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宝可梦 剑/盾

Pokemon Sword/Shield

简中 

平台

NS

发售时间

2019-11-15

游戏基因

策略 角色扮演 育成 第三人称 回合制 竞技

虽然《剑/盾》这代宝可梦确实很丑,但设计上还是很有趣的

作者 一山同学   编辑 骑士   2019-12-02 08:00:00

期待后续的那些宝可梦,可以不那么丑。

“现实系”的设计趋势

  让我们把时钟拨回到三年前,没错,正是《宝可梦 太阳/月亮》的宣发时期。第七世代是和第六世代一样,故事发生地的蓝本取材至现实中真实存在的地方 —— 夏威夷群岛。但是宝可梦的设计贯彻了这个设计思路了么?有点,但是不多。

  如果我们真从第七世代的宝可梦找出来几个真的把夏威夷的风土民情、生态环境作为设计出发点的话,阿罗拉形态的或许只有雷丘、三地鼠和椰蛋树,而新增的宝可梦或许只有卡璞系列、准神杖尾鳞甲龙、“家门鸟”和“川皇探长”了。而算上《究极之日/月》,作品一共涉及了那么多“究极异兽”,却几乎都是脑洞大开,即便是把它们放在任何一个世代,好像都没什么问题。

关于川普探长,欧美的meme简直数不胜数

  而更多的,还是以前世代那样,以现有的动物或者物品为原型进行再创作。比如甜甜竹的原型是山竹,好吧,夏威夷可能真的有山竹。可是制作组“亲儿子”炽焰咆哮虎是一只人形老虎,夏威夷有野生的老虎么?这个我尝试搜索一下,并没有什么可靠的结果。

  而《剑/盾》呢?作品和《太阳/月亮》一样,毫不忌讳地表示伽勒尔就是以英国为原型的:道馆是足球场,城市里大量的英式建筑,矿洞有着明显工业革命痕迹,还有大本钟这样的地标性建筑。可是本作封面上的两个一级神也是系列首次与原型地点贴合得这么紧密。这也象征着《剑/盾》宝可梦设计的趋势:本土化。

自游戏公布以来,《剑/盾》也被称为“宝可梦:足球”

  本土化分为两个层面,其一,是让 Game Freak 的英国分部,即本地化团队负责第八世代宝可梦设计,因为对本地文化的理解,英国人自然当仁不让。其二,则是宝可梦与建筑、风情一样,也是根据原型地点作为出发点进行设计。

  因此《剑/盾》的宝可梦设计,也是系列第一次,呈现出如此密集的当地元素。最为典型的就是御三家,第一次与原型地区“英国”联系得如此紧密。

  草主的最终形态轰擂金刚猩原型就是英法战争时期,英国方的战鼓,而鼓也算是英国的国民乐器,英国的鼓乐团也是世界文明,而英国有句著名的谚语,也是围绕鼓的:战鼓一响,法律无声;闪焰王牌一看就很清楚,正是英国最受欢迎的体育运动:足球;水主千面避役的神情也很好理解,其致敬的正是经典的英国特工电影系列《007》的主角:詹姆斯邦德,千面避役进化的时候,习得的技能“狙击”也颇有特工的意味。

千面避役冷酷的神情也是惟妙惟肖

  除了典型的英式符号,第八世代的动物原型选择也是紧紧围绕着英国。稚山雀的原型是知更鸟;毛毛角羊是英国的山羊,“小羊肖恩”可谓是世界闻名;来电汪的原型正是英国女王的宠物犬,柯基;古月鸟的原型分布在英伦三岛的鸬鹚;偷儿狐正是让不列颠三岛的生态遭到破坏的狐狸等等。这些动物几乎都分布在英伦三岛。

狐狸成灾的英伦三岛,
狐大盗还Cos了佐罗

  同时,不少宝可梦都有英国,乃至整个欧洲的文化内涵。其中象征着骑士和方阵的是钢铠鸦、葱游兵和列阵兵;英国的下午茶、甜点和管家文化则是来悲茶和怖思壶系列、小仙奶和霜奶仙系列和爱管侍;魔墙人偶和踏冰人偶则是体现西方的小丑文化;堵拦熊是重金属摇滚;布莉姆温和长毛巨魔这两条进化链则是欧洲奇幻文学中经常出现的女巫和吸血鬼。而死神板和哭哭面具则是相对冷门的如尼文字。被不少粉丝诟病的“家门虫”索侦虫,其实仔细观察更像是柯南,蓝色西装、眼镜和领结,看起来像极了一个英国典型的绅士。

索侦虫的小领结和蓝色服装,配上矮小的个头,确实有点柯南的味道

  四个化石宝可梦则是“英国佬”们的自嘲文化,英国曾经拼错了恐龙化石,成为了整个考古学界的笑料,因此他们是很丑,因为谁拼错了,都丑……

没错,它们那么丑是有原因的

  同时,作品中还有很多的现代化的元素,这主要体现在“超极巨化”的形态上,拉普拉斯的“超极巨化”是一艘豪华游轮,铝钢龙则是高耸入云的摩天大厦,灰尘山的超极巨化是个大型垃圾堆,里面有游艇和大楼,这么看,还挺细思恐极的。本世代新加入的准神,灵感也是来自现代化的军事武器 —— 子母轰炸机。

“豪华游轮”拉普拉斯

  “伽勒尔的样子”的旧世代宝可梦也有浓浓的“英国”气息。比如“彩虹小马”式的小火马和烈焰马,比如戴着像烟筒一样的绅士高帽、还蓄着英国绅士的胡子的双蛋瓦斯,再比如印有如尼文字的哭哭面具,而原版的哭哭面具是木乃伊的符号。这些超极巨化和本地形态,都体现着英国的特征,也证明了制作组 Game Freak 通过《太阳/月亮》完成了“实验”,并在《剑/盾》中下定决心往这条路上走。

  商业表现也不会撒谎,《剑/盾》不光是在全世界流行,在英国本土的销量创造新高,并通过本地化的方式完成了市场开发,相信《宝可梦》后续的作品也一定会在英国创造出不错的销量。《剑/盾》是一款用商业影响设计,并用设计创造销量的典型。当然我还是想说,它们确实不好看……

它们丑,但也丑得很有意思


回不去的宝可梦

  很明显,现在的《宝可梦》已经不是那个曾经可以为所欲为的作品了;Game Freak 也不是那个胆大包天地把作品的宿敌叫成“小智”和“小茂”的莽撞公司了。当年的设计经常有神来之笔,因为本身没有太多创作上的负担;可是现如今的《宝可梦》已经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游戏系列之一,甚至连这个“之一”都显得可有可无。

  而《宝可梦Go》席卷全球已经开始反哺到正传系列,《Let'Go》尚且不论,《剑/盾》的极巨化一方面参考了《Go》的 Raid,并且让游戏明显有了“运营”的趋势,并很有可能通过长期的运营活动,让剩下的宝可梦“复活”。同时养成的简单化、经验值共同提升也算是《Go》的元素在正世代的作品中显著体现。

“运营”有可能是《剑/盾》未来的关键一环

  同时,《宝可梦》整个 IP 是由 The Pokemon Company 运营的,而这个公司里面不光有任天堂和 Game Freak,还有 Creatures 以及电视台等多个组织相关利益涉及其中。这就让各方的诉求很难能够达到统一:任天堂在 2019 年商战期间需要足够重量级的作品,再加上 Switch Lite 也嗷嗷待哺,新的《宝可梦》必须要在这个时候拿出来,;电视台那边,《宝可梦》动画也进入了尾声,急需要新的篇章。多方权衡之后得来的结果就是《剑/盾》以一个不太乐观的状况登场,并且其完成度堪忧:

  《剑/盾》有着放眼系列几乎是最短的主线流程,几乎 15~20 小时就可以主线通关,而《宝可梦》系列在掌握属性克制之后,剧情也几乎没有什么难度。

  作品的地图几乎是系列最为简单的地图:野外迷宫系列最少,水路只有一条,道路也仅仅只有十条罢了,室内迷宫没有,经典的复杂迷宫“冠军之路”也没有,仅有一个“创造性”的开放地图。

城镇本来就不多,其中还包括一个毫无探索内容的舞姿镇

  可是开放地图却有着非常不合理的“宝可梦生态”,比如既然用本地化的思路设计宝可梦了,为什么会有熊猫?不应该有小约克吗?为什么大白天的能看到猫头夜鹰?这些问题在我游戏的过程中非常困扰我。

  此外,作品还有“复读机”一样的四大天王,更为致命的是,“断代”的出现几乎让老粉丝们怒不可遏。

  很显然,现在的《宝可梦》已经是一个巨型油轮,掌舵手们需要互相制衡,以取得最为平稳的驾驶条件。但我们也很庆幸,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宝可梦》依旧体现出它非常明确的设计思路 —— 去拥抱原型地的文化,去让这些文化渗透到作品的方方面面,无论是建筑环境还是宝可梦设计。

  另外我们不应该忽略一个重要的事实,那就是《宝可梦》系列的核心受众除了坚持 23 年的粉丝之外,还有那些新生代的孩子们。当孩子们看着屏幕中种种英国元素,并询问着自己父母关于这些不太好看的宝可梦背后的故事时,我相信,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们都会感受到有文化底蕴的内容究竟对于亲子之间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在电子游戏仍在被全世界“妖魔化”的今天,《宝可梦》对游戏正名有着重要作用

  就像 23 年前的我们一样,拿着手里像极了板砖一样的 GameBoy,向父母炫耀着终于升级了的“快龙”,并寻求着父母的赞扬和鼓励。

  这么想想,仅从《剑/盾》的设计方向出发,好像真没有那么糟。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顺着这个思路去期待甚至窥探第九世代或者再往后的《宝可梦》,法国、埃及、阿兹特克文明、日本本土,或者是中国。到时候我们也不必再看着零星的宝可梦体现着中国文化,比如鱼跃龙门的暴鲤龙和以白泽为原型的阿勃梭鲁,而是更丰满更细致更贯彻的中国文化,就像《剑/盾》对英国文化的理解一样。

  当然,我们也期待后续的那些宝可梦,可以不那么丑。

但你真的可以再设计好看一点的


| (168) 赞(104)
一山同学 特约作者

关注

评论(168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