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视界

Beyond Eyes

伊迪丝芬奇的记忆

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
奶油布利兹 小吃货 2019-05-13 00:45:05 关注
伊迪丝芬奇的记忆 边缘人群

游戏的独特魅力vol.1 —— 关怀边缘人群

本文系用户投稿,不代表游戏时光观点

游戏除了带来娱乐之外,也能带来关怀

  “游戏的独特魅力”是一个对只有游戏能带来的独特体验的分析栏目。每一期,都将会带大家看看游戏究竟能给我们带来哪些前所未有的的体验。


  本文涉及部分《避难所(shelter)》、《艾迪斯芬奇的回忆(What Remains of Edith Fench)》、《超越视界(Beyond Eyes)》的剧透,还请注意。

  大部分人应该只是将游戏作为闲暇时一种休闲娱乐的方式。作为一种新兴的表达方式,游戏可以表现一些传统表达方式无法达到的效果,比如说“通过扮演他人来理解他人的想法和感受”。

  俗话说“要想公道,打个颠倒”,如今社会上很多事情产生分歧或者争论正是因为很多人没有站在他人的角度来思考和看待问题,而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来想。然而在现实世界中,如果不是真的切身经历过一些事,很难做到“感同身受”,就好比说没有生育过孩子的人很难想象单亲母亲抚养孩子的艰辛;一般人无法理解平时的模范员工为什么会突然自寻死路;又或者双眼可以清楚地看见世界的人无法知道盲人的世界是如何的。让我们来看看游戏是如何让玩家体验这些人的世界的。


母亲的赞歌

  《Shelter》这游戏的1代我是在多年前的母亲节的时候特价买的,游戏里玩家将扮演一只有着5只幼崽的母獾,作为丛林中的弱者,要从捕食者和森林火灾等外界威胁中保护自己的孩子,还要四处寻找食物以免孩子们饿死。不禁让人想起了那些处在社会底层还单独养育孩子的单亲妈妈们,为了孩子四处工作,还受到来自他人和社会的各种压力。在游戏的最后,母獾被老鹰抓走,正当我感叹大自然的无常时,却发现自己所扮演的母獾竟也是被老鹰带去当做幼崽的食物。大自然的规则是弱肉强食,虽然残酷,却也是生存之道。但人类社会却没有这么简单,有着社会的规则和各种规矩,蚕食他人父母血汗来养育自己的孩子自然会受到社会的谴责和法律的制裁,比如用贪污的钱送孩子去国外留学的某歌手母亲。

眼睁睁看着自己孩子被叼走的心情是如何的呢

  游戏的2代是扮演山猫母亲,相比1代的獾,遇到捕食者时可以反击而不是只能逃跑。可以想象为人类社会中更有话语权社会地位更高的母亲,而3代则是扮演大象。根据所扮演的动物在动物世界中所处的食物链的不同层级,所面对的挑战和问题各有所不同,可以对比为人类社会中不同社会地位的母亲角色,体验不同情况下做母亲的艰辛。有了这些体验之后,或许对于母亲的不易,会有更多的“同感”。


精神世界

  大家可能或多或少有看到过这样的新闻:平时努力工作的模范员工,突然某天自杀了。大家都不知道其中的原因,《艾迪斯芬奇的回忆》或许能提供其中一种解释。游戏中我们会扮演多位角色,其中一位在三文鱼罐头厂工作,每天重复着将三文鱼去头放入传送带的无聊作业,于是在机械式的工作的同时,自己的脑中已经开始了各种想象,并且逐渐沉浸在自己想象出的世界中。在游戏中会让玩家一边操作重复的切鱼的操作,另一边操作脑中想象的冒险。而当自己习惯切鱼的重复操作以后,将重心放在想象世界时,几乎会忘记还在机械式的做着切鱼的事,与此同时脑中想象的部分也从一开始只占屏幕的一小部分逐渐扩大到完全遮蔽现实世界。让人切身体会到精神世界如何挤掉现实世界占据人的心智。

想象逐渐侵蚀着现实

  对于游戏成瘾的少年,舆论总是会谴责游戏有多害人。但很多人忘记了游戏成瘾的孩子们往往有一个共同点:往往在现实世界生活不如意。若不是有非常强大的意志力,都会想要找到一个可以逃避现实的避风港,刚好游戏进入了他们的视界。因为游戏中可以轻易完成在现实中无法做到的事:成为英雄拯救世界,被大家尊重和拥戴。即使不沉迷在游戏世界中,也有酒精或者药品等可以让人暂时忘掉现实的途径。各种悲剧产生的原因,人物性格是一部分,还有更多的原因在于自身所处的环境。想要引导这些迷途的羔羊,直接断绝他们的精神世界可说是断了他们的后路,将他们逼上绝路。如果无法进入他们的精神世界,至少应该改善生活的环境(比如人际关系或者家庭关系),让他们体会到现实并不是那么的糟糕。


盲人的世界

  小时候体检看色盲检测表,可以正常看到图案的小朋友应该多少会好奇色盲看到的世界是怎样的,通过技术手段也确实可以观看影响体验色盲的视觉感受。但盲人的世界又是如何的呢?看看《超越视界(Beyond Eyes)》是怎么表现的——

  游戏是讲述一个盲人小女孩寻找猫的故事,一开始周围全是白茫茫一片,女孩走过和碰触过的地方才会显现出形状。声音也成为一种可视化的符号,根据声音的来源,女孩也会自己想象是是什么东西,但经常走近或者触摸到以后发现和想象的完全不同。

听声音本以为是飘动的衣服,走近才发现是布人

  在玩这个游戏以前,我从没有认真考虑过盲人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还曾经天真的以为我们闭上眼就是盲人的感觉,但盲人的世界真的是这样吗?游戏也只是游戏通过“可视化”方法进行了一种直观表现。如果是后天失明,还能通过记忆来构筑自己周围的世界。至少,他们曾经看过这个世界。但先天就失去光明的人则完全不一样。他们根本就没有“看”的概念,我们闭上眼所看到的“黑”,是因为我们看过黑暗,知道黑暗是什么样子。而先天盲人中光感都没有的那部分。我个人更倾向于认为他们的感觉是一种“虚无”,类似于我们睡着时或者胎儿时期的感觉,想象这种感觉带给我了一种莫名的恐惧,这种感觉很像我在思考死亡这个问题时想到自身的存在从世界消失时的恐惧。


用游戏关怀边缘人群

  实际上有不少人游戏人也确实用实际行动做到了用游戏来让大家关注那些未曾被关注的人群。在今年3月底的时候,北京朝阳公园Sony探梦科技馆内就为了自闭症人群举办了一场Game Jam。十几位独立游戏开发者聚在一起,在学习和了解自闭症的情况后,花48小时做一个游戏出来。

图片来源:小五_Klaus@机核

  更多关于此次Game Jam的介绍和游戏成品可以参看机核的这篇文章

  这些游戏或许并没有什么游戏性,或者根本算不上好玩。即使商业化售卖,可能也卖不出多少份。也不知道能引起多少玩家的思考和对那些边缘人群的关注。但是他们的努力和所表现出的爱与力量,却是无可否认的。


  下一期,让我们来谈谈游戏存档的各种玩法。



| (39) 赞(68)

评论(39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