得上全民皆兵。

  有个不可考的故事是这么说的:1912年,皇帝威廉二世访问瑞士是曾问:“你们有25万人的军队,如果我们派出50万人的军队入侵,你们怎么办?”瑞士回答:“每人开2枪!”(另一个版本是瑞士有50万人的军队,德意志派出100万人的军队。还有版本说这个事情发生在二战期间。)


  当时给我们讲这个故事的老师形容瑞士为“铁刺猬”。瑞士是小国,他也一直中立。但他为什么能一直中立?因为谁都不能轻易啃他。在听 Moritz 强调瑞士是“中立国”时,我心里就不禁想到的是这事儿。不过当时聊的毕竟是游戏,那种冷硬肃杀的印象很快就消散了。直到我自己去玩了《先发制人》才由衷觉得,这真是瑞士人做出来的游戏啊。

  大学时给我们上历史课的老师曾谈到我国的一个表态:不打第一枪。“但后面还有一句,”老师脸上露出一种耐人寻味的表情:“绝不让对方打第二枪。”

  这是一种大勇气大智慧。在那样疯狂的世界里能保持自我而不崩溃的人,要么怀着理想主义,要么有着铁一般的意志,或者两者皆有。

  但愿我们永远不用面对那样的世界。

(0)
| (77) (0) (81)
氢离子 游戏时光编辑

除了FPS都愿意尝试的杂食玩家,在火热和冷漠间徘徊的精分司机……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77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