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游戏与枪击案,成就了一位臭名昭著的“暴力律师”

作者 箱子   编辑 箱子   2018-03-11 09:30:00

这是一名声讨暴力游戏的暴力律师。

  对于一部分人来说,今年的情人节并非是个值得庆祝日子,佛罗里达州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彼时恰好发生了一起枪击案。一名19岁的学生手持 AR-15 步枪进入学校,据布劳沃德县警方调查,共有17人在这场惨案中殒命,其伤亡数据甚至能够排到美国现代案件中的第9位。

  美国政客们自然不会置身事外,如同触动了开关一般,肯塔基州长马特·贝文在媒体采访时义愤填膺,罗德岛州议员罗伯特·纳多利略开始起草法案,特朗普随即也召开了校园安全问题会议。不过,“暴力电子游戏”又一次成为了他们携手抨击的替罪羊:

  马特·贝文认为电子游戏正在散播和制造死亡文化,特朗普则声称这种媒介正在改变年轻人的思想,而罗伯特·纳多利略所起草的法案,最终也只是为了提高游戏的税收。

  根据控枪倡导组织“每座城镇都要维护枪支安全”(Everytown for Gun Safety)的统计来看,近5年来全美至少发生了291起校园枪击案,仅2018年刚刚过去的几个月中就出现了18起。不过,即使在如此高的频次下,它们却有一个出奇一致的共通点,那就是电子游戏的负面形象与枪击案报道几乎如影随行。有趣的是,这两者之间的孽缘却成就了一位臭名昭著的“暴力律师”——约翰·布鲁斯·“杰克”·汤普森。

  约翰·布鲁斯·“杰克”·汤普森  

不是针对游戏,我是说在座的各位……

  出生在克里夫兰的汤普森青年时就已经彰显出张扬的性格,在丹尼森大学就读期间,他借着学校的广播站自办了一个谈话节目,由于经常直言不讳的论述政治问题,这名与众不同的学生也渐渐受到了媒体的关注。或多或少的,满嘴地图炮的风格也延续到了他的律师生涯中。

  汤普森并非单独仇视电子游戏,应该说他对社会中所有带有争议的亚文化均有偏见。在其任职律师期间,抨击动画、电影、说唱和摇滚音乐,以及计算机内容的案例比比皆是。也许是同性相斥,他早年就对霍华德·施特恩主持的电台节目相当不满,后者的同样是以无礼和粗野著称。

  就连美国最大的电影节之一,迈阿密电影节也惨遭毒手。汤普森认为该活动展示了大量的色情内容,于是借着“政府出资”的事头,一纸诉状将佛罗里达州州长吉姆·史密斯告上了法庭。还没搞清楚状况的史密斯最终只能收回自己对电影节的2.5万美元资助,而汤普森反倒借此机会,提名了美国公民自由联盟的“年度艺术监督员”。

  当然这名律师也不是没吃过瘪,在1999年的一场官司中,基尔达夫夫妇找到了汤普森,希望他能为自己上吊自杀的孩子布鲁斯申诉。不过,他的看法却与委托人之间有所冲突,汤普森坚持认为当时喜剧中心播放的《南方公园》对孩子造成了误导,而布鲁斯的父母却认为自己的孩子没看过这部动画。

《南方公园》中时不时会冒出低俗的台词

  也因由于此,汤普森偏激的态度让他开始小有名气。不过,他最终为人们熟知的契机,还是得扯到电子游戏与枪击案的纠葛。

  1997年12月,恰逢感恩节刚刚过去的周一,美国肯塔基州的西斯高中(The Heath High School)发生了一起枪击案。当时就读高一的麦克·卡尼尔(Michael Carneal)用22口径的半自动手枪打死了3名女生,并导致5人受伤。汤普森当即就接下了死者家长的委托,并来到联邦地区法院开启诉讼。

  调查显示,14岁的卡尼尔行凶之前就对许多包含暴力元素的游戏情有独钟,警方在他的屋子中翻到了毁灭战士、雷神之锤、杀戮夜魔、机甲战士,生化危机等作品,同时还找到了色情网站的浏览记录。这恰好对上了汤普森的口味,他随即将矛头指向了游戏开放商,电影和色情网站的运营者,声称它们没有监管资源分发,最终促成了暴力事件。

  不过,法官在浏览了相关材料后却认为该论证没有合理的可预见性。游戏中“理念和创意”并不能被当成产品,再加上卡尼尔不稳定的精神诊断,汤普森最终没能得逞。实际上,卡尼尔在校期间经常被其它学生欺负,同时还被诊断患有焦虑症、抑郁症和严重的偏执症。这在他的日常生活中也有体现,比如用布遮住家中的通风口和窗户,因为他觉得自己受到了监视。

  对于法官来说,相比电子游戏的不合理指控,卡尼尔的病情才是其犯案的真正原因。然而,尽管暴力游戏的论点没能站住脚,但汤普森对自己仍然深信不疑,彼时的他表示要和好莱坞、电子游戏产业和色情网站对抗到底。

  巧合的是,就在卡尼尔犯案的两年后,美国科罗拉多州杰佛逊郡的哥伦拜恩高中又发生了一起枪击惨案,埃里克·哈里斯和迪伦·克莱伯德试图在校园中引爆炸药,并在引爆不成功的情况下持枪杀了12名学生和1名教师,两人在行凶过后也自杀身亡。

哥伦拜恩枪击案中,哈里斯和克莱伯德的行凶录像

  哈里斯和克莱伯德可以说是《毁灭战士》《德军总部3D》的资深玩家,而哈里斯不仅精通游戏本身,他甚至还会制作一些毁灭战士的关卡上传到个人网站中。到了枪击案前夕,网站中的内容就越来越不正常了,其中不仅包括恐吓信和杀人清单,更要命的是还记录了枪械筹备以及炸弹的制作过程。

  媒体的报导急于将流行文化和枪击案联系在一起,逐渐引起了道德恐慌,这直接导致民众们对非主流文化产品,暴力游戏和重金属音乐产生了偏见。这可能是全美举国上下第一次意识到校园枪击案的严重性,也成为了汤普森强化信念的一剂强心针。

  当时都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呢?可以说大大小小的亚文化圈子都受到了影响。

  首先遭难的是从英国传过来的“哥特文化(Goth)”,由于和朋克、地下音乐素有关联,再加上圈子中的人喜欢穿戴黑色系的奇装异服,主流媒体一直在对他们进行申讨。借着枪击案的事端,它们随即把两名杀手和哥特文化直接关联了起来,全美校园掀起了一波抵制活动的浪潮。

  出于对死者的尊重,摇滚歌手玛丽莲·曼森取消了科罗拉多的演出,却被人们推到风口浪尖。保守派基督教意见领 Pat Robertson 当时甚至说到,曼森的音乐会诱导人们“奸淫掳掠”。讽刺的是,通过调查能得知罪犯哈里斯讨厌曼森的音乐,更喜欢工业金属乐团“德国战车”,这转过来又使德国战车成为了众矢之的,主唱提尔·林德曼(Till Lindemann)的个人风格也被媒体类比为向希特勒致敬。

哥特文化

  喜爱现身人前的约翰·汤普森自然不会放过机会,在此之后他对暴力电子游戏的申讨变得愈发频繁。繁枝末节的官司可以略过,他与《GTA》的斗争甚至伴随他度过了整个律师生涯。

当抵制《GTA》成了政治正确

  《GTA》系列经常被分级机构 ESRB 定为 M 级,也就是说游戏中包含强烈的暴力、血腥、性、粗口、宗教等内容,不建议向未成年出售,再加上系列游戏超高的知名度,这款作品也成为了各种媒体和机构口诛笔伐的常见对象:

  • 美国媒体及家庭协会曾发布“全国家长警告”,希望动员所有的父母阻止孩子玩到《GTA》。
  • 因《GTA:圣安地列斯》颇受争议,芝加哥交通管理局违反与 Take-Two 之间的合同,移除了道路旁的广告。
  • “保卫动物(In Defense of Animals)”发表联名提议,抗议《GTA5》中对待动物的可选行径,比如用汽车碾压路过的小猫。值得一提的是,该倡议一经提出就获得了84000名网友的支持。

  不难发现,抵制《GTA》已经成为一种政治正确。而对于汤普森来说,从《GTA》切入官司还能获得社会舆论的支持,这或许也是一种风险最小的举措。

  汤普森自然不会放过《GTA》  

  2003年时,汤普森请求向俄亥俄州法院提交一份简短的声明,由于他本人不是辩护律师,最终只能动用其它程序来协助法院。案件与一位名叫达斯汀·林奇的16岁犯人有关,他被控杀死了乔琳·米什内,由于林奇之前对《GTA 3》异常痴迷,被害者的父亲认为这款游戏才是自己孩子被杀的罪魁祸首。

  于是,当时已在业内小有名气的汤普森与其一拍即合,并接手了一段毫无证据的声明:“辩护律师最好告知陪审团,暴力游戏是如何训练这孩子杀死我女儿乔琳的。如果他们不这么做,那我就会亲自出马。”

  到了2003年的秋天时,两名田纳西州同父异母的兄弟坦白了他们的过失杀人罪,理由是受到了《GTA 3》的启发。汤普森又找到了一次绝佳的机会,他作为委托人将游戏相关的几家公司,Take-Two、索尼、零售商沃尔玛告上法庭,诉讼中指出发行商和经销商理应知道游戏会导致“模仿性暴力”,并寻求2.46亿美元的赔偿。然而事情却意外的发生了转折,案件不仅从州法院移交到了地方法院,原告不久之后也自愿撤销了诉讼。

  尽管在最初的判决中没有得到多少甜头,但坚持不懈的汤普森终于从2005年开始全面开花。针对游戏零售商,他声称自己手头有一份录像,其中拍摄了自己10岁儿子在百思买(Best Buy)购买盒装《GTA》的场景,这份供词中充满了钓鱼执法的意味。汤普森认为该公司违反了“向未成年人兜售性内容”的法律,最终将其告上了佛罗里达州的法庭。

  虽然在2005年时还没有任何法律禁止零售商向青少年出售分级为“M”的游戏,但百思买还是被迫通过一项决议——在贩售该类产品时会对购买者进行确认,以确保他们的年龄超过了17岁。

百思买是美国最大的零售商之一
| (82) 赞(64)
箱子 游戏时光编辑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82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