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学术角度上来说,玩家是如何“成为”游戏角色的?

作者 神隐黑子   编辑 骑士   2019-07-13 09:41:16

简单的道理背后,是非常复杂和深奥的学术理论。

  作为一个游戏玩家,每当游戏启动,拿起手柄,玩家就“成为”了游戏中的角色。这些角色在虚拟空间里能飞蟾走壁,上天遁地,能成为十恶不赦的大坏人,也能成为万人敬仰的英雄勇者。

  现代电子游戏都希望能为玩家们提供更加沉浸的体验,希望玩家们拿起手柄之后就能全身心的投入到虚拟世界的角色中,希望玩家们最终认为自己成为了屏幕里的他/她/它。

  这个道理听起来很简单,也很好理解,但你知道如何从理论和学术上来解释它吗?

虚拟角色=鼠标?

  当你开始游戏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曾经想过,究竟是什么令我们认为自己正处于游戏之中?是因为我们正在扮演马力欧脚上的鞋?究竟是怎样的东西,能令我们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柄有玩游戏的时候,仍然觉得自己身处游戏中,根据游戏中角色的遭遇本能地作出反应呢?

  在早期的研究中,部分学者将游戏角色与鼠标箭头挂起了钩。

  对于这些学者来说,当玩家操纵马力欧或者是劳拉,在迷宫或者古墓中探险,这种程度的控制就如电脑的鼠标箭头一样。也就是说,早期研究学者倾向认为玩家在游戏中控制的其实是一个具有形象的箭头 —— 因为两者在功能上是相似的,都具备一种“指哪打哪”的功能。

  某些学者甚至认为玩家只是在驾驶/操控这些可操纵的游戏角色,而它们并不应该被认为有如同电影或者小说中的那种可以使得观看者代入的功能。

  但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玩家并不应该因此感到自己身处在游戏世界中,毕竟只是控制一个类似鼠标箭头功能的东西在移动,这东西只是在完成玩家所提出的指令,这就使得游戏角色更像是一种处理任务的工具,而不是存在于游戏世界中的角色。

  你可能会说,“这不可能啊!鼠标箭头和游戏人物完全两码事,根本不一样啊!”这点的确没错,鼠标箭头这种不需要投入感情的工具,怎么可能和游戏中在故事衬托下“有血有肉”的角色相比呢? 

  最重要的一点是,玩家会觉得马力欧或者劳拉就是“我(即玩家)”在游戏世界中的化身,鼠标箭头无法提供同样的感觉,也无法提供这些游戏角色的特殊能力予以玩家使用。它甚至无法提供当这些角色即将死亡时,玩家所要承受的危机感。毕竟鼠标箭头是一种与游戏角色不同的存在,它无法像游戏角色一样,提供玩家“我”存在于游戏中的感觉。

  这时候又出现了一种更有说服力的方式来解释玩家延伸到游戏的方式。这种方式,则是将虚拟角色理解成义体。

虚拟角色=义体?

  如果我们能将义体理解为我们人类身体的一种延伸,那将虚拟的游戏角色理解成我们身体的延伸也挺合理的。

  这个等式能够成立的基础在于,这一种义体式的代理(游戏角色),它的功能在于延伸或者成为玩家身体的义体,它是一种触觉的发动器或者动觉的连接,这种特性常见于动作、体育或者动作冒险类游戏角色之中。

  通过实时控制中的“魔法”(注:游戏可以被理解成存在于“魔法圈”内的产物,一切不合理的事情在“魔法圈”中均能合理化),玩家则可以通过这种义体直接接触游戏世界,就如一只延伸出来的手臂一般。而这种延伸的概念,则使得我们可以通过自我存在的延伸(虚拟角色)游玩。

  但这就会产生另外一个问题。因为在这个概念之中,义体式的游戏角色并不单纯只是玩家作为动作和感知物体的延伸,所以这种「玩家 — 虚拟角色」的关系本身又处于一个谬论之中。这个谬论即「玩家 — 虚拟角色」概念同时含有延伸和换位双重意义。

  简单来说,按照延伸这个理论的话,玩家依然存在于现实世界,只是感知扩展到了游戏中;但同时玩家又认为自己正处于虚拟世界中,并且还能在其中自由行动,这相当于换位 —— 我们不能在“这里”和“那里”同时出现,所以它又是矛盾的。

身体延伸的现象学

  要解决延伸和换位同时存在于游戏角色体现中这个问题,我们需要通过代入体验的不同类型的现象学分析(Phenomenological Analysis)中寻找。而解决方法,或许是需要使用游戏角色的延伸来调和特定种类的关系,这是一种身体作为主观和身体作为客观之间的关系,也是身体空间以及外部空间之间的关系。

  在现象学中,学者认为,主体并不是指一个拥有躯体的心灵,而是指心灵就是躯体本身。主体不是“我想(I Think)”,而是“我可以(I Can)”。只有通过这种“我可以“,我们才能感知世界。

  例如在《GTA V》以及《超级马力欧 奥德赛》中,只有当我们成为不同的“我可以”,我们就可以“穿”上另一个躯体的“鞋”,然后踏入另一个世界。

  在有了上述的解释之后,我们的躯体将同时成为“主观”和“客观”,即是观看者(在物理空间的玩家)和被观看者(在虚拟空间的虚拟角色)是同一人。

  在行动中,躯体本身是无形的,从体验中抽离,它可以通过科技或者工具将自己延伸。例如老年人所使用的拐杖,或者是《潜龙谍影V》中主角使用的假肢,甚至大部分人带着的眼镜,都是身体的延伸,因为我们的身体并不止于皮肤。

  当我们完全适应了它们的存在,这些科技性的延伸也会如躯体本身一样被透明化。就好像我们举起我们的手去做某些东西,因为我们已经对它习以为常,我们并不会特别感知到手的存在,我们只会感受到物件的存在。而在这里,我们“可以”做什么、我们实际和潜在的可能性,以及情景的需求,都将定义我们躯体体验的“这里”和“那里”。

当完全适应之后,拐杖会成为自我的延伸


下一页:虚拟角色以及延伸的触感

| (31) 赞(134)
神隐黑子 邀请VIP用户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31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