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游戏机”的小山

作者 果其然   编辑 箱子   2019-09-23 09:00:00

一段关于游戏的苦涩故事。

  保安队长老庄以前是送牛奶的。天刚亮老庄就出现,天全亮了老庄就消失。伴随着天色变化的,还有老庄的吆喝:牛奶哎,新鲜的牛奶,斗门镇的牛奶!

  老庄要送 6 个村的牛奶,其中就有小山他们村的。老庄说他当时骑辆永久牌的“28 大驴”,梁上有条绿色的灯芯绒车套。老庄还说他在村西头的大榆树下歇过脚,据说这颗榆树摔死过孩子。

  所以老庄非常确定:他以前肯定见过小山,而小山肯定喝过他送的奶。

  正是因为这“一奶之恩”,老庄常对小山说:“你是自己人!叫啥队长!叫庄哥就行。”

  但那天小山不敢叫“庄哥”,因为老庄阴沉个脸,正托着和脸差不多大小的搪瓷碗吃扯面,空气里充满蒜的腥辣味。

  “4 号楼 403 的徐大姐,认得不?”老庄扬起了脸:“就是有痦子的那个。”

  “我和她不太认识,和她儿子认识,他儿子叫过我去他家玩游戏,得有一个礼拜吧。”

  “那就对了。”老庄将碗一顿:“徐大姐早上找过我,说她家丢东西了,丢的是他儿子的游戏机,叫啥啥威尼斯、还是真维斯来着?”

  “Switch。”

  “恩,就是这个名儿,你负责找一下吧”老庄端起了碗:“还有,找不着的话,你这个月的工资就先停着,明白了?”

  小山一言不发的扭身而出,就像当初没对老庄讲:他从来不喝牛奶,更没喝过老庄的奶。因为他家养着 20 只羊,他是喝羊奶长大的。

一手的贼

  我本身并不熟悉小山,但老庄是我的朋友,时不时听贫嘴的他瞎唠嗑,再加上一来二去和小山打了几个照面,大家还都打游戏,渐渐也对这名年轻人有了更多了解。

  喝羊奶的人白,小山就是如此。不光白还俊,睫毛忽闪闪的,一对儿杏仁眼。但小山并不觉得自己白,他认为是保安服太黑,显着自己脸白。不过徐大姐经常夸他的长相,说他不像保安倒像潘安。同事就问潘安是谁?几号楼的业主?

  小山对徐大姐印象挺深,原因不是人家经常夸他,而是那颗痦子。徐大姐的痦子又黑又小,如果没有上面一根又细又黑的毛,可以算得上是美人痣。

  那天徐大姐和儿子抬东西,两个大纸箱。按说从停车场到电梯也就 1 分钟的路,但小山那队保安执勤正好经过,几个小伙就搭把过来帮忙了。当时小山并不主动,他巡逻的路线才走完一半,不过同事都一拥而上,一口一个徐大姐喊着,一口一个徐兄弟叫着,小山只好随大流。

  小山想笑,因为“大姐”和“兄弟”算是平辈的称呼,可人家是母子,明显有些乱套。况且徐大姐姓徐,他儿子可不一定姓徐,叫人家“徐兄弟”有些太过盲目。好在同事都冲着徐大姐龇牙,谁都没在意这个程序问题。但徐大姐的儿子笑了,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姑且叫他“徐兄弟”吧。

  徐大姐的房子是四居室,枣红色的复合地板,反光犹如霓虹灯般绚丽晃眼。但陈设的却是中式家具,这种搭配有些另类,好像一个高大严肃的男人,穿着一条彩色的迷你裙。

  不过吸引小山的,还是徐兄弟的房间。乳白色的两排书柜,床上有团花毛巾被,没什么特别。但书柜的格栅里码放着各类游戏主机,毛巾被里还裹着一个 Xbox One 的手柄,这就有些特别了。小山一眼认出,书柜最中间是台复古的“迷你 PS”,两本厚书慵懒的靠在旁边,刻意中透露着随意。

  这时同事们又夸奖徐兄弟有学问,竟然有那么多的书,而小山则感叹徐兄弟是个硬核玩家,边说边搓着手上的死皮。徐兄弟顺着小山的目光,找到了那台迷你 PS,说是最近刚买的,还没来得及玩。

PlayStation Classic:国内常常称作“迷你 PS”

  小山很想亲自把玩一下机器,但他担心屋里的人太多,于是只好和它的主人攀谈起来。

  “听说机器里还有《生化危机 导演剪辑版》?”

  “对的,据说比原版难。”徐兄弟答。

  “其实有个左轮手枪无限的秘籍,不知你知道不?”小山又问。

  “我还真不知道,咋调出来?”徐兄弟反问。

  “喝水,都出去喝水。”徐大姐插进话来,依次拍着保安们的后背。

  临走时,徐兄弟让小山有时间过来玩。小山认为这是一句客套话,因为保安宿舍在车库旁边,而徐兄弟住在四楼,两人离得有点远。

《生化危机 导演剪辑版》

  保安宿舍虽说位于车库,但到下午的时候,还有阳光照进来。阳光来自对面业主窗户的反射,也就是说,阳光是二手的。不只是二手的阳光,小山穿的保安服、睡的架子床、用的步话机,统统都是二手的。

  小山笑了,他发现 Wifi 也是二手的,信号来自物业办。笑完之后又难过了起来:二手也就认了,现在自己被冤枉是个“一手的贼”。

  小山走出了宿舍,掏出手机,选了一块僻静地方给徐兄弟打了个电话。小山预测现在徐兄弟大概正在上课,也许不会立刻接,但电话给出了终审裁决:您所播叫的号码,是空号。

  号码是空的,小山也被掏空了。他翻看通讯录,在其中找到 60 多个熟悉的名字,却发现没有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小山又刷了刷朋友圈,圈里有人秀午饭、有人秀自拍、还有人在医院看病、有人得了儿子,但和他都没什么关系,都离他太远。

  小山愣了一会儿,硬着头皮去敲徐大姐的门,他想问清楚:究竟是什么时候丢的?是不是放错地方了?

  他更想搞清楚:怎么会丢的?明明上个礼拜才玩过,他亲手放回柜子里的。

  敲门声闷闷的回荡着,徐大姐家没人。可能是由于声音太大,对门的老太太黑着脸、隔着纱窗说:别敲了,旅游去了,早上走的。


下一页:羊油炒饭

| (75) 赞(132)
果其然 特约作者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75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