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

精灵宝可梦GO

Pokémon GO

平台

iOS Android

游戏基因

育成

最早发售

2016-07-06

中文发售

2017-04-06

开发商

Niantic, Inc.

发行商

Niantic, Inc.

网易投资任天堂?其实并非听上去那么不靠谱

作者 箱子   编辑 箱子   2018-04-11 19:39:22

玩家们痛恨的是什么?

  网易可能是近期曝光最多的游戏公司之一,它们先是因涉及侵权被PUBG开发商拉入诉讼,旗下的《第五人格》也有借鉴《黎明杀机》之嫌。而在近期面对日本经济新闻的采访中,该公司董事局主席丁磊一番“民间高手任天堂”的发言,也使得熟悉主机游戏的玩家们群情激奋。

  虽然略显荒诞的措辞成为了人们调侃网易的切入点,但更为理性的看,这多半是受访者未经深思的口误。仅从网易意图投资任天堂,亦或是国内厂商投资游戏外企的这种行为来看,事情其实并没有想象得那么不靠谱。

丁磊

不接受投资,也可能合作

  严格来说,网易和任天堂本身就涉及到一些间接的资金关系。2017年11月底时,开发了《精灵宝可梦GO》的Niantic拿到2亿美元投资,网易恰恰就是其中的出资方之一。要知道,任天堂前社长岩田聪、精灵宝可梦公司社长石原恒和都参与了《精灵宝可梦GO》的早期企划,而Niantic此前也接受了任天堂、精灵宝可梦公司和谷歌的3000万美元投资,并在日本持有一个分部。

  这促成了一项涉及三方的“联合”开发,谷歌旗下的野村达雄在2014年时加入Niantic,并担任该项目的总监,而《精灵宝可梦》系列配乐师和游戏设计师增田顺一同样也加入到了《精灵宝可梦GO》的制作——Niantic就像是一座嫁接桥梁,为投资者创造了合作的环境。

《精灵宝可梦GO》其实是Niantic、任天堂、谷歌共同努力的产物

  从丁磊的发言中你不难看出网易面向海外企业的策略:一方面承认国外开发者的创意,一方面意图将投资集中于游戏设计,这是一种完全有别于国内市场的做法。

  早在2015年,网易游戏就在北美成立了分布,几个月后又推出了面向海外开发者的“网易成功基金”(NetEase Success Fund)。那些富有创意的手游团队可以从中获取50万美元的支援,而出资方则通过游戏发行之后的销售分成获利。值得一提的是,分成协议并不具备永久效力,对应比例也不算太多,此举更像是试图促生一种合作关系,为之后扩张海外市场打好基础。

  事实上,网易游戏副总裁王怡此前也曾表态,声称公司正在探索针对海外企业的收购和投资计划。若要论及维持游戏的热度和革新作品设计,任天堂可能是世界上最为顶尖的公司之一,网易自然会投以钦羡的目光。

君岛达己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任天堂又是否愿意握住中国企业的橄榄枝呢?

  这并非不可能。任天堂社长君岛达己此前在接受京都新闻的采访时就提到了这个问题,尽管中国对于电子游戏有一些特殊的政策门槛,但它们确实想要扩大这一市场——而入华的关键,便是得到中国公司的支持。

  至于最终扔出橄榄枝的是不是网易,我们暂且还不得而知,腾讯也有许多投资海外开发者的案例,众人皆知的Riot暂且不提,而腾讯为了收购《部落冲突》的制作者Supercell,甚至不惜砸下重金,以86亿美元的价格分三期买下这家芬兰开发商84.3%的股权。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达不到投资的程度,国内巨头与海外大厂的合作总归有一定的可能性。

心头之恨:本地化改造

  尽管投资、收购等商业行为在游戏行业中极为常见,但一部分玩家对“网易投资任天堂”仍然持有很大的抵触情绪。这并非不能理解,当出资方拿到所投公司的董事席位、甚至是实际控制权时,确实有可能对这家企业的发展造成负面影响。维旺迪针对育碧的收购行为之所以会让玩家们愁眉不展,其中最为核心的原因就是该公司对游戏业务的不同看法。

  靠着疯狂收购而扩张为娱乐巨头的维旺迪,实际上对游戏行业不胜了解,亦或说它们了解的只有那些能迅速形成热钱,并榨干游戏品牌的方法。知名工作室雪乐山就在其麾下惨遭毒手,如若育碧失守,它们苦心经营的团队也可能分崩离析。相似的负面消息确实数不胜数,无论是从情感上还是理性上,人们对于某些投资和收购行为变得心怀芥蒂。

Gameloft被维旺迪收购后,营收一度下滑

  对于玩家们来说,国内企业投资海外厂商通常都是不算利好的消息,这意味着他们心爱的作品在被引入国内之后,有很大几率将会受到本地化改造。考虑到一部分国内厂商对利润和流水过度追逐,导致内购和广告盛行,这确实也伴随着极大的风险。

  2008年初,PopCap(宝开)入驻中国并在上海成立了亚太区总部,与之一同前来的还有被深层改造过的《植物大战僵尸》。这款游戏以不同于原版的“免费模式”亮相,官方不仅设置了需要付费才能玩到完整内容的门槛,同时也将难度加大到3倍,逼迫那些想要通关的玩家购买付费道具。愤怒的玩家在各大分发平台狂刷差评,PopCap总部察觉到事件的严重性时以为时已晚。

  说个更有趣的例子,《神庙逃亡2》在引入国内之前本身就是“免费+内购”游戏,而代理商为了从中挖掘剩余价值,在此基础上又加入了广告栏位和“付费移除广告”的礼包,可以说是为了赚钱绞尽了脑汁。除此之外,在国内移动市场发展的早期,本地化改造甚至会阉割游戏的音乐和画质,进而缩小安装包的体积,以此达到快速传播和增加下载量的目的——时至如今这种习俗还未根除。

《神庙逃亡2》的一些角色需要付费解锁

  归根究底,玩家们并非痛恨“投资海外企业”本身,而是千奇百怪的“本地化改造”让我们失去了信心。试想一下,当看到知名的硬核作品强行被转变为铺天盖地的内购产品时,其设计、玩法都会产生许多不合理的变化。


  不过,投资也好、收购也好,我们不妨从更积极的角度看待问题。

  善于经营大作的Take-Two其实也整捣F2P手游的制作,它们在2017年时就买下了一家名叫Social Point的开发商。这对于Take-Two本身的财务并无增益,而Social Point却获得了3倍于自己销售额的发展资源。腾讯旗下的Riot、Supercell近年来同样保持着独立经营,它们的产出和商业策略似乎并没有发生太大改变,而相关游戏的国际赛事反而变得更为贴近国内玩家,比如2017年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在就中国举办。

  当然,比起“网易投资任天堂”这个命题,双方进行合作或许是更为靠谱的说法。仅从两家公司的市值来看,网易目前有370亿美元,而任天堂则达到510亿美元,再加上后者持有的账面资金充足,老任可能暂时不需要太多注资。

  不过,至少在“入华”这一点上,任天堂仍然需要一家有着充足资源和资金的国内厂商帮助,此前国内也曝出过“腾讯拿下Switch代理权”的谣言。根据情报机构Newzoo的统计来看,如果对比所有游戏公司,腾讯和网易在2017年的收入都能排入前十,它们显然是更可靠的合作对象。

| (239) 赞(53)
箱子 游戏时光编辑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239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