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联盟

League of Legends

DOTA2

Dota 2

星际争霸2:虚空之遗

StarCraft II: Legacy of the Void

反恐精英:全球攻势

Counter-Strike: Global Offensive

游戏玩家的“职业病”

作者 果其然   编辑 箱子   2021-04-26 09:26:14

你得病了吗?

  “最近有没有这样的感觉,你身体的某个部位,和以前不同了?”

  “没有啊,要说变化,我就是觉得我这个脸啊,是越来越大了。”

  “知道为啥吗?因为你下边的神经末梢坏死,把上边憋大了。”

  这是小品《卖拐》的台词,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让人忍俊不禁。但如果对话的对象换成另一人群,氛围可能就没那么欢乐了,比如:我自己,或者说“游戏玩家”。

  谈到“职业病”,对普通玩家来说最有可能发生变化的部位是手。

  众所周知的病症是“鼠标手”,医学上称为“腕管综合症”。症状是食指、中指持续性或间歇性的疼痛,同时伴有拇指肌肉无力的感觉。该病的病灶在于外力压迫了人体手部的正中神经,病因主要在于敲击键盘、使用鼠标的频次过量,逐渐使相关器官产生病变。

  这当然不局限于特定人群,它是现代人的一种常见病。但对于那些长期打 RTS 或者 FPS 的人,患病的比率则更为普遍和严重。比如著名的 FPS 电竞选手孟阳,就曾不止一次透露自己的手腕和手指有诸多伤病。

  相比于“鼠标手”,“弹响指”(扳机指)则是更容易忽略的病症。医学上称为“手指屈肌腱鞘炎”或者“狭窄性腱鞘炎”,具体的的表现是患者在屈、伸指活动过程中,掌指关节掌侧感觉酸胀、疼痛,严重者会出现弹响(异响),甚至绞锁,导致屈伸手指的功能障碍。

  顾名思义,长时间使用手柄的玩家有这种风险,他们常常会认为稍微休息一下,做做手指运动就可延缓或者避免该病症的发生。

  无论是“鼠标手”还是“弹响指”,手指病变最终会反馈在手臂处,导致大概率罹患上“网球肘”,用力抓握或者提举物体之时,都会感到患部剧烈疼痛。同时因为手指和手臂功能受限,也会逐渐致使肩膀、颈椎乃至整个脊椎受力的不均匀,于是颈椎病、肩周炎,肩袖损伤等等疾病不请自来。

  我相信绝大多数玩家都维持着健康的游戏习惯,或许只有聚焦于一部分特定玩家才更能看出问题,比如根据《职业电竞选手常见的健康问题》一文中的论述:

  电竞选手会因手指和手高强度的重复运动导致腱鞘炎、手腕肿胀、疼痛……比起手腕等方面的问题,更严重的还是腰椎与颈椎方面的问题,其中腰椎的问题占了健康问题的 20%。

  而据美国洛杉矶外科专家 Levi Harrison 的统计结果表明:这类人群手指和手臂的患病概率,仅次于 MMA 职业格斗选手。

趁年轻多挣点钱

  值得思考的是,以上疾病在早期的时候其实相对容易预防。比如弹响指和鼠标手,如果能做到每 1 小时休息 5-10 分钟,以及在休息期间活动一下手指的话,患病概率会低得多。

  但事实却令人感叹,75% 的电竞选手普遍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职业病,与电竞产业高歌猛进、选手再创佳绩的恢弘场面相伴,是选手们被健康问题一再困扰的新闻:S9 世界赛冠军打野、FPX 电竞选手 Tian 因压力导致身体不适,暂离赛场;《英雄联盟》知名选手 Uzi 因为身体原因多次缺席比赛,最终遗憾退役。


  “玩游戏的时间太久”是重度玩家和电竞选手们被伤病困扰的重要原因,每天训练 12-15 小时以上是他们的日常功课。一个颇有意思的案例,大概可以从侧面勾勒出问题的面貌。

  RNG(皇族电子俱乐部)每年暑假期间都会举办电竞夏令营,报名数几乎每年都爆满,有不少父母主动报名。如果你认为这一现象,完全是因为“他们支持孩子当电竞选手”就大错特错了。

  有一部分父母反而是想通过真实而残酷的训练过程证明,自己的孩子吃不了这碗饭,和最近兴起的“电竞劝退”业务的逻辑一样。结果也正如他们所料,该夏令营的劝退率达到九成,甚至第一周就有 70% 的人主动申请退出,于是“电竞夏令营”成了“梦想破灭营”。


  这或许能够说明,如果把打游戏当成一项事业,它早已成为堪比竞技体育般艰苦的职业。而除了训练强度都较为极端之外,与竞技体育更为相似的是选手们的年龄。

  根据 LPL(英雄联盟职业联赛,League of Legends Pro League)职业选手的数据:平均年龄为 21.1 岁,辅助选手平均年龄稍大,达到 22.1 岁,而打野选手的平均年龄最小,只有 20.6 岁。若是不考虑竞技项目的差别,电竞选手的职业年龄大体在 18-24 岁之间。原因在于人的反应能力、学习能力在这一年龄区间之内提高的水平最快。这一现象驱使选手们进入职业化训练的年龄会更加提前,几乎在 14-16 岁甚至更早。

  年龄是把“双刃剑”,有利于玩家竞技水平的迅速提高,却不利于身体的健康发育,尤其是在接受高强度的训练之时,还未全完发育成熟的身体更是不堪重负,促使伤病的发生几率和程度越来越高、越来越早、越来越严重。

  除此之外,就刚刚接触职业训练的玩家们来看,他们普遍抱着一种不太成熟的心态。比如我采访过几个本地中下级战队的电竞选手,“趁年轻多挣点儿钱,至于伤病啥的其实不重要”是他们的普遍看法。

要钱还是要命

  职业病的问题,远远不是身体层面那么单一。长期面对高节奏的训练和比赛,加上更为直观的商业效应,使得大多数选手经常处在紧张、郁闷和焦虑的心理环境里,早就不是手指和手臂这种在常人眼里看来“不太严重”的疾病能够覆盖的了。

  简自豪,英雄联盟职业选手(ID:RNG.Uzi),他的高光时刻是 2018 年的雅加达亚运会,为中国队夺取两金一银。这使他当时在微博的热度一度超过了游泳运动员孙杨,为电竞运动的普及和推广做出了不可估量的贡献。但简自豪在 2020 年就正式退役,原因在于而二型糖尿病,在他这个年龄区间不算常见。

  致病原因与体力活动不足、高压的环境因素有着紧密联系,与此同时作息不规律所导致的高血压以及高热量饮食,也是该病的重要诱因。

  我们也不该忘记刘斌(ID:ACE),作为电子竞技界的前辈,ACE 在 2012 年的星际世界总决赛上,几乎凭借一己之力为中国队拔得头筹。但刘斌告别我们之时年仅 29 岁,此前他曾饱受相关疾病的困扰,而同等令人悲痛的名单其实一直在增加:格斗选手 Terrance Moore、《Dota》选手 Sharky,《英雄联盟》选手 k0u。

  以上电竞选手的辞世,不能完全说明得病和长时间打游戏的因果关系。但从统计学的角度来看,越来越多的玩家,确实正在罹患一种更为可怕的职业病 —— 自发性气胸。比如《CS:GO》选手 gla1ve、《守望先锋》选手 Janus、《英雄联盟》玩家 Hai Du lam、《星际争霸2》选手 sC、《英雄联盟》职业选手 Mylon。

Hai Du Lam,在 2014 年他因肺部塌陷缺席了在巴黎举办的重要比赛

  该病是指因肺部的器质性病变而导致组织和脏层的胸膜直接破裂,或者靠近肺部表层的肺大疱、细微气肿疱破裂,最终致使肺部和支气管内的空气逸入胸膜腔。

  起初他们的症状是感到胸部和肩部尖锐性或者放射性的疼痛,有时伴随呼吸突然短促和疑似心跳过速的症状,发病时轻微者会呼吸异常和困难,重症者迅速危及生命。

打游戏还能打出病?

  之所以要钱不要命,除了行业的特点,以及年轻选手自身对于健康的漠视之外,还有外界尤其是医学界对于“游戏职业病”的重视程度不高。

  粗暴点说,就是孩子们不懂事,大人们也不咋滴。

  根据我对一些地方电竞选手的采访,和传统体育不同,队医基本是“隐性缺席”,即每个战队都有队医这一编制,但具体是谁,做了什么,应该做什么,选手们都表示不太清楚。

  普遍的情况,是队医大概一个礼拜来一次,而且是兼职的,既没有就“职业病”问题给选手们进行针对性的检查、治疗,康复过程,更没有相应的知识普及。

  在准备文章相关材料的过程中,我也咨询了五位医生,其中三位对“电竞”几乎一无所知,其余两位知晓“电竞”,但对“打游戏导致的职业病”则报以质疑。他们的回答出奇的一致:“打游戏还能打出病?最多就是近视吧。”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以上五位医生皆为我的同龄人,不算太老也就 30 来岁。

  这种情况并非国内独有,外国也频频发生。

  Lindsey Migliore 是美国医生兼玩家,她结合自己的游戏经历和职业积累出结论:玩游戏同样会遇到有关身体健康的困扰,无论生理还心理,无论是肌肉组织病变还是器官病变。

  几年之前,她参加了一场相关话题的医学会议,她的理论竟然让在场的许多医生感到困惑,一半以上的与会者,都认为她在开玩笑,Migliore 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他们认为这个概念太搞笑了,不就是玩电子游戏嘛,竟然还会高概率致病?”

Lindsey Migliore,纽约理工大学医学士

  如果你仍然有兴趣的话,还可以查询一下有关“电竞和游戏职业病”的医学研究,无论国内外,相关资料都少得出奇,即使职业电竞选手们遭受各类病痛折磨的经历曾经多次被各大网站详细报道,并且早已被业内以及诸多玩家所熟悉。

  另一方面,却是电竞的商业价值和影响在一路走高:2020 年,全球电竞总收入 9.5 亿元美元,中国电竞产业的利润值 3.85 亿美元,占据全球电竞产业利润值的 35%,首次位列世界第一;全球电竞受众 4.95 亿,中国占到 3.6 亿,同比增长 2500 万人次。

  两相对比,实际反应出了电竞行业的现状:每年都在刷新商业价值记录,但行业地位却没有同步提高,以及依然没有获得其他行业的广泛承认和重视。

健康的意义

  游戏和电竞行业或许无需刻意迎合主流的价值观念,但这并不等同于要背离其他行业的基本发展逻辑,尤其是从职业病的角度考量。

  比如电竞一直对标的是传统竞技体育,甚至已经成为竞技体育的一个子集,但就职业病的治疗和后续保障水平来看,与传统竞技体育依然有着相当大的差距。

  也许可以把责任推给“行业还年轻,还需进一步发展”等等理由,但单就游戏和电竞行业的破圈速度和商业规模衡量,一直标榜自己“还年轻”也许已经不那么有说服力了。换句话说,不能一直博得时代高速发展红利的同时,却一直推脱应尽的责任与行业义务。

  针对职业病的问题,在游戏和电竞行业内部应引起更高的重视,以及采取更为有效的措施,最起码做到和自身的体量相配,这大概不是件特别困难的事情。

  好在这样的事情已经有人开始做了:在上海,同济大学附属彭浦新村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启动了“职业人群健康管理项目”,并且与 QG 战队的 14 位竞技选手,进行了“一对一”式的家庭医生保障项目,通过建立健康档案、问卷调查、心理咨询,开展免费健康评估等措施,对电竞选手进行了全方面的职业病干预。

电竞选手在彭浦新村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体检 

  而在今年 1 月,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正式颁布了《电子竞技运营师》和《电子竞技员》的国家职业技能标准,该措施的重要作用之一,就是从“职业定性”的源头,为电竞选手和相关从业人员提供了保障和保护,使得“职业病”问题有了政策的依据和前提。

  当然,以上工作刚刚开展,还有技术、程序、细则方面的各种瑕疵,要想持续有效的进行下去,还需面对各种现实的情况。但有些事情是不得不做的,毕竟以人为本,健康快乐,本该是电子游戏的重要前提。


  参考资料:

  艾瑞咨询:《中国电竞行业研究报告(2020年)》

  闫平平: 《电子竞技运动专业选手身体成分及影响因素调查分析》

  CHRIS BARANIUK:《Doctors are finally taking esports injuries seriously》

| (54) 赞(93)
果其然 特约作者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54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