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传说:空之轨迹 the 3rd 进化

英雄伝説 空の軌跡 the 3rd Evolution

英雄传说:空之轨迹SC 进化

英雄伝説 空の軌跡SC Evolution

英雄传说:空之轨迹FC 进化

英雄伝説 空の軌跡 FC Evolution

英雄传说:碧之轨迹 进化

英雄伝説 碧の軌跡 Evolution

英雄传说:零之轨迹 进化

英雄伝説 零の軌跡 Evolution

游击士笔记:天使的重生——玲·布莱特小传

作者 小狗肖恩   编辑 猫村ノ村長   2017-12-25 18:49:06

小萝莉已经和一些《轨迹》玩家们一样,长大了。

文中包含《轨迹》系列关于这位紫发少女的剧透。

  最近,有情报称,一位紫色头发的小姑娘出现在了前克洛斯贝尔自治州、现埃雷波尼亚帝国克洛斯贝尔市的米修拉姆地区,虽然她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游击士协会的同僚以及各国情报机构都知道她的名字和身份——前“噬身之蛇”(以下称“结社”)成员,玲•布莱特,为什么这个小姑娘会和“结社”有着联系?她是谁?

  星之门15号,在“影之国”异变中,异空间里出现了许多名为“星之门”和“月之门”的地点,而15号就是最后一个“星之门”,它不仅坐落在“深渊”的最深处,讲述的也是一个亵渎神灵的故事,而这扇门的主人就是玲,那么,在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位于象征地狱的“第七星层-深渊”的“星门15”
  • 玲•布莱特,出身不明,前S级游击士、现利贝尔王国军准将卡西乌斯•布莱特的养女,也是一名就读于利贝尔杰尼斯王立学院的可爱女生。
  • “No15:歼灭天使”,出身不明,隶属于国际恐怖组织“噬身之蛇”旗下“执行者”团队,主要负责所谓“极限级”大型人形兵器“帕蒂尔•玛蒂尔”的实战测试,有情报显示,在利贝尔异变期间她以“玲”的名字出现。
  • “15号”,出身不明,非法会所“乐园”的头牌。
  • 玲·海瓦斯,克洛斯贝尔自治州商人海瓦斯先生的长女,大概十年前失踪,从此下落不明。

  这些都是这名叫“玲”的女孩的经历,而记录下这一切,对于记录者来说也是一次对灵魂的折磨,但是,总得有人去记录这个故事,总得有人讲述这个故事,这样,才能让生活在阳光下的倾听者们意识到那股在塞姆里亚大陆阴影里涌动着的暗流。

1、陨落

  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但是他们生活的地方未必是天堂。

  玲在16年前出生在克洛斯贝尔自治州的一个商人家庭,她的父母,也就是海瓦斯夫妇也像大多数父母那样对玲疼爱有加,虽然玲那时候太小无法意识到,但是这应该是她的童年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可是,在玲将近4岁的时候,海瓦斯先生为了扩大自己的事业,进行了危险的投机买卖,而投机受挫使得他们过上了四处躲债的生活,这种时候带着一个孩子毫无疑问是不合适的,因此,海瓦斯夫妇忍痛把玲托付给了给了他们在卡尔瓦德共和国的朋友,而这就成为了亲子间的永别。

  忙于东山再起的海瓦斯夫妇没能注意到当时在共和国肆虐的儿童绑架事件,等到他们安顿好一切、回头去接女儿时,看到的只有一片废墟和难以辨认的尸体。丧女之痛,即使尚未为人父母,我们也能理解一二,而海瓦斯夫妇在搜寻无果之后陷入崩溃、从此终日挣扎在失去女儿的痛苦和自责中。

  但是,海瓦斯夫妇不知道,本以为已经通过“死亡”获得解脱的女儿,已经坠入了他们根本无法想象的炼狱。

2、乐园

  对于许多了解玲的故事的人来说,玲在“乐园”的经历给他们留下的印象——或者说造成的心理创伤,比玲的任何一段经历都更为严重。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绑架玲的元凶,其实就是曾经活跃在卡尔瓦德共和国和埃雷波尼亚帝国交界处、受克洛斯贝尔地区库罗伊斯家族暗中控制的邪教组织——D∴G教团。当时,他们把绑架来的儿童送去各个秘密据点进行各种各样人体实验,比如,现在的爱普斯泰恩财团克洛斯贝尔分部研究主任——缇欧•普拉托,曾经就在教团据点被当成实验品通过各种药物进行“超感”实验。

作为主任,已经独挡一面的提欧……当然,有点小爱好也是可以理解的

  而玲则被带去了另一个据点——乐园,这里不是专业的研究设施,但是在这里发生的事比其它地方更让人恶心。

  “乐园”是教团用来招待上流社会的,不仅是为了筹集资金,大概也是想借机抓住他们的把柄方便暗中控制(有传言称克洛斯贝尔自治州前议长哈尔特曼就是被抓住了把柄从才让教团的残余势力继续在克州活动),而那些被带到这个据点的孩子,则被要求去“侍奉”那些客人,满足他们各种各样的“需求”。

  玲在这里是特别的存在,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教团”实验的结果,玲在精神上有着特别的能力,体现在“工作”上就是能够“扮演”各种性格的角色,所以算得上是这里的“头牌”,而她也因此被单独安排在一个更好的屋子里,在不需要“工作”的时候,她就是这里的“公主”。

乐园的公主

  但是对于玲来说,只有“公主”才是她自己。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玲在内心分裂出了另外4个人格:坚强的克洛斯、活泼的艾塔、温柔的安洁和胆小的卡托鲁。他们“代替”玲“工作”,“代替”她承受各种各样的痛苦。

(从左到右)艾塔、卡托鲁、克洛斯、安洁

  但是即使是分裂出的人格,载体依旧只有玲一个人,于是,不堪重负的人格一个个崩溃、消失,以至于最后奔溃的“克洛斯”对玲诅咒道:都怪你没有“杀了我”。

  失去了一直以来“保护”自己的其它人格,等待着玲的就是那些污秽的“工作”,没有了精神上的寄托,我们很难想象玲会承受怎样的折磨。唯一知道的是,当作为结社“执行者”的约修亚和莱维找到玲的时候,她已经满身伤痕,或许就像莱维说的那样,只有自残才能让她保持自我。

满身伤痕的玲

  无论如何,就像之前的那些人格一样,玲这时“已经死了”。

3、家人

  “我想看到这孩子真正活着的样子。”——约修亚让莱维收留玲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莱维和约修亚袭击“乐园”

  不知是“黑吃黑”还是莫种意义上的“正义感”,几年后,在西塞姆里亚各国集中精力对付“教团”的时候,“结社”也捣毁了“乐园”。约修亚明显在玲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深知已经是“白面”(结社前高级干部、第三使徒)傀儡的他可能希望把玲塑造成不一样的自己。

  不过“结社”接受玲的动机恐怕不止是单纯的同情,这里就要提到“结社”的大型兵器计划——极限级。

  简单的说,极限级就是大型人形兵器,初号机就是众所周知的帕蒂尔•玛蒂尔,而克洛斯贝尔异变出现的三台依靠“零之至宝”行动的“神机”、以及近期在埃雷波尼亚帝国西部出现的本体机能更强大的三台机体,都是极限级计划的后续机型。

在海都欧尔迪斯异变中出现的“白色神机”的改进型

  这些后续机型很明显侧重于自律行动,而根据“星之门10”中的情报,作为初号机的帕蒂尔•玛蒂尔还有一个特殊的设定——精神连接——也就是和某个操纵者在精神上相连。可是,这种设定对操纵者的精神有很特殊的要求,在多次实验失败之后,“结社”决定暂停计划……直到玲来到这里。

  作为“实验体R3”,玲完美通过了四个阶段的实验成为了帕蒂尔•玛蒂尔的最佳操纵者,而她也因此从“执行者”候补变成了 “歼灭天使”。造化弄人,玲在这里的编号也是“十五”。

玲和帕蒂尔•玛蒂尔

  其实,在玲脱颖而出、成为“执行者”的时候,她就在和莱维共同出行时遇见了自己的父母。

  那时,新的生命的降生让海瓦斯夫妇从常年的伤痛中醒来,决定带着对女儿的歉意继续生活下去。但是玲并不知道这一切,她见到的只是一对抱着新生婴儿幸福的微笑着的夫妇,仿佛自己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偶然遇到自己父母的玲

  意识到这可能是自己父母的玲误以为是他们“抛弃”了自己、甚至把自己卖给了“乐园”,这时,玲唯一的归宿只有“结社”,只有被她取名为“爸爸妈妈”的帕蒂尔•玛蒂尔,她只有在这个新家庭才能继续生活下去。

  比起“乐园”,结社对于玲来说更有家的感觉,她不仅可以享受“执行者”自由行动的权力,更有约修亚、莱维和帕蒂尔•玛蒂尔在自己身边。可以说,就像约修亚所期待的,玲在这里“活了过来”……

  ……以“小恶魔”的身份。


| (25) 赞(43)
小狗肖恩 UPTEAM成员

关注

评论(25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