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游戏机”的小山

作者 果其然   编辑 箱子   2019-09-23 09:00:00

一段关于游戏的苦涩故事。

小题大做

  和高有智失去了联系,小山对“羊油炒饭”也失去了胃口。

  他后来很少吃,只是爱做,每逢亲戚来访,朋友聚会,小山必做“羊油炒饭”。但那次在徐兄弟家只有羊腿肉,没有羊油,也没隔夜的米饭。于是小山先是用小火煨羊肉、炼了些羊油,又用高压锅蒸了三碗饭。

  小山打算做多些,这样徐大姐回来可以吃。不过徐兄弟明显有些不耐烦,他挠着头皮说:搞怎么麻烦干啥,直接点外卖不就完了。

  其实做“羊油炒饭”也算是种休息,小山被徐兄弟虐的很惨,无论是《NBA 2K19》,还是后来的《极限竞速7》,小山都处在绝对的劣势。

  他曾不好意思的提议“要不咱俩玩玩《实况足球》”。可徐兄弟头都没转,盯着屏幕说“谁现在还玩儿实况啊”,于是小山又建议玩玩《生化危机 导演剪辑版》,但徐兄弟仍然兴趣寥寥。

  小山有些惊异:“那你是喜欢其他的 PS 游戏?”

  徐兄弟笑了:“我对 PS 游戏没啥兴趣,我只是觉得迷你机器好看,就买来摆着玩。”

  说完之后,催促着小山继续游戏,边玩边问:“你水平这么差,到底有没有玩过主机游戏,不会连 Xbox One 也没有吧?”

  小山心里有些戚戚然,蔫蔫地撒了个谎:有的,有的,就是不常玩。

  接着表示自己还是先做饭,逃进了厨房。但厨房里的一切,都不顺手。刀太小、案板不稳、没有刮萝卜皮的矬子、油是橄榄油,没有花生油。但小山还是一刻不停的忙碌,专注的好像在玩《实况足球》。

  一时三刻,“羊油炒饭”出锅。米粒晶莹剔透,缀着红色的萝卜丁,挂着绿色的辣子角。徐兄弟放下手柄,拍了小山肩膀一下,便把脑袋埋进盘子。小山挺高兴,还把自己的一盘也推了过去,顺道又撒了一次谎:“你吃你吃,我经常吃”。

  徐兄弟也不客气,将盘子码到自己面前,他对小山说:“你去玩玩 Switch 吧,也在柜子里面,你盯着我,我都吃不下了。”

  那是小山第一次见到 Switch 的真机,他摸了半天才找到电源键,可惜没反应,大概徐兄弟忘了充电。

  就在小山研究 Switch 的时候,徐大姐回来了。

  徐大姐先是把钥匙哗啦一下撂在鞋柜顶,接着脱下白色高跟鞋,坐下来揉脚脖子。徐兄弟看了她一眼继续闷头吃饭,倒是小山小声的打招呼:“徐大姐,您回来了哦。”

  徐大姐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把小山扫了两遍。小山觉得有些尴尬,他想给徐大姐倒水,但不知道杯子在哪儿,他还想给徐大姐盛碗“羊油炒饭”,但徐兄弟几乎吃光了。

  还是徐大姐见过大场面,立刻打破了尴尬,她抽了抽鼻子:“这是什么味?怪怪的!”

  “是羊油炒饭,还有些羊肉,我再给您做一碗吧”小山放下 Switch,准备奔向厨房。

  “别、别了,我不吃羊肉,油了吧唧的,腻的慌。”

  小山愣了一下,搓着手说:“是有些腻,是有些腻。”

  徐大姐这次没有回答,而是开始数落起徐兄弟,说他整天窝在家也不学习,快开学了也不收拾东西。说他把屋子搞的乱七八糟,也不打扫一下自己的房间。

  小山更窘了,轻轻的拿起鞋准备溜,倒是徐兄弟不让小山走,说还没玩够,着什么急。

  “我晚上还要上班。”小山撒了第三个慌:“要不你留个电话吧,好下次联系。”

  徐兄弟随口报出一串号码,然后又给了小山一个 Xbox Live 账号,说有机会加他。小山依次记在手机里,慌忙的跑出屋子,电梯都没坐。

Xbox Live

  尽管给的电话不知道什么原因成了空号,但这个 Xbox Live 账号,后来成了小山寻找徐兄弟的突破口。

  在被勒令找回遗失的 Switch 后,小山匆匆的打开手机,下载了 Xbox Live。徐兄弟的头像和本人差不多,只是头发变成了绿色,而且是寸头。小山蹲在小区的假山旁,一个字一个字的嵌进事情的来龙去脉,来回修改。

  他想让徐兄弟给老庄打个电话,说明“自己没偷东西”;他还想让徐兄弟给他妈联系一下,告诉她“自己不是贼”。天色越来越黑,小山的脸色却越来越越白。当双腿酸到麻木的时候,小山终于完成了信息。他又看了一遍,最后加了一句话:这事儿很重要,拜托了,哥!

  一天之后,徐兄弟回了信息,也打了电话。原来是他自己卖了 Switch,没给徐大姐说。

  其实不用给任何人说,这是人家自己的东西,砸了都和外人不相干。就像徐兄弟在信息里还说:小山啊你真有意思,多大点儿事么,至于罗里吧嗦的说那么多吗?

  于是小山依然干他的保安,每天不是站岗,就是绕着小区打转,只是路过 4 号楼浑身就发憷,心里出虚汗。

  唯一的“受害者”,是躺在大灶冰箱里的酱羊腿,小山借了把剔骨刀,将它一劈为二。

  一半儿送给了徐大姐,徐大姐将它放在鞋柜上,不好意思的说:“我没别的意思,是你们队长的问题,小题大做、小题大做嘛。”

  另一半送给了老庄,老庄将它用黑袋子套好,有些生气的说:“咱是自己人,搞这些干啥,你忘了?你小时候还喝过我送的奶呢。”


  (本文的采访对象为老庄和小山,文章中出现的人名均为化名)


  相关阅读:

  车间里的女玩家

  游戏,一位医生的“夜班之神”

| (75) 赞(140)
果其然 特约作者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75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