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赛博朋克2077

Cyberpunk 2077

平台

XboxX PS5 Stadia PS4 XB1 PC

发售时间

2020-12-10

游戏基因

动作 角色扮演 科幻 主视角 射击 开放世界 剧情

超梦女郎朱迪的奇异人生

作者 月光胸甲骑兵   编辑 lv6   2021-01-13 17:36:23

玩2077就是为了朱迪~

  *本文包含对《赛博朋克2077》和《奇异人生》系列的剧透。


  对于大名鼎鼎的V,一个什么苦逼活儿都接、什么混蛋都照揍的雇佣兵来说,除了住在她脑子里的双生人格,一个迟早会鸠占宿主意识的无政府摇滚老炮,还有什么能让她深刻体会到夜之城的凶险与危机呢?

  或许我们能从张国荣的一句歌词中窥见答案:“世界有你太可怕,说不出所以因,如要我放弃爱恋你,不准许它发生。”——我揣摩,要么这是作词者为了押韵而放飞自我的手笔,要么此处意指:因为存在着失去挚爱的“你”的可能性,世界才会显得格外可怕。

  这也能解释,当我驱车逡巡于大而无当、空有其表的夜之城时,为何我心上感到沉甸甸的怅然若失之情,以至于介怀数日。在我的V女士与朱迪·阿尔瓦雷兹终于结为恋人之后,她的支线任务便已告一段落。诚然,我还可以不时去她家里,见上一面,老调重弹。但在我剩下的冒险中,恐怕不会再有她坚如磐石的参与和热刀切黄油般的介入;在这无所凭依的冷光都市中,可能再也不会有人记挂着我,随风送上暖意尚存的问候。而那,曾是我最期待的事情,这领悟属实叫人落寞。

“玩2077就是为了朱迪”(图片作者 Del_Streamer)

  伴随着这种强烈的情感体验而来的,是我对自身心理的深层起因的好奇。毫无疑问,首先吸引我的必然是朱迪的美态。但细思之,我似乎能从她身上觉察到一些非常熟悉的东西,让我如此自然找到了与她的相处模式,并认识到她的独特价值。

  追索片刻,我惊喜地从过往的印象中找到了既视感的源头,那是一个与朱迪颇为相像的身影——来自《奇异人生》的朋克少女,Chloe Price(克洛伊·普莱斯)。

Chloe

  尽管她们其中一个存在于超自然的双峰式小镇里,另一个置身于赛博朋克风的哥谭市之中,但若仔细审视一下她们的人生经历,你就会明了,这两个灵魂分享着诸多奇妙的共同之处。甚至连她们闯入主人公生活的方式,都似有相仿。

  再次提醒,以下内容包含对《2077》和《奇异人生》的严重剧透。


I.意外访问

  故事伊始,在V正式认识朱迪,麦克丝认出克洛伊之前,她们之间就已经有过一面之缘。Max Caulfield (麦克丝·考尔菲德) 在入学的第一天,惊恐地窥见了一名蓝发女孩在女厕遭到枪击,却不知那便是染了发的童年好友克洛伊;而V则是在接到委托,第一次来到丽姿酒吧后,在吧台旁边遇见了不发一语的朱迪。在那个时间点,主角们并没有意识到她们的重要性,而是更加关注正在发生的事件和其他人物,丝毫没有预见到二者的人生轨迹将会在未来愈加紧密地交互和缠绕在一起。

异常的相遇

  我依然记得,当时正在和酒保闲聊的我,随口问及丽姿酒吧名字的由来,而在我四下张望之际,一位女郎的侧颜吸引住了我。她背倚吧台,目光低垂,说不上是冷若冰霜还是遗世独立。一杯酒还没喝完,尚未结识的朱迪悄然离开,而委托我办事的艾芙琳·帕克则迎了上来。

沉默的相遇

  一切都是因艾芙琳而起。历经后来种种事变,我逐渐理解了当时的朱迪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在久别重逢的艾芙琳找上门来,向朱迪透露自己要盗窃偷取荒坂公司芯片的大胆计划之后,朱迪虽然同意帮忙,却深知此事的危险程度,所以才会在与V初遇和初识之际,身上笼罩着些许高冷的气场。在艾芙琳主持的密谋小会议上,V和朱迪的眼神第一次相对。随着讨论的深入,V提出要让己方的黑客T-bug参与协助自己,朱迪忍不住爆发了反对意见,认为人越多越容易出岔子,最后仅仅是在V的退出威胁和艾芙琳的劝说下才勉强应允。

  尽管如此,我却毫不反感。在朱迪为V调试超梦设备,引导V进行第一次超梦体验时,我隐隐觉得,这是个温柔的人。我能从她逐渐柔和的眼神,谈及超梦技术时浮现的浅浅笑意,和认真慎重的态度中看出,她和轻浮诡诈的艾芙琳有点不一样。抱有一丝好奇心,我在完成超梦体验后并未急于离去,而是赖着不走,想看看还能不能发生点什么。没想到,朱迪竟然主动发起了额外的对话,问我还有什么事,而我只是怯怯地安慰道,放心,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不过……我们还能再见吗?朱迪听罢,流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回了一句,那要看你还带不带跟班了,例如黑客什么的。

能感觉到温柔

II.读取身份芯片

  这次首次会面埋下了很多伏笔。从种种迹象和叙述来看,尽管秘而不宣,但朱迪自一开始就是以“艾芙琳的爱慕者”这一立场作为自己思维和行动的起点的。作为女同性恋者,她对曾经暗恋过的对象,即艾芙琳,保持着超乎寻常好友的关切,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和保护艾芙琳。而《奇异人生》的克洛伊,也是对与她有相似的理想与叛逆的同校学生Rachel Amber(瑞秋·安珀)一往情深。

  瑞秋和艾芙琳一样,作为被爱慕的对象,是人们眼中天赋异禀的万人迷,在这段关系中占据强势与主导的地位。克洛伊知道瑞秋心怀去洛杉矶当模特儿的理想,于是约定了要一起离开小镇。但离奇的是,瑞秋突然在半年前音信全无,人间蒸发。于是,寻找失踪的瑞秋,便成为了克洛伊与童年好友麦克丝共同行动时的主线之一。

克洛伊与瑞秋

  同样的,在执行完盗取荒坂公司的Relic芯片计划后,艾芙琳不知所踪,V为了处理芯片带来的麻烦,扮演起了和《奇异人生》麦克丝同样的角色,与朱迪一路追查各种蛛丝马迹,和重重黑暗势力大打出手,最后救出了艾芙琳。

  至此,我们可以看到,朱迪和克洛伊一样,都是百合暗恋中的追求者,同时也是失踪的心上人的追寻者。她们的行为逻辑是一致的,两部作品的主人公也不约而同地发现了她们的心意。麦克丝在克洛伊的房间发现瑞秋的照片后,明白瑞秋替代了离开的自己,甚至隐隐有嫉妒之情。V在和朱迪进入义体医生诊所之后,一语道破称,朱迪非常在意艾芙琳,因为她一得知艾芙琳的下落就马上采取行动了。

III.重新加载记忆模块

  主人公们的直觉无比犀利准确,不过,朱迪和克洛伊并不只是怀着寻常的爱慕之情,她们的感情中或许还掺杂着因为过去“被伤害”和“被抛弃”的经历所产生的,寻求治愈创伤和填补内心空洞的渴望。

  首先,她们童年美好的家都因为巨大外力的压迫下支离破碎了——克洛伊最爱戴的父亲死于车祸,朱迪不仅双亲早逝,故乡拉古纳湾的土地还因为政府与公司打算兴建水库而被强行征用和淹没。这两件重大事件,对她们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甚至可以被解读为,导致她们走向朋克,萌生反叛思想的原因。

  从发色发型、服装、纹身到抽烟的习惯(朱迪原已戒烟),朱迪和克洛伊都是标准的朋克女孩,不同的是,克洛伊所受的精神创伤更加严重,这导致她彻底选择逃避、不负责任和自我放纵,消极地反抗着令人失望的世界。朱迪的公寓里满满都是与潜水有关的元素:客厅里巨大章鱼的涂鸦、卧室里潜水女郎的壁画、常用的潜水服等等。她多次想深入水底、重访故乡,却从未成行……故乡已然遥不可及,朱迪选择了追求公义的道路,她当初之所以加入莫克斯帮,是以为他们能给夜之城带来什么改变。

旧日不堪追忆

  其次,除了家庭或家园遭受的毁灭打击之外,朱迪和克洛伊还曾经被所爱之人“抛弃”。艾芙琳一度与朱迪关系密切,但或许是因为被云顶的工作折磨得身心疲惫,后来不再与朱迪来往。这恰好对应克洛伊在《奇异人生》里的经历。克洛伊与麦克丝是童年挚友,但在克洛伊父亲出事那段时间,麦克丝随父母搬去西雅图,她对自己不能留下陪伴痛失至亲的好友心怀愧疚,之后也逐渐与克洛伊断绝了消息。她们的失联让本就不好交际的朋克女孩们又少了一个精神寄托。朱迪转而寄情于超梦的工作,克洛伊则是迷上了瑞秋,后者填补了麦克丝离开的空缺。

  正因为以上这些人生经历,“失去”与“追寻”对她们有非凡的意义。获知了这些背景信息后,我们也更深刻地理解了为何她们对至爱极尽忠诚,即便曾有不满,但始终真心不改。克洛伊把寻人启事贴遍了整个校园,哪怕后来发现瑞秋为了利益曾与弗兰克过从甚密,也没有一气之下就放弃搜寻。朱迪明知艾芙琳一直在利用自己,但却只把她的安危放在心上,为了救人不惜赌上性命、屡闯虎穴。仔细想想,正是她们奋不顾身的精神与真挚恒久的执念,才让人忍不住伸出援手,爱意渐萌吧。

IV.升级情感交互权限

  本该是孤身一人的追寻,变成了两个人的结伴同行。主人公们本可置身事外,却选择仗义出手,倾力相助,这对她们来说意义匪浅。后知后觉,主人公们已经悄然驶近了她们内心世界的中央站台。

  朱迪对V越来越友善,甚至给人以对谁都平易近人的错觉。当V调侃地问及朱迪干嘛不去当莫克斯帮的老大时,朱迪不禁发出了动听的笑声,尔后温柔地注视着V,淡淡地说道:“绝对不可能。谢谢你,V,不过我还是去玩我的超梦吧。……你可能还没注意到,我不喜欢和人打交道。”——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这种只向我开放的特殊待遇、只向我展示的独特一面,更加让人心动神驰的了。

你是特别的

  当我凝视深渊时,大气层也在凝视着我。一直在V的大脑里白吃白住的隐秘第三者,罗伯特·强尼·林德不失时机地出来指点江山:她看你的眼神,总让你心里痒痒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当世界越来越高度信息化,无处可逃的信息轰炸和远程通话令人徒感焦虑与孤独。能让我感到放松自在的联系人寥若晨星,其中要数朱迪最得我心。每次看到她那致敬《攻壳机动队》的联系人头像亮起来时,令人感到欣快的多巴胺就会在我的体内激增。忙完工作的空隙,我有时给朱迪打去电话,只为了听听她亲切的声音,抑或与她展开新的对话,而朱迪几乎从不拒接,即使聊的事都无关紧要,她也只是温情脉脉地说上一句,和你聊,我有的是时间。

灵魂在飞舞

  因为朱迪,我在这个空虚空洞的夜之城(我喜欢管它叫椰汁城)里寻得了“有所期待的生活”。除了她之外,没有谁会那么频繁地在给我的短信里使用颜文字,也没有谁会那么乐于与我分享生活的琐事,让我每次打开短信之前都会猜测接下来的情绪,到底是有趣、温心还是雀跃。这愉悦的体验,丝毫不亚于麦克丝和克洛伊那些有爱的日常短信。

V.检测到义体过热

  命运不久收回了它的慈爱。朋克少女们的追踪之行似乎注定了要悲剧地触礁。克洛伊在神秘力量的指引下,找到了心心念念的瑞秋的遗体。朱迪虽然救出了垂死的艾芙琳,但后者却在多方的身心折磨下精神严重受创,一蹶不振,最后趁朱迪外出时自寻短见。

追寻的终点

  主人公们见证了朋克少女们无法守护心爱之人的凄绝恸哭。愤怒激使她们亮出复仇之刃,却也诱使她们误入了致命的歧路。克洛伊带上手枪,直奔重大嫌疑人富家子内森而去,却不慎中了幕后元凶的暗算。朱迪将性偶芯片改造成格斗大师芯片,打算带领伙伴打破虎爪帮对性偶会所云顶的控制,一报他们出卖艾芙琳之仇,但她自己的方案并不能阻止虎爪帮的反攻倒算。

  从本质上讲,朱迪和克洛伊都是情绪化的,也是浪漫的。惟其情绪化,克洛伊才免不了时不时引发冲突,朱迪才会如舞子所说,试图改变体制,却往往一时冲动而计划不周;惟其生性浪漫,克洛伊才会在潜入校园调查的夜晚,一时兴起拉着麦克丝跳入无人看管的泳池嬉戏,一如朱迪终于邀请V到故乡拉古纳湾一起潜水,首次开始录制构想已久的双人意识同步超梦。

  不过,也因为如此,一味顺从她们的意图,未必是最好的选择。在解放云顶行动中,舞子突然打乱计划,表示自己要加入虎爪帮,取代原先管理云顶的弘美。朱迪凭直觉认为舞子出卖了自己,坚持要干掉在场的虎爪帮老大,让云顶完全独立。倘若照做不误,V有机会得到朱迪芳心暗许的香吻,但云顶将来也恐怕难逃报复之灾。思虑再三,V同意让舞子来管理和保护云顶,但严词拒绝了舞子的收买。祸害云顶的弘美被虎爪帮老大抹杀,从此云顶只交保护费而不受虎爪帮干涉。朱迪虽然并未如愿,但冷静下来后却也承认,生活免不了妥协,也许接受现实也是一种出路。

VI.正在传输程序“意义”

  人生已多风雨,若终究反抗无果,至少还可以选择远走高飞。克洛伊渴望逃离小镇,将往日所有不堪抛在身后,而朱迪最后也萌生了离开夜之城的念头。但在历尽变故之后,她们心底仍旧遗留着最后一缕希望,那就是与一直守护在身边的人共进退,寻回继续下去的意义。

做出选择的时刻

  我亦是如此。混迹于这个科技发达、物质泛滥、贫富断层、人际疏离、情感冷漠的赛博朋克之城,能够令我免于堕落为拖着破烂义体踽踽独行的行尸走肉,抑或崩坏为杀人无度的赛博精神病的,是我出人头地、混出名堂的野心,还有那些为数不多的逐渐向我解开防备、开始互相记挂的真心。

  我曾对人们说,我要成为夜之城的传奇,可是当我喝着伏特加加冰、青柠汁、姜汁啤酒还有一点点爱调成的鸡尾酒时,却想象不出自己被冠以“真正的大人物”之名时的心情。我只记得杰克临终倚靠在我身边,只能回忆起他缓缓呼出的湿热气息,越来越安静。

  我在水边挨着朱迪坐下,听她问起,你我到底要去向何方。我坦白了自己的希望,但愿这便是美好生活的开端。朱迪的笑靥在晨色中微微发亮,她说,我本决意要走,但此时此刻,我开始觉得夜之城就是我的归宿。

  可是朱迪,你所不知道的是——你才是我的归宿。你让这座城市有了意义,你完成了我的传奇。

能感觉到期许

  如果可以选择,我会让同行的经历永不消逝。倘若开端即是告别,分离的风暴或早或晚在我的世界肆虐其实并无区别,只不过是印证了我的畏惧与心结。

  就在我将失落埋藏,怀揣着记忆前行之际,我竟又不期然地收到了来自那位城市之光的短信:谈到了超梦,谈到了我们,寄寓着思念的话语,行行无价,字字如金,预示着一切尚未完结。

  那份得以延续下去的期待,正如泰戈尔的诗篇一般:“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久了。”


| (24) 赞(54)
月光胸甲骑兵 UPTEAM成员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24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