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开包机房的小高

作者 果其然   编辑 箱子   2019-10-10 09:00:00

游戏的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

  门面房的租赁合同一年一签。但小高他爸,让小高每过两个月就跑去看看,目的是考察门面房的人流量如何、赚不赚钱。如果还行,他爸就会在第二年吆喝着涨租金。如果不咋地,就会提前暗示租户滚蛋,好谋划下家。

  总之,不能让门面房赔了,更不能空着。

  但最早的时候,这个门面房并没有租出去,而是被小高他爸用来开了家“包机房”。

包机房

  故事得从小高上初二那年说起。

  小高以前话很多,老被他妈形容成“话痨”,后来他妈去世了,小高就变得沉默寡言了起来。他依稀记得,自己的母亲以前是卖鸡蛋的,凌晨 4 点去周围村收,早上 6 点到自己村和郊区卖,不卖完不回家,养着自己和哥哥。

  小高他爸以前在太原当矿工,工资很不错,就是非常辛苦,也不常回家。直到小高的母亲去世后,他爸从太原跑回家乡,因为煤矿单位不解决家属问题,小高和他哥的生计出现了一些问题。

  于是小高他爸也开始卖鸡蛋,但有一点,却和以前完全不同。

  小高他爸收回了鸡蛋不着急卖,而是用纸箱装好,纸箱上印着“太原”或者“汾阳”的红色大字,每斤的价钱比原来贵 2 毛。他爸也不去村子和郊区,而是专门蹲在大专院校门口,或者溜进大单位的家属区。结果让人出乎意料,鸡蛋很快就能卖完,而且人人都说他的鸡蛋“个大味香”。

  凭着卖鸡蛋,小高他爸攒下了一笔钱。别人劝他在菜市场租个摊位,但小高他爸认为那是给人家打工,和自己在太原挖煤没有任何区别 —— 他想有一家自己的店,他想开家“包机房”。

  当时小高上初二,当他爸说出要“开包机房”时,一旁的老哥一个劲儿的笑,笑完之后一个劲儿的摇头:

  “您老大字不识一箩,赔了还是次要的,当心被人把房子骗去。”

  但小高他爸有自己的打算,他带兄弟俩玩的时候,观察过其他“包机房”的进账。在兄弟俩睡了之后,他又精算过无数次的成本。

  首先,“机器”的价钱是死的,但可以半买半租。其次“房”是自己的,而且是“民房”,不算商业用电。再说小高他舅在彩电厂,更容易弄到二手彩电。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卖鸡蛋已经到头了,但小高兄弟俩花钱的地方还有一大堆,不另外找个挣钱的营生干,日子会过得越来越寡淡。

  所以老汉的“包机房”,在 1996 新年的头一天正式开业了。

  小高他爸是这样盘算的:命好 8 个月回本,命歹一年回本。要是回本时间超过一年半,证明命里没这个钱,就继续找其他营生干。但事实大大出乎老汉的预料,6 个月差 10 天全部回本。而且回本的时候,包机房的名字都还没来得及取。

小帮手

  1996 年,恰好赶上了初代 PS 主机流入中国的好时节,市面上出现了不少水货。当年做包机房属于很有远见的那种,生意也很不错。

  小高他爸需要人手,两个儿子最后选了小高,原因是“更活泛”。小高刚开始的时候很高兴,因为能玩游戏、能和客人聊天、他爸也不管他学习,想干啥就干啥。但越到后来他的态度就变化越大,倒不是因为害怕学习落后,而是发现同学聊啥他都搭不上腔,只能干听着。

  为了这事儿,小高心里一直发慌。他爹也看出儿子不对劲,于是安慰说:“懂得再多,手里没票子还是条虫。你哥是学习的料,你不是,但今后谁是龙,真不一定。”说完这些,他爹还许诺这包机房的生意,以及这个门面房的产权,以后都留给小高,表示这叫“一碗水端平”。

  但小高还是心慌,毕竟当时他才 17 岁。为了消解情绪,就会找客人天南海北的胡扯一通,搞得别人经常满脑袋黑线。于是小高更心慌:这么热闹的包机房,来来往往这么多人,咋就找不到个能聊天的呢?

当时包机房的碟包,左面为小高打印的《恶魔城 月下夜想曲》的地图,方便客人用

  没过多久,一个叫马小柱的穷孩子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马小柱他妈是个卖菜的,不是在自由市场固定摊位卖,而是拉个铁皮轮小车来回穿行在街面上,吆喝着卖。马小柱他爸是个吹唢呐的,但吹的不好,进不了县剧团,只能等到谁家有红白喜事,然后死气白咧的推荐自己,打个下手。

  小高他爹有时指着这么一家人,对小高说:“啥叫个窝囊废?这就是了。”

  可想而知,马小柱没零花的钱,更没打游戏的钱。人家吆五喝六的玩游戏,马小柱只能站在屁股后面直勾勾的干看。人家玩完走了,他就赶紧上前按两下按键、摇两下摇杆,也不敢坐下来,只敢斜着身子站着,怕影响后来上机的客人,更怕小高他爹吼他,说他影响生意。

  其实小高他爸从来没吼过马小柱,只是想不通这孩子家里都恓惶成这样了,还不好好上学。

  马小柱说:“我爸说我脑子有病,娘胎里带的,不是学习的料,不会有出息的。”

  小高他爹听完,又一个劲儿的叹气。叹了很多次后,让马小柱没事儿就过来,玩游戏、吃饭都不要钱。

  和马小柱熟了之后,小高终于发现:这人脑子没病,甚至有些天赋。比如同是炒鸡蛋,马小柱炒的就香,还省油。又比如同是玩游戏,他立刻就能记住游戏的类型和名字,小高就只能记个大概,还经常记错。

  当时包机房里有几本游戏攻略,统统钉在一起,厚厚的、油腻腻的,像灶台上的月份牌。招呼客人之余,小高就和马小柱一起看。他俩肩并肩,头挨头,在烟雾中将攻略仔细读了一遍。

小高收藏的“大软”,当时他最崇拜雷军

  后来客人玩游戏卡壳了,马小柱就提示人家,要么就干脆上手,帮助别人过关。

  小高他爹有点儿不满,有次把马小柱拉到后院,认真的数落了一顿:“你嘴那么快干啥,又不是你玩!你把游戏都说了,人家玩啥?我挣啥钱?”

  到了人少的时候,马小柱就和小高一起玩《合金装备》,那时候还叫《燃烧战车》,小高最早以为是个赛车游戏。玩得久了就有些不舍,不光他们自己玩,还给客人安利,弄的《合金装备》的碟子经常刮花。

  那时包机单打 1 小时 2 块、双打 3 块,小高和马小柱花了 60 多个小时通关《合金装备1》,如果他们是客人,没个百来十块还真拿不下来。

  后来中学毕业,小高和马小柱都顺理成章的没上高中。马小柱上了职高,学当厨子,毕业之后创业经常失败。再到后来,马小柱找到小高他爹,让他帮忙找个便宜门面房。正好那时包机房不开了,小高他爹便把门面房租给了马小柱。

  于是到了最后,马小柱变成了现在的老马;而那时的小高,却依然还是现在的小高。


下一页:更多内容

| (120) 赞(222)
果其然 特约作者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120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