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斯塔利亚传说 亡国骑士与星辰巫女

ヴェスタリアサーガ 亡国の騎士と星の巫女

平台

PC

发售时间

2019-12-27

游戏基因

策略 角色扮演 模拟

草原王国的百态众生|《维斯塔利亚传说》志(四)

作者 Mr.苦劳   编辑 苏活   2021-07-06 16:20:12

倒数第二期啦。

  编注: 本文由 @Mr.苦劳 撰写,为加贺昭三创作的《维斯塔利亚传说 亡国骑士与星辰巫女》游戏故事梳理,全篇共七万余字。考虑到篇幅过长,为减轻大家的阅读压力,以连载的形式分五篇呈现。

  大家可以点击此处阅读前文:第一篇 第二篇 第三篇

  本文为第四篇,向大家介绍游戏当中的索利斯王国,讲述这个王国经历的一番动荡,以及动荡之中相关联的人们。


草原王国索利斯

  索利斯王国大部分国土都是草原,以游牧为生的无数马上部族在各自的地盘里随心所欲地生活。两百多年前,名为阿穆索利姆的英雄现身统一了草原部族,建立了全新的王国。这也是七大王国中唯一没有继承乌达加尔血脉的国家。

  索利斯王朝以重地哈拉尔为首都,掌控了草原部族。但原本就拥有强烈独立倾向的草原人民,几乎没有对王室的忠诚可言。近年来各部族间纷争不断,一方面是因为王权在逐渐失势,另一方面则是去年秋天强大的部族奥尔达姆举起反旗,并且伙同多个部族掀起叛乱。第17代国王卡拉姆在叛乱中战死,奥尔达姆族长塔姆提尔自称索利斯王(但维斯塔的教母涅丽并不承认)。

  卡拉姆王的弟弟吉斯卡尔原本已经出征参加弗利斯特战役,但在得到消息后急忙回国,拥护王子希尔汀占据了西方的绿洲村庄马拉亚。

  现今索利斯实力最雄厚的五大部族为奥尔达姆、马拉亚、哈尔吉特、希福特和奈曼。


马拉亚部族

  马拉亚是王弟吉斯卡尔的领地,也是历代索利斯王家的直辖领地。以马拉亚为中心,周围聚集着许多村落,马拉亚也因此拥有足以与其他公国匹敌的实力。现任马拉亚公爵为吉斯卡尔。


吉斯卡尔

  蠢货!你听信了这种谣言,还侮辱公子?希尔汀,你什么都不懂。泽克斯将军正因为相信塞特公子,才会将公主和国家的未来托付给他。我和泽克斯将军可是生死之交,比任何人都了解他。何止是维斯塔利亚,就连整片大陆上也找不出如他这般智勇双全的英雄。

  那位泽克斯将军怎么可能把国家的未来托付给胆小鬼?你觉得我的眼睛是瞎的吗?你不仅侮辱了公子,还侮辱了我!我说过很多次,你要成熟一点,你可是索利斯王国的国王。因为夺回王宫前无法加冕,所以你现在还是王子,但这个国家你才是唯一的王者。要胸怀大志!不要听信谣言!

  当得知希尔汀轻信了路边谣言而嘲讽塞特是抛弃兄长、逃离祖国的胆小鬼之后,吉斯卡尔当着塞特的面,毫不留情地将希尔汀训斥了一顿。

  在前代国王战死之后,身为王弟的吉斯卡尔无论在实力还是威望上其实都可以自立为王,但他却选择了尽忠职守,拥护自己的外甥希尔汀为下任索利斯国王。而对这个外甥,吉斯卡尔是相当地严厉。

  希尔汀的母亲,也就是先王卡拉姆的王妃是从塞尔伦大陆的名门贵族中选来的。而当时前去迎接那位女性的正是吉斯卡尔。有传言说,不知道年纪轻轻的二人在路上发生了什么,但吉斯卡尔之所以对无能的国王如此忠诚,正是源于他对兄长的愧疚之情。明明是自己更有为王的资质,却一直在支持着希尔汀王子。他至今为止都没有迎娶正室,可能是因为他到现在仍然爱着已故的王妃……

  但无论传言怎样散播,都影响不了吉斯卡尔。他说过不会做出背叛已故兄长的事,绝对不会成为索利斯的新王。无论如何,都会将希尔汀扶上索利斯的王座。

  吉斯卡尔有着草原男儿的豪迈,当他得知塞特的来意时,很爽快地同意了塞特的合作请求。他提议夺回被叛军占领的王都,只是如果同王都的塔姆提尔开战,最大的隐患便在于会被南面的希福特部族从背后发动攻击。

  就吉斯卡尔的处境来说,无论如何也要与位于最南面的哈尔吉特达成同盟来消除希福特部族的威胁。

  然而就像上天的安排,哈尔吉特因公主被绑架事件而与奥尔达姆和希福特正式宣战。吉斯卡尔没有理由错过这个好机会,他们与哈尔吉特结成了同盟。

  不仅如此,赫伦还帮忙抢回了奈曼部族领导权。虽然吉斯卡尔因出于担心而将赫伦训了一顿,但不可否认,通往王都哈拉尔的道路已经打开。

  另一方面,奥尔达姆出动了大军报复背叛的奈曼部族。面对前来求援的斯特依拉,吉斯卡尔决定出兵救援奈曼,同时他提议让塞特的骑士团带着希尔汀奇袭王都。他会拖住奥尔达姆的主力军,而此刻的哈拉尔只剩下塔姆提尔和一些守城部队,这是个拿下王都的好机会。

  为救援奈曼族而向东进发的吉斯卡尔军在哈拉尔会战前两天遭遇了贾姆兰的奥尔达姆大部队。他们旋即开始交战,但数量上占据优势的贾姆兰军逐渐占了上风,吉斯卡尔自己也岌岌可危。但就在此时,赫尔姆将军率领的3000余名哈尔吉特军从南方出现,加入战局。这次奇袭逼退了奥尔达姆军,吉斯卡尔的马拉亚军也得以摆脱危机。

  人数势均力敌的两方势力,于次日在奈曼北方的草原展开了会战。而会战尚未结束,就接到了王都陷落的消息。丧失了战意的奥尔达姆兵开始向北逃窜,贾姆兰将军只能亲自殿后,保护士兵回归本国。吉斯卡与赫尔姆的联军也展开追击,但贾姆兰巧妙的撤退战术令士兵疲惫不堪,只能放弃追击,返回哈拉尔城内。

  当天夜晚,吉斯卡尔与同盟诸侯穿过了哈拉尔的城门。市民们因英雄的回归而狂喜不已。那天的哈拉尔充满着喜悦的气氛,饮酒与奏乐的声音持续了一整个通宵。

  吉斯卡尔原计划亲自率领部队讨伐奥尔达姆残部,但据情报,邻国斯菲亚王国正在西侧国境集结军队。该国目前新王刚刚继位,政局尚不稳定。也许是打算趁着索利斯因内乱而疲惫之时发起侵略战争。最后,希尔汀主动请战,代替叔叔出征,而吉斯卡尔则留下以防斯菲亚的不轨。

  索利斯内乱平定之后,吉斯卡尔原本打算在希尔汀正式即位后亲自率领军队协助塞特公子夺回梅莱达,还清人情。不过希尔汀却希望替他出征。但是国家不能无王,那样国民无法安心,还会引来他国的嘲笑。

  我已经累了。事到如今还要把当国王这种麻烦事推给我吗……

  在希尔汀和爱涅莉亚的共同劝说下,吉斯卡尔最终还是同意了暂任国王的提议。不过他提出了三个要求:其一,希尔汀一年内必须回国继承王位。其二,爱涅莉亚要陪在希尔汀身边辅佐他。其三,等他们两人回国后,爱涅莉亚要嫁给他,成为他的妻子。

  希尔汀答应了吉斯卡尔的要求,他的加冕仪式推迟到一年后。在这期间由吉斯卡尔摄政,维持公爵的身份管理国家。



希尔汀

  希尔汀站在远处遥望王都哈拉尔。他是索利斯王子,未来的国王。去年,希尔汀冒死从哈拉尔逃了出来。现在,塞特将夺回王都作战的指挥权交给了他。

  号称固若金汤的哈拉尔之所以沦陷是因为市民里有内奸。内奸在战斗时打开了城门,直接导致了索利斯王家的败北。

  可怕的是,背叛的市民不只有一两个。当时大量市民发起了行动,就连一些卫兵都参加了叛乱。这一切都源于先王的残暴统治。塔姆提尔之所以能成功谋反,全都是因为先王失去了民众的支持。

  先王深受国民憎恨。国民们心中的领袖不是先王,而是吉斯卡尔。其实吉斯卡尔也经常向先王进谏,劝他善待国民,但当时他出兵去救援梅莱达了,没人能阻止先王。

  先王逮捕了许多反抗他的人民,并将它们公开处刑。那时候先王毫无疑问已经不正常了。希尔汀也劝说过他许多次,但却被说小孩子不许插手,还将他赶出了王宫。有好几百个人因莫须有的罪名而被杀害。整个城市都充满了怨气,到现在也未能消散。奥尔达姆就是那时候趁机入侵的。居民们狂喜不已,主动将他们迎入城内。

  最后,先王和追随他的贵族们都被公开处刑,成功逃离王都的只有希尔汀和赫伦,以及少数几个侍从。他们为了逃避塔姆提尔的追杀而辗转逃亡各地。国内对先王抱有恨意的人不在少数,无论逃亡哪里,心灵都无法获得平静。直到吉斯卡尔回国,希尔汀才终于得以睡上一场安稳觉。那都已经是王都陷落半年后的事了。

  希尔汀从父王被叛乱的奥尔达姆军杀害开始逃亡,直到现在一直受到叔叔吉斯卡尔的保护。他的母亲曾是塞尔伦大陆的名门贵族,嫁到索利斯后,在生下希尔汀的第二年就因病去世了。似乎是遗传了母亲的相貌,希尔汀长相秀美,属于标准的美男子。

  刚开始的时候,希尔汀有点看不起塞特。他嘲讽塞特是抛弃兄长、逃离祖国的胆小鬼。但是跟着塞特几次仗打下来,尤其是经历了哈拉尔战役之后,希尔汀仿佛完成了蜕变,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在王都的大厅里,希尔汀主动伸出手,问塞特是否可以成为朋友。

  伦也说与塞特公子的相遇是希尔汀展现真正自我的契机,现在的希尔汀才是真正的他!

  希尔汀从小看着父亲长大,国王这种东西有多么愚蠢而又可恨,他再清楚不过了。父王曾经被许多人憎恨、嫌恶。也正因为如此,他对那些反抗之人施与残酷的刑罚,最后走向了无比悲惨的末路。

  希尔汀自觉是这种父亲的儿子,既没有叔叔吉斯卡尔那样的才干,也没自信给人们幸福。到最后只会变成父王那种无能的国王,让国民深陷痛苦之中……所以他才一直不想登上王位。虽然尊敬叔叔,但他对听从吩咐当上国王一事及其抗拒。

  而现在,他的想法在不知不觉中稍稍有了些改变。

  夺回王都之后,希尔汀率领的总数约1000名的联军从哈拉尔城出发北上,讨伐奥尔达姆残部。总指挥由他亲自担任,并且仅用了三天就完成了任务。

  希尔汀率领的镇压部队成功凯旋回到了王都。而在王都哈拉尔,为了庆祝索利斯统一和王子凯旋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庆功会。

  虽然索利斯国内的问题依然堆积如山,内乱的余波尚未平息,部族的对立也还没彻底消除。但是索利斯拥有了希望,王子的成长为国民带来了希望,而守护、培养他的王叔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更是无可比拟。

  原本在庆祝索利斯平定内乱的宴会结束之后,希尔汀便会即位为国王。加冕仪式的准备也已经完成……但是希尔汀向吉斯卡尔提出请求,希望能给他一点时间。

  希尔汀从小看着先王的统治长大,他确实犯下了许多错误,死后也依然是被国民所厌恶的暴君。但希尔汀觉得自己的父王也并非出于自愿而如此蛮横的。他也曾以自己的方式,试图努力去当个好国王。但他的见识仅限于狭窄的宫殿之中,缺乏相应的知识与经验。所以无法看穿臣子的险恶用心,最后被人操纵于鼓掌之中。

  吉斯卡尔还在的时候还不用担心,希尔汀定能在他的指导下当个好国王。但是当吉斯卡尔不在了之后,那时希尔汀又该怎么办呢?也许会像先王那样被充满恶意的臣子所欺骗,因为现在的希尔汀自觉和先王一样毫无经验。从未离开过索利斯,一直作为王子养尊处优,所知的只有那个狭窄宫廷内的事。

  希尔汀想成为索利斯引以为豪的国王。但现在经验不足,所以他请求吉斯卡尔再给他一点时间。希尔汀想协助塞特公子和帝国战斗,帮助他复兴梅莱达。毕竟塞特公子对索利斯有恩。他希望吉斯卡尔能将这个机会给他。在自己远征期间,希尔汀还希望吉斯卡尔能成为下任国王。他答应一定会平安回国,继承王位,成为被国民所爱的英雄国王。为此,希尔汀可以向上天与吉斯卡尔发誓。

  经吉斯卡尔同意后,希尔汀协助塞特一起成功解放了他的祖国雷迪沙。之后,因战略目标和行军的需要,希尔汀的部队和塞特兵分两路。他为了解放被关押的俘虏,沿着雷迪沙的山路向东北方向前进。行军至第四天时,终于到达了拉德彼亚山的腹地。

  拉德彼亚俘虏收容所被称为囚犯们的墓穴。被关在那里的俘虏与犯人,都会成为特雷尼亚斯私人的奴隶工人。

  那座收容所原本是个采金矿的基地,拉德彼亚自古以来就是有名的金山,它的产量可以和整个帝国的产量匹敌。特雷尼亚斯知道这件事后将矿山占为己有。因此他也成了大财主。

  特雷尼亚斯用军队接管了矿山,原本在这里工作的矿工们都十分害怕,纷纷逃离了这里。没有工人令特雷尼亚斯头疼不已。于是他将矿山基地改建为俘虏收容所,将俘虏和犯人作为劳动力进行使用。即便犯人因过度劳动死去也没法抱怨,也不用付给他们报酬。对他而言是廉价又便利的奴隶。所以,现在这个矿山基地名义上是帝国管辖,实际则是变成了特雷尼亚斯的私人财产。

  收容所有犯人大约五千,驻军大约一千。其中负责看守犯人的大约有五百名士兵,另外五百人负责收容所内外的警卫。收容所的所长是个冷酷且小心眼的人。通常他不会到施工现场来,总是待在总部自己的房间里享乐。

  原本解放收容所之后,希尔汀的计划是直接敢去王都雷基纳支援在那里的塞特公子……只不过,现在出了点意外。

  维斯塔的天圣骑士亚斯兰队长这时赶来求助。离拉德彼亚收容所不远的雅尼斯遗迹内,邪恶的玛格库兰教团绑架了大地巫女妮娜,正准备复活炎之冥界龙亚顿古罗波斯。她原本是来寻求塞特公子帮助的,不巧的是,他现在不在这里。

  十万火急的情况下,希尔汀将救援的请求答应了下来。他将支援塞特的任务托付给了泽克斯将军,自己应亚斯兰的请求率军东进。

  三天后,希尔汀终于抵达雅尼斯神殿遗址。地下神殿的入口已经搭起许多帐篷,大量伤病正在接受修女的治疗。修女沉痛地告诉希尔汀,斯福尔扎队长已经率领200余名部下进入了地下。但是现在已经战死了一半以上,这样下去必然遭到全灭……于是希尔汀沿着神殿骑士团的路线也进入了地下迷宫。

  冥界龙的强大令希尔汀感到震撼,还好那个恶魔并未完全苏醒,希尔汀利用神圣武器将其打回了沉睡的状态。遗憾的是妮娜变成了石像,只能先由斯福尔扎队长护送回神殿国。

  重新整顿好兵马的希尔汀急奔向雷基纳,并于关键时刻加入战局,与塞特完成了汇合。两人齐心协力,完成了对特雷尼亚斯的讨伐。

  解放了梅莱达之后,希尔汀决定第二天下午便启程回国,完成当初和吉斯卡尔的约定,加冕索利斯国王。

  相比在战场上愈战愈勇的希尔汀来说,在感情方面可能真的就完全不擅长了。因赫伦老是把他当小孩子看,平时也没少和她拌嘴。但当他听到哈尔吉特要将自家的公主许配给他时,心中第一个想到的却是赫伦。希尔汀对赫伦的感情因各种各样的原因始终不知该如何表达……

  关于和莉提娅的婚约,希尔汀最后的决定是解除婚约。对哈尔吉特王也会郑重致歉,不会因此导致两国交恶。



爱涅莉亚

  爱涅莉亚十四岁的时候就被先王招入了他的后宫。在被招入宫殿的当天晚上,她就被侍女带到了国王的寝宫。

  那是爱涅莉亚第一次见到先王。在年幼的她的眼中,那个人就像魔王一样……猪一样肥胖的身体、牛一般庞大的脸、狼一般淫猥的舌头……这每一样都令她难以忍受,并不由地祈祷起来。祈求着神能将自己从这个怪物的手中救出……

  然而,爱涅莉亚那忘我的祈祷却传入了国王的耳中。国王愤怒不已,他狠狠地踢打她,将她吊起来狠狠地折磨,直到失去意识……然后就将爱涅莉亚丢到了城中的妓院中。国王命令妓院老板每天晚上都必须让她接客,否则就砍他的头。

  将爱涅莉亚推入地狱中的不是其他人,正是希尔汀的父亲。

  于是爱涅莉亚下定决心,等到第一个客人出现,就用藏起来的短剑刺向自己的胸口……就算死也不能遭人侮辱。

  第一个客人是个三十岁左右的高大男人,他的面容粗野而可怕。爱涅莉亚紧握短剑,开始了最后的祈祷……

  可是,那个男人却这么对她说道:自己是个猎人,但喜欢观测天体。只要一有空,就会教村里的孩子们看星星。对星座的神话也十分感兴趣。从这个房间的窗户也能看到星星。可以的话也给你讲讲吧……应该不会很无聊。

  这突然的话语令爱涅莉亚一时哑然,惊讶得忘了自己手中握着的短剑。

  他站起身来,从那小小的窗户探出身子,仰望夜空。那样子实在与他高大粗野的形象不太相称。

  爱涅莉亚不由得笑了起来。

  而他就这样头也不回地对着夜空说了起来。虽然样子有些好笑,但他所说的神话都十分动人,爱涅莉亚不由得听得入了神。尤其令人感动的是被魔王囚禁,一心求死的公主亲手开拓命运,获得了幸福的故事。夺回了自由的公主与英俊的骑士结合,还生下了孩子,过上了幸福的日子。这令爱涅莉亚感动得全身发抖。

  他一直说到了天亮,最后这么说道,等到了晚上,就看星星吧。每一颗星星上都住着神,神绝不会抛弃善良正义之人。

  爱涅莉亚直到很久之后才察觉到那个男人就是吉斯卡尔公爵。

  公爵在那之后也多次来访,给了她活下去的希望和勇气。另外,应该是公爵大人吩咐的吧,妓院老板对她也很好。虽然无法离开妓院,但也只让她做舞女,一直在妓院里藏到了十八岁。并且在四年后,趁着国王的监视变得松懈,吉斯卡尔将爱涅莉亚接到了自己的领地,让她在身边服侍他。吉斯卡尔吩咐爱涅莉亚,在马拉亚不要告诉别人她是奥尔达姆的公女,装作是他的情人。当然他自己也格外小心,不让国王发现这件事。

  爱涅莉亚说公爵大人从来都没有碰过自己一下。他就是那样的人……

  吉斯卡尔一直在保护她。这不是男女之间的爱,而是对王兄的暴行做出的补偿。所以即使传闻说爱涅莉亚是他的情妇或小妾,他也从未反驳,仿佛对待贵族般细心呵护着她。

  爱涅莉亚说吉斯卡尔大人一直单身,是因为他到现在还无法忘记那个人……虽然她已经去世很久了,但吉斯卡尔大人依然对她……但是没关系,就算这样爱涅莉亚也很高兴。而当吉斯卡尔说要娶她为妻时,爱涅莉亚都高兴得说不出话来。

  希尔汀曾说过,他已经把吉斯卡尔和爱涅莉亚当成自己父母般重要的人。将来等他们俩老得动不了了,他会照顾他们。希望他们俩也能把他当成自己的儿子。

  爱涅莉亚听了后笑了:“殿下,请不要这样。我和殿下您只差了七岁而已。而且等公爵大人老了以后,我会好好照顾他的。我很期待那一天的来临,所以请不要和我抢哦,呵呵!”

  在王都哈拉尔,爱涅莉亚亲眼见证了父亲塔姆提尔和希尔汀的决斗,并在父亲战死后亲手安葬了他。

  断气前,塔姆提尔曾问过她:“你现在过得幸福吗?”

  如今,爱涅莉亚已经可以安心地回答他——

  我在殿下身边过得十分幸福。

奈曼部族

  位于马拉亚西方的便是奈曼部族的领地。奈曼是由统领着周围许多小部族而形成的大部族:位于西南方的乌拉部族、西北方的费恩部族、东南方的芙拉部族、中部的喀里亚部族、以及实力最为强大、位于东北方的奈曼本族。现族长吉涅曼统领的奈曼族占五成兵力,其他的四个部族占另外五成。

  原本奈曼与索利斯王家常年保持着友好的关系。但是,以帝国的侵入为契机,奥尔达姆发动了叛乱。之后,奈曼族中亲索利斯派的族长与亲奥尔达姆派的势力相互对峙着。亲奥尔达姆派的吉涅曼(族长的表兄弟)最后杀害了族长并掌控了整个奈曼。吉涅曼同奥尔达姆结成同盟,一起向王都发起了进攻。

  奈曼是赫伦的故乡,不过现在正与吉斯卡尔的马拉亚处于敌对状态中。



赫伦

  赫伦是奈曼族长的女儿。先王为了让希尔汀和赫伦结婚,十多年前便将她接了过去(那时希尔汀六岁,赫伦五岁)。

  这只不过是场政治婚姻而已,用赫伦本人的话来说“自己实际上就是个人质”。虽然是希尔汀的妃子,但赫伦拒绝承认。不仅如此,她对希尔汀的评价还不是一般的差:

  话说在前头,我才不是希尔汀的妃子呢。

  虽然我们一起长大,但我从来没有把他当男人看过,自然也没把他当成过丈夫。

  从年龄上来说,他是兄长,但比起哥哥他更像个弟弟。

  他明明是草原的男人,却像个娇生惯养的王子一点也不可靠、令人讨厌。

  希尔汀告诉我的,这件事其实必须保密,但他还是个孩子,什么都挂在嘴上。

  明明年龄相近,却和塞特公子完全不同呢。

  塞特公子真棒!

  由于从小到大过着犹如被监禁一般的生活,赫伦的梦想是得到自由:“我呀,从小就憧憬着巫女,成为巫女就能得到自由!我也想离开这个国家,一个人生活。”

  当然了——“也不用结婚!”

  所以,赫伦也同情莉提娅,因为她和自己一样是政治婚姻下的牺牲品,是“被国家、政治和男人们利用、随意摆布”的可怜虫。

  赫伦对希尔汀有很多的不满。

  她不满他老是随心所欲,没有一点责任感。

  她不满他这么大了依然孩子气,让人头疼。

  她不满他缺乏做事的勇气,从来就没有保护过自己。

  她不满他总是对叔叔言听计从,这样就算当上了国王,人民也不会幸福。因为索利斯王家并没有继承五英雄的血统,不同于别的国家,国王并不是特别的存在,所以领导国家更需要其自身的力量。

  而这些表面上的不满,全都源自于爱意。

  赫伦曾对希尔汀说,吉斯卡尔同意她赶赴战场,但是在希尔汀陷入危难的时候她必须牺牲自己来保护他,决不能让索利斯的未来毁于一旦。赫伦说那时她终于领悟到了,你们就是为了这一刻才让她活到现在的……

  然而话未说完便被希尔汀打断了,他不相信吉斯卡尔会说出这种话。

  赫伦笑了笑,承认叔叔的确没有这样说过,但他心里一定是这么想的……“我在索利斯只是个毫无用处的累赘……所以至少想为了叔叔做些什么。”

  吉斯卡尔没有说过那些话,如果赫伦有个什么万一,他也一定会非常伤心。之所以会在希尔汀面前说出这些话,或许是不受重视、独自忍受孤独的赫伦久而久之内心所产生的真实想法。

  那时的赫伦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了利用的价值,也没有了容身之处,就算她不在了也不会有人伤心。

  所以,当艾瓦来找她时,赫伦义无反顾地跟着他回到了奈曼。

  在艾瓦的帮助下,赫伦以正统族长公女的身份,几乎凭着一己之力说服了其他愿意反抗的部族,收复了被吉涅曼夺走的奈曼。不仅为父报了仇,还为希尔汀和吉斯卡尔夺回王都扫清了障碍。而她的小心思里始终藏着“让希尔汀大吃一惊”、“真想看看那时候希尔汀会是什么表情”、“应该多少对我刮目相看一些了吧”的小九九。

  希尔汀跟着塞特一路行军,赫伦也跟着希尔汀一路走来。索利斯恢复了和平,梅莱达也完成了解放,只是赫伦和希尔汀两人之间的感情依旧还得再加把劲……



艾瓦

  艾瓦是奈曼喀里亚族长的儿子,赫伦的表哥。小时候和赫伦一起玩过,虽然不久后便和她分开了,但一直记得她。

  由于实在是看不下去臭名昭著的吉涅曼当上奈曼部族联合的盟主,他跑去找到了赫伦。父亲虽是一族之长,但光是他们一族揭竿而起终究没有胜算,想反抗就必须得到其他部族的协助。看吉涅曼不顺眼的族长有很多,但只靠喀里亚族很难一一说服。所以,艾瓦来到了正统族长女儿赫伦的面前。若是由她来号召各部族的话,对吉涅曼心怀不满的人们可能就会响应。

  他相信赫伦一定可以说服其他部族讨伐吉涅曼,把整个奈曼引导回正确的方向。



斯特依拉

  奈曼旗下喀里亚部族族长斯特依拉也是艾瓦的父亲。在看到赫伦成长为一个能让人信服的草原战士之后,决定出兵支持赫伦打倒吉涅曼。扶持赫伦当上新的族长之后,因倒戈了向了索利斯王家,塔姆提尔准备报复奈曼。面对贾姆兰率领的大军,斯特依拉亲自前往马拉亚恳求吉斯卡尔派出军队救援。



吉涅曼

  吉涅曼谋杀了前任族长(赫伦的父亲),上位后还为叛乱者塔姆提尔提供帮助。对吉涅曼不满的部族长有很多,但苦于没有一个适合的领袖,只能各自忍气吞声。还好最后终于等到了前族长之女赫伦,在她的率领下各部族成立了联合部队,推翻了吉涅曼的统治。



库库玛

  吉涅曼的儿子库库玛经常率领山野小贼骚扰西北的费恩部族。在被赫伦和艾瓦清理之后,费恩部族便同意派兵支援赫伦。



多尔奇

  乌拉部族的族长多尔奇提出了让赫伦嫁给他才肯出兵反抗吉涅曼的条件。在被赫伦拒绝后【可选】,恼怒的多尔奇不仅派人追杀赫伦和艾瓦,在其他部族联合军进攻吉涅曼时还派出部队从后偷袭,想要卖个人情给吉涅曼。

希福特部族

  位于奈曼南方的是希福特部族。希福特是个贪婪、野蛮的部族,当初被塔姆提尔几句花言巧语便当了叛乱的帮凶。在索利斯王城落陷时,干得最过火(奸淫掳掠)也是他们,是个十分凶恶的部族。


库桑

  希福特族长库桑和塔姆提尔狼狈为奸,参与了对索利斯王家的叛乱。



敦贝尔克

  受雇于族长库桑,来自暗杀组织瓦古力的统帅之一敦贝尔克负责看守绑架过来的哈尔吉特公主莉提娅。

  “对接下来的活儿无论如何都要完成,背叛者只有死路一条。”这是瓦古力的铁则。



凯玛尔

  凯玛尔是族长库桑的弟弟,玛雅的父亲。和女儿相依为命的凯玛尔总觉得是因为自己在外面赚的少才让女儿生活得这么辛苦。

  与贪婪、残忍的哥哥不同,凯玛尔更像个真正的草原骑士。在莉提娅被囚禁期间给了她不少安慰与照顾。对绑架哈尔吉特公主一事,凯玛尔完全持反对的意见,他认为这样做根本就是在挑衅哈尔吉特:“简直是在胡闹,而且也不可能成功。”

  无奈自己的话语并不能决定什么。

  凯玛尔并不认同哥哥库桑的做法,所以在库桑的眼中,他的这个弟弟并不可靠。“凯玛尔要敢背叛就立刻杀掉!”这是库桑对雇来的杀手所下的命令。

  在莉提娅公主绑架事件中因帮助了塞特一行,凯玛尔被扣上背叛部族的罪名关进了大牢。就在要遭到处死时被赫尔姆救下。

  希福特向哈尔吉特投降之后,凯玛尔成为了新的族长。原本对奥尔达姆的清算之战凯玛尔打算率领希福特的士兵参战,但由于他被囚禁在狭窄的石牢中很长一段时间导致身体虚弱,甚至无法自由行走。所以虽然可以提供一些兵力,但凯玛尔无法亲自上阵战斗。最后,女儿玛雅决定替父出征。



玛雅

  玛雅在很小的时候母亲便去世了。因为家境贫寒,所以很会精打细算地过日子。父亲凯玛尔虽然接了各种活儿,但他总是因坚持自己的骑士精神而挣不到大钱。对此,玛雅从不抱怨。她对自己的父亲说过:“与其去抢夺别人,还不如自己穷一点。所以爸爸,请不要担心。”

  由于父亲被关进大牢的关系,玛雅拿起曾经是维斯塔天圣骑士团的母亲遗留下的长枪,代替父亲作为希福特援军的一员出征哈拉尔。

  玛雅的部队长约曼对她的评价为:“一个让人郁闷的姑娘,浑身穷酸气,一点都不可爱。打仗也是彻底的外行人,根本就只能拖后腿。族长应该是为了给凯玛尔添堵才这么做吧,可好死不死干嘛偏偏丢到我这来啊,干脆赶紧战死了还让人清净点。”

  幸运的是,战场上的玛雅被艾尔所救。索利斯的叛乱平息之后,玛雅代替受伤的父亲,作为希福特的代表随塞特的骑士团出征。玛雅希望能和母亲瑟拉一样,将来也成为天圣骑士团的一员,完成她尚未实现的梦想。

  玛雅很不擅长应付人多的地方。一遇到庆功舞会之类的场景,身为希福特公女大人的她就会躲到后台厨房里帮忙削土豆皮,还会说出“啊!那些菜帮子还能吃!不能扔掉!浪费食物可是要遭天谴的!”等啰里啰嗦的话,让厨房伙计很是为难。

  解放梅莱达的战役结束后,玛雅正在市街上挑选给父亲的礼物。父亲的帽子和裤子都穿得很旧,破破烂烂的。鞋子也破了个洞,脚指头都露出来了……可是到底是买这顶帽子?还是这条裤子?还是说这双鞋子呢?她打不定主意,因为手里的钱不够用。

  亚斯兰正巧路过,看着这些全都十分朴素的衣物,看着正在犹豫的玛雅,她将这三件全都打包送给了玛雅。

  玛雅理所当然地拒绝了。怎么能向队长索取东西呢!她将东西还给了她。

  亚斯兰和她解释说,自己大约是十岁时成为见习天圣骑士的。她父亲是个祭司,他让她自己做出选择,是当骑士还是当尼僧。于是亚斯兰选择成了一直憧憬的天圣骑士。然而,对当时还只是个孩子的她来说,骑乘用的飞行兽是种可怕的生物。亚斯兰不敢靠近它们,每天都哭个不停。而当时没有抛弃她,反而如亲人般照顾她的,就是瑟拉队长。

  玛雅和瑟拉的样貌简直一模一样,亚斯兰第一眼见她的时候就看出来了。她只想告诉玛雅,多亏了瑟拉队长,才有了现在的她。作为见习骑士的那三年,瑟拉队长仿佛自己的妹妹般疼爱着她。现在她给队长家人买些礼物表达感激之情应该不过分吧?不过回到神殿国后,亚斯兰表示可不会给玛雅什么特殊待遇,到时候会狠狠地训练她这个见习骑士的。

  但至少今天,让她沉浸在与最喜欢的队长的回忆中吧。

  亚斯兰将一朵红花戴在了玛雅的头上,然后说道:“自己还是少女的时候,瑟拉队长说过,我们是侍奉天神维斯塔的骑士。为了给予人们勇气和力量,让自己变得威风美丽也是很重要的。”虽然她无法代替玛雅的母亲,但至少能替她传达心意,“玛雅,成为美丽而强大的骑士吧!就像你的母亲那样。”

下一页:更多内容

| (2) 赞(24)
Mr.苦劳 酒馆天使

关注

评论(2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