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玩家老易

作者 果其然   编辑 箱子   2020-08-24 08:58:24

吃过猪肉的人,还害怕别人说猪吗?

计划赶不上变化

  老易家里以前比我家富裕,更别提后来的大海这个农村娃了。

  老易他爸原来是公交公司的机务处主任,修车验车的技术早就是专家级别,他妈和他爸是一个村的,后来和老易他爸结婚就到了城里,在家属院开了个裁缝铺。老易还有个弟,他弟学习差,差到只要上 80 分了,全家都要出去吃顿泡馍以示庆贺的程度。老易学习好,好到只要没进年级前三,都会被他爸严肃的谈话。

  那时公交公司还不是股份制,大家职务有区别,工资却差不多,老易他爸就没事爱接点私活,不是替某个单位验验车,就是替私人小厂修修车。所以老易家里很早就有了红白机,还有 GB 和 PS1,这让我们非常的眼馋,老易那时还假模假样的骗我们,说是这些机器都是借别人的。

  好在老易倒是非常的大方,没事就让我们去家里玩,玩完游戏他妈还会给我们做红烧肉吃,就是老见不到老易他爸。

  97 年冬天,老易有两三天没来上学,原来是他家里出了事,老易他爸去世了。

  后来听老易说是因为喝酒,那天他爸去单位加班,干完后几个同事非请他吃饭,就喝了点,但原因又不像单纯是喝酒,因为老易他爸平时整白酒都是半斤朝上,但那次只喝了一两,说是还要去接个私活。结果走到半路就从自行车上栽到了隔离墩上,听说头都撞烂了,人就没再醒来。

  出殡那天照例我们都去了,天气干冷,呼出的哈气能把嘴唇磨破,我们给老易他爸照片磕头的时候,老易还冲我们笑,但脸上抽搐了一下,又给我们重重地回磕了一个头。他妈那时就有些疯癫了,拿着烟追着给我们,非要让我们抽,我们推辞着到处躲,不知怎么办才好。结果是老易他弟接过去抽了一口,边抽边咳嗽,咳嗽完又续上了一根,还冲着我们认真的表演吐烟圈。

  按照厂里的土政策,老易他妈可以接他爸的班,来厂里工作。但他妈得了疯病,厂里的意思是让老易他弟来接班。但最后去的是老易,听说是老易一再要求,拿出了不去就不行的劲头,当时还在机务处工作的老张劝了他一个月,后来老张见人就说:这娃,犟怂。

  再后来老易还是请我们去他家玩游戏,只是那时他就不再参与了,玩完老易就用工资请我们吃肉夹馍,给我们发红希尔顿烟抽,谁不去他就很生气。三年之后,他弟考上了一所外地的不错的大学,毕业之后就没回来过,老易寄的生活费开始还有人签收,但四年之后就是“查无此人”。

  有次大年二十九的时候,老易晚上打电话给我,说找我有要紧事商量,我估计他是缺钱手紧,他妈那时病得厉害,听说去一次医院就得上千块钱。结果不出我所料,老易就是要钱,但不是借而是卖,他要把 PS1 和 GBA 全部卖给我,一共 800 元。

  他来的时候还背着一个口袋,重重的顿在我家门口,一腾起阵突然的灰尘,老易不停的用手驱赶着灰尘,站在黑暗里呼哧呼哧的说,给你拿些玉米面,蒸发糕、做搅团,香滴很。我说你进屋吧,老易说不进了,我说你赶紧进屋吧,老易说他刚下班又背了一路东西,身上脏,还说他就几句话,门口一说就回。

  我说你这不是羞我人么,然后就给了他 500 块,我说你别急,明天再给你取点,现在身上真的就这 500 块了。老易笑了笑,没有拿钱而是把机器硬塞到我怀里,他说不急不急,伙计,明天一块儿给我就行。

  记得那时有人突然放起了烟花,漫天五彩斑斓,老易就慢慢转过身来,一个劲儿的冲我挥手:“明儿个就要过年咧!伙计,给你拜个早年啊!”他的身体背对着烟花,身影在烟花里忽明忽暗。

以不变应万变

  后来大海对我说,你要 800 块钱拿下,你肯定就赚了。我说赚个辣子,老易没过两月又把 PS1 和 GBA 给赎回去了。所以大海并不了解老易,他是那种经常纠结的人,纠结到言语和行为总是随性而发,孩子一样;而老易也未必多了解大海,大海是那种很果断的人,果断到和他折腾店面一样,快、准,但不稳。

  那天老易“预购”了 PS4 之后,第二天就带着媳妇上班了。媳妇工作的超市就在老易跑的线上,所以两人几乎每天都能一起上班。车到电子市场,大海就噔噔的蹦了上来,以前大海也经常蹭老易的车坐,于是老易没当回事儿就招呼他赶紧上。

  但大海没有继续向车厢里运动,而是把一个大黑塑料袋放在了老易的脚边:“你要的东西,还有发票都在里面,机器我没试,应该莫马达。”

  老易一愣,差点就准备站起来捂大海的嘴,大海还以为老易要掏钱,就一边下车一边不耐烦的摇头:“我这会儿还要办事呀,钱先不着急,你娃要是玩好了,我还有几盘碟可以送你。”

  老易匆匆将门关上,然后通过后视镜看他媳妇的脸,巧了,他媳妇也在看他。

  如果事情到这里,倒也不是没有挽回的余地,但老易回家就对媳妇说是一个同事托他买的,你看钱还在这里。不看不要紧,一看更证明老易是在撒谎,白信封上还写着老易的名字,而且几乎都是新票。

  最终,这件本是老易和她媳妇的家事,变成了我的事,而且大海死活不答应退货,弄的老易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和我有啥关系,再说你媳妇咋可能真的和你离婚,你娃都能打酱油了么!”我根本不想管这破事儿,能拒绝就拒绝。

  “我媳妇就佩服你,你毕竟是写字的么,不信你去问她!”老易边给我递烟,打火机都替我点着了。

  虚荣心作祟,我就这样答应了下来,不过我也提了个条件,就是老易必须把这件事从头到尾、原原本本、枝枝节节的详细告诉我,一点儿细节都不能漏。

  “行行行,都告诉你,我把我家存折在哪儿都告诉你,行咧吧!”老易答。

  我到他家的时候,菜已经上桌了,还戳着一瓶西凤酒,家里肯定是收拾过了,空气里有股水气正在蒸发的那种淡淡味道。老易给我倒了杯酒,自己却说胃疼喝起了饮料,他儿子一边给奶奶摆椅子,一边不时的偷看我。

  当话题聊到“我为什么还没要孩子”的时候,我觉得气氛差不多了,端起一杯酒,冲着老易媳妇举起了杯。说词都是提前和老易商量的,主旨就是欲扬先抑,先把老易骂一通然后再把事情搅浑,最后以“算了算了,老夫老妻了”完美结束。

  但可能刚才喝酒喝猛了,我突然不知如何开口,倒是老易媳妇给儿子加了些菜,又把老太太的餐巾整了整,先开了口:

  “你伙计想干啥我什么时候不同意过?我就是觉得他把我想得太歪,他压根就不了解我是啥样一个人!”

  老易听完一阵抓耳挠腮,摸索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他儿子一把把酒杯夺了过去,然后又推到了我的面前。西凤酒劲儿大,我有些上头,只想把空调的温度再调低一点,或者站起来吹吹风,这时老易他妈突然笑着对老易媳妇说话,边说还边拍她的肩:“快吃,快吃,锅底有肉!”

  老易最终还是没买那台 PS4,而是卖给了其他朋友。说实话,1000 块钱的 PS4 真心不算贵,比较好出手。我后来问老易,你媳妇后来是不是罚你跪 CPU,还罚你睡一个礼拜的沙发?

  老易瞪了我一眼:“你以为谁都跟你媳妇一样?我媳妇说年底让我买 PS4,全新的。”


  (文中的老易为受访者,人物对话经过润色)


  相关阅读:

  玩游戏的都是“朋友”

  从开游戏店,到卖胡辣汤

  忘掉游戏后,重新「做人」的老张

  车间里的女玩家

  游戏,一位医生的“夜班之神”

  “偷游戏机”的小山

  想开包机房的小高

  十年前,她把自己送进了“网瘾治疗中心”

| (104) 赞(119)
果其然 特约作者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104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