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游戏机”的小山

作者 果其然   编辑 箱子   2019-09-23 09:00:00

一段关于游戏的苦涩故事。

羊油炒饭

  说起旅游,小山并不陌生。他小学春游去过兴庆公园、革命公园,中学秋游去过翠华山、终南山。最近的一次旅游,是来城里当保安。旅游就是个心情,心情好时,跨出家门都算旅游。除此之外,小山还去过美国的纽约、法国的巴黎、潘多拉星球的矿场、月球背面的基地。当然,这些都存在于游戏之中。

  但小山和别人说起这些时,大部分人都歪着头笑他。慢慢的,小山不和别人说旅游,更不聊游戏。

  旅游与游戏的第一次结合,还是在他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那次去的是水陆庵,菩萨很多的地方。一听要去水陆庵,他心里就打鼓,打鼓是因为水陆庵离家不远,他爸又会让他带上热乎乎的“羊油炒饭”当午餐。

  小山喜欢吃“羊油炒饭”,炝几个油汪汪的青辣子,再盖个煎得焦黄的土鸡蛋,让人食欲大开。但春游带“羊油炒饭”会遭同学们笑话,他们会捂住鼻子,指着小山的饭盒发出“咦 ——”的一声,然后很自豪的大口咀嚼香肠面包,或者是裹了奶油的虎皮卷。

  所以那次吃饭的时候,小山躲在了水陆庵的一间偏殿,后面有尊泥塑的菩萨,正盯着小山打开饭盒,听着小山叹气。小山把勺子在身上抹了抹,刚准备开吃,他们班的“高有智”却突然跑来,劈头盖脸叫了一声 —— 哥!

水陆庵

  高有智的名字虽然充满了喻意,但这人的个头和学习成绩,都是班上的倒数几名。而且高有智发胖,人一胖就容易受欺负。所以小山觉得,高有智是想找个同命相连的“哥”求安慰。

  高有智不知道小山一下想了这么多,只是一字一顿的说:“哥,咱俩换吧,你把你的「羊油炒饭」给我,我给你吃香肠面包,外加这个。”说完之后,啪的一声将个方块按在小山的饭盒盖子上。

  “这是我舅带来的,他说只让我玩 10 天,今天给你玩 1 天。哥,你不吃亏!”

  高有智一边说,一边很自觉的拿过“羊油炒饭”。于是那天中午,小山第一次玩到了 Game Boy ,第一次结识了大金刚,也是第一次在马力欧的世界里畅游。当时的景象,就如同后面的菩萨也被吸引过来,笑眯眯的闻着炒饭的香味,乐呵呵的听着小山和高有智聊天。

  多年以后,小山一想到这一幕,就会“噗嗤”一声笑出来;也是多年以后,高有智把 Game Boy 送给了小山。

  徐兄弟“被偷”的那天,小山其实在他家也做了“羊油炒饭”。辣子不香、鸡蛋没味、萝卜不爽口,有点儿难以下咽。

  那天小山刚站完 4 个小时的岗,汗水浸着皮带打转,黑制服的腰部,镶着一圈儿白色的盐花。这时徐兄弟冲着小山扔了一枚苹果核儿,截停了他。抬头一看,徐兄弟在四楼阳台边笑边喊:“哎那谁,上来耍一会儿么,啊?”

  小山扬起脸,把苹果核捡起,扔进垃圾箱,冲着徐兄弟点头。为了体面一点,他立刻洗了个澡,接着换了衣服裤子,穿了新洗的鞋,晾干的袜子。思前想后犯起了难 —— 去别人家应该带点儿东西,可带点啥东西好呢?啥东西人家才稀罕呢?小山想起了羊腿。

  保安是个体力活,食堂顿顿有肉。但肉皮居多,皮上毛更多,每三块肉都有一小撮儿毛,像块变了异的苔藓。所以小山他妈亲手酱了羊腿,交给他爸送来,目前正躺在大灶的冰箱里。

  小山割下一大块羊腿肉,又称了几个鸡蛋、一小把青椒和几根胡萝卜上门。但徐兄弟并不在意这个,而是一把将小山拉进屋子,按在座位上,塞给他一个手柄。

  那天玩的是《NBA 2K19》,小山选的公牛队,徐兄弟选的凯尔特人队,小山觉得自己发挥得还行,最低的比分差距只有 15 分而已。即使这样,他还是输的通通透透,连输 9 局不说,最后 4 局分差达到 20+。

  徐兄弟可能感觉有些无趣。小山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他没玩过 2K 系列,在人生的游戏履历中,有关体育类游戏,截止到《实况足球2009》。就连实况足球,也是高有智手把手教的。

  小山和高有智后来成了初中同学,不过只是同年级,并不同班。每到中午,高有智就会靠在门框边等小山,小山若是中午带的“羊油炒饭”,也会主动和高有智换饭。

  高有智本来不爱玩“实况”,他和小山都对“格斗之王”着迷。但包机房的“格斗之王”常年被所谓的社会青年垄断,人家不让他俩玩,就只能干看。偶尔轮到了,又会有另外一拨儿社会青年来骚扰,非要赌上 5 块钱一局。吓得高有智和小山连连摆手:我们是学生,没钱、没钱。

  倒也不是没人用“实况“来赌,但即便赌也是一瓶汽水、一个菜夹馍的钱,他俩的承受的起。

有些《实况足球2009》的版本,那会还带中文解说

  小山至今佩服高有智,这个胖子在“实况”方面确实有天赋。俩人都接触一个礼拜,高有智已经操作得有模有样,而小山才把菜单弄清楚。

  半年之后,高有智成了实况的“总镇”。“总镇”的意思,就是对方随便挑队伍,只要不利用 Bug,高有智都能取胜。于是有人劝高有智可以进行职业化,就是做庄家,通过赌博挣零花钱。但高有智觉得自己“没那个命”,张口闭口都是“我哥咋办”。

  高有智一直把小山当“哥”,不止一次地对小山说:“哥哎,加速键不是你媳妇,不要老按着不撒手!”,还说“哥哎,R2 键不是你仇人,争头球的时候按按多好?”

  有次高有智和小山玩大了,天黑透了也没回家。高有智他爸一路寻到包机房,一把揪住后脖领将他拖到门外,手柄线差点拽断。那一晚小山非常担心高有智,因为高有智他爸是翻沙工,手上的硬茧有 5 分硬币那么厚。

  第二天中午,高有智鼻青脸肿的来找小山,小山二话没说递给他一大饭盒“羊油炒饭”。高有智也不客气,一勺子铲进饭盒的底部,大口大口的刨着吃。一边吃,一边喷着饭粒说“昨晚我还能多赢几个球。”

  多年以后,小山一想到这一幕,也会“噗嗤”一声笑出来;也是多年以后,高有智他妈改嫁去了青海,小山再没见过高有智。


下一页:小题大做

| (75) 赞(140)
果其然 特约作者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75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