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收藏”入门的二三事

作者 箱子   编辑 箱子   2020-09-07 07:52:56

这不是一门生意。

估价值

  关于收藏游戏的价值,卖家挂价格时有一定的主观性,有些人把《最终幻想7》当宝,有些人觉得就应该 50 块包邮,这和每个人的游戏喜好、经验、阅历有关,因此才会出现可以“捡漏”的情况。只不过买得多了,还是会发现一些小范围的规律。

  “譬如某款游戏的出货量其实未必大,但是过去被国内某盗版商看上了……300 万中小学少年接触到了这款游戏,20 年后,这 300 万人里有万分之三的人想要补个正版,这就导致供求失衡,价格上涨。应该说,和中国人相关性越高的老游戏,越容易发生这种现像。相反比如说 DQ,主市场在日本。那么当年的出货量,和现在想要补情怀的玩家数量其实是正相关的,所以价格不会太高。”

  楠雄认为,“当年的出货量”和“今天收藏的需求量”之间存在微妙联系,除此之外,保存游戏的难度也会对价值产生影响。纸盒显然就要比胶盒难保存,还有 PS1 游戏的 CD 盒子容易开裂,所以全新的会稍微贵一点。像是《最终幻想7》这种游戏,多一条裂痕都可能导致价格从 40000 日元跳水到 20000 日元。

  站在本世代的角度看,全新和二手的价格差异还不明显,差价可能就 50 块钱,但回溯两、三个世代就能发现大不一样,越往前差距越大。

《三木童子》和《忍者猫》都属于有童年回忆的“贵游戏”

  在水虫的藏品中,与游戏相关的“宅物”会更容易涨价一点。他当年因为喜欢打《LoveLive》的音游,收了一套 μ's 在埼玉超级体育馆举办演唱会的录音特典 CD,现在加起来大概能卖到 20 多万日元:

  “学生党买玩这类就不建议,不算很值……我有个网友经常会问收藏这方面的事情,他最大的阻力是收入,他学历不高所以工作不是很理想而且地区是在新疆。我也出过他一盒 COD,对于我来说是只是以前多买的一盒,但是他却很喜欢。一般像这样的网友交易,我会顺便写一封信夹在里边。”

  常规情况下,评判价值的一个主要逻辑还是“越稀有越好,品相越佳越好”,当然隔行如隔山,细分领域下行情很不一样。诸如大陆版游戏,塑封门槛低,相反就算有塑封附件也未必全,所以全新和二手的价格相差不大。

  但总的来说,这仍然导致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 —— 买来不拆,你就不便把玩;拆了,收藏的价值就缩水了。

  对于这一点每个收藏者都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有人是买一套新的放着,再买一套品相不好的便宜二手来玩。有的人限定版拆外不拆内,单独把设定集拿出来观赏,游戏光盘仍然裹着膜好好放着。

  蛋糕姐姐则属于坚决的“实用派”,几柜子 PC 游戏就摆在电脑旁边,专门配了一台 486,一台奔腾100,一台奔166mmx,一台奔3对应着运行,几乎每天都会拿出来玩:

  “去看电影首先是因为自己喜欢。可你不能否认总有人会为了社交或者不落伍被迫去看,然后强迫自己不睡着。但我也很清楚这种争论双方的心理,也很清楚背后的机制:废话,地球上的一切「全新」永远比「二手」的值钱,而且值钱得多,追求全新未拆基本上属于原始本能了。但以我的价值观,人类总该有比本能更多的东西。如果落到实际问题上,我是会选未拆还是选已拆?我当然是选便宜的那个……”

倒二手

  尽管游戏的价值有时会让收藏者兴奋不已,但对于将这一爱好转化为赚钱手段,他们都表现出一丝反感。

  谈到这个话题时,楠雄给我讲了个二道贩子的故事:

  “我以前认识个卖家,他经常捡漏。现在你看《轩辕剑4 豪华版》是弟中弟了,但当年不说是外神,至少也是个古神级的收藏。他靠捡漏捡了七套,后来我才知道很多游戏他都没玩过,就是靠这个赚钱。

  后来有个台湾的收藏者跟他说要出坑了,想把游戏卖掉。然后他么,就寻思起中间商赚差价了。结果我们把预定游戏的钱交过去,这个二道贩子却没有拿到游戏,也就是说他被台湾人忽悠了。2006 年的事情吧,那会儿他大概是一个北漂,背了十几万的债,人间蒸发了。

  我当时其实也就买了两、三千块钱游戏,用的压岁钱。找了他半年不出现,最后我说要报警了他才出来。他吓得回老家到处借钱,把之前囤积的游戏也全卖了,这之后再也没敢染指这个圈子……因为我当时高中生嘛,嫩,而且和他关系好,比较好说话。所以他把其他人的债先都清了,最后才跑过来应付我。”

  站在水虫的角度,纯粹的倒爷只会让一些游戏溢价。比如以前玩 PS2 时买《GTA》系列的游戏一盒才 20 元不到,现在 100 多一盒,还是日本的洋垃圾。甚至连 NDS 版的《动物之森》都因为疫情和 Switch 上《集合啦!动物森友会》热卖的关系,“箱说全”从 5 块钱飙升到 100 多。

  虽然他有时会调侃朋友两句“倒爷”,但总归是建立在热爱游戏、收藏游戏的基础之上。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带表收藏者完全不出售游戏。

  例如,Limited run games 的游戏都是限时发行的,外置特典通常还送一张卡片。但这些卡片有不同的样式,也就是说想全部集齐只能多买几套游戏,简直就是官方逼你当倒爷。所以有人就会留下卡片,把剩下的部分卖了……这么个搞法,其用心昭然若揭。

Limited run games 发行的《晶体剑》,有两张不同的卡片

  还有那种十几款游戏一起拍卖的情况,有些人可能只需要其中的 30%,那剩下的 70% 就等拍卖结束后转手出售。明面上是倒二手,其实很多时候收藏者们只是顺便赚个差价,当然其中也有洗品相和凑运费的目的。

寻意义

  可能有人会感到困惑,电子游戏的历史截至现在也就四、五十年,游戏收藏能否像古玩、字画一样被纳入“收藏”的行列?从市场的角度来说,游戏收藏确实还不算成熟;但从个人的精神体验出发,它绝对能带来相同的刺激。如果将问题归咎到“鄙视链”上,我们很快就能发现题面也存在问题。

  “在收藏这个话题上,收藏车的鄙视收藏表的,收藏表的鄙视收藏车的,两个不同群体之间偶尔攻讦还是很平常的。”楠雄解释到:“我不能代表其他人,但是就我观察下来,我感觉就好像你问一个收藏游戏的收藏旧书算收藏吗?算是算,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事实上,游戏收藏圈内也有“某个品类算不算收藏”的讨论。一部分收藏日版的鄙视收藏中文版的,收藏中文版反过来又鄙视收藏日版的,收藏主机游戏的又觉得大陆版 PC 游戏根本不算正版游戏,背后都有历史原因。

  因为早十几年前,日本游戏可以说如日中天,中文游戏市场只能画地自嗨,那个时候确实是以日版为尊。但是现在中文市场起来了,而且中文游戏普遍比较保值。同一个游戏,日版从 8000 日元跌到 2000 日元,港中可能 300 块跌到 200 块,甚至还可能反向涨价。

  大多数时候这两派是井水不犯河水,还有很多是井水和河水的杂交“二五仔”,但争论总是存在的 —— 日版玩家总觉得我祖训在此,中文版玩家则认为都“0202”年了,你还给我们谈祖训?

不算邮费的话,这一套初回“卡卡布”三部曲有希望以 300 块买到

  对于廉价的大陆版 PC 游戏“算不算正版”的疑问,蛋糕姐姐的立场非常鲜明:

  “我鄙视这种追求「我才算正版,你不算」的低级趣味。首先,我同时收藏美版和大陆版,并且我也追求首发版,避开再版和廉价版。但我这么做的目的不同,我不是为了追求版本而追求,而是为了最大程度还原历史。在我眼中,芝麻开门系列也很有意义,我照样会买很多收藏……

  我在「定义收藏」方面有自己的标准,但这真的只是个人喜好差异。稍微想象一下 20 年后的玩家会如何看待「数字版」这种原始古老的形式,可能就跟我们现在看待八、九十年代大盒实体版的感觉一样。我并不是在尝试用上帝视角看待这些事,只是觉得这样思考思考会很有意思。”

  正如蛋糕姐姐所述,他最看重的是各方面的历史意义,同等重要的是他对这个游戏本身的喜好程度。如果是美版 PC 老游戏,那它的历史意义就主要体现在游戏行业的影响力,当年的口碑地位,开发背后的有趣故事,以及一个个参与者的故事。

  水虫则将一部分收藏的意义归纳成情怀,他甚至认识一些在正版上开销不少,回头又去寻找盗版的玩家,只因小时候玩过那些游戏。

  而楠雄认为游戏收藏是一种“舒适区”,他收藏 Falcom 的老游戏,是厌恶这个时代画面技术的军备竞赛,越来越高的成本让厂商们趋于保守,内容的多样性反而远不如过去。他巴不得 Falcom 把“卡卡布”或者“空轨”那套引擎一直用下去,用到老死。

  如果回到文首的秘密宅邸、成排的柜子和贴满标签的陈列盒,相信各位已经有了答案。这些表象以及游戏收藏带来的纯粹经济价值,对于真正的收藏者而言可能已经是非常次要的东西了。

| (105) 赞(173)
箱子 游戏时光编辑

重度像素控。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105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