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

赛博朋克2077

Cyberpunk 2077

平台

XSX|S PS5 Stadia PS4 XB1 PC

发售时间

2020-12-10

游戏基因

动作 角色扮演 科幻 主视角 射击 开放世界 剧情

《赛博朋克 边缘行者》:一个大男孩的梦想

作者 柯泽林雾   编辑 柯泽林雾   2022-09-28 09:51:18

赛博男孩的逐梦之路。

剧透警告

本文内容将会涉及动画《赛博朋克 边缘行者》的剧情,建议还没看过这部动画的朋友等补完动画再点开本文。


对于《边缘行者》这么一款游戏衍生作品,同时又是在 Netflix 平台播出的动画,开播前我对它的预期只是一部扳机社用来赚奶粉钱的动画。即便是有着豪华的制作阵容,但有《泡泡》和扳机社自家的《BNA》这两个例子在前,让我不敢对这部作品抱有太多期待。

动画开播时,我们编辑部仍在忙碌 TGS 的相关工作,没有时间第一时间观看动画。不过我身边的很多朋友,在看完动画后对它的评价都特别高,甚至有人在和我语音时,说到动情处还带上了哭腔。这就让我好奇,这部动画究竟有什么魔力。

现在我已经看完了动画,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疯狂给身边的人安利。接下来就聊聊我对《边缘行者》剧情的看法,以及对动画的整体评价。

为他人而活

从故事的开头,动画就向观众展示了大卫这个角色的核心——他没有自己的目标,只是为了他人而活着。

大卫母亲对大卫的影响可以说是所有角色里最大的,在她的影响下大卫的骨子里就是希望能够实现亲近之人的梦想。母亲希望他能在荒坂学院念完书,毕业后进入公司工作,不需要像她一样在社会底层挣扎。为了回应母亲的期待,即便完全没办法融入班级,大卫也没有自暴自弃,依然用功读书,成为了一个成绩出众的学生。

大卫在一众富家子弟里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荒坂学院毕竟是贵族学校,学费本就昂贵,再加上教学方面的各种开销,显然不是普通家庭能够承受的,更何况是大卫这种单亲家庭。所以母亲除了普通的工作外,还在偷偷贩卖义体,即便如此也只是勉强能够维持生活。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大卫也在学校里偷偷贩卖超梦,甚至为了省钱使用破解的系统,因此搞坏了学校的教学系统,闯下大祸。

每天那么辛苦工作,这才勉强够母子俩过日子

但夜之城可不是什么供善良市民普通过日子的好城市,这里犯罪率居高不下,每天都有无数人因为各种原因死去,又有无数人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来到夜之城,总能维持着一个动态平衡。

所以那场让大卫母亲丧生的车祸,只不过是夜之城的日常,一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事,惊不起一丝涟漪。

母亲本有及时抢救的机会,但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对贫穷的夜之城居民来说,无异于天灾

虽有及时抢救的机会,但创伤小组不会关注普通百姓,只会优先照顾自己的 VIP 客户;因为家里没钱,母亲得不到正规医院的治疗服务(这个医院很像游戏里那个只顾贩卖病人义体的黑心医院);亲人死亡后,在夜之城给她找块墓地需要钱;房东可不管你是大人还是小屁孩,只要租了房子就得把房租交上;回学校上学需要钱,还得交损坏教学系统的赔偿。

这一切听上去都合情合理,社会依旧正常运转。没有人停下来可怜一下生活突发巨变的大卫,也没有给他停下来喘口气的机会,这就是他在母亲死后需要面对的。

除了催债和冷嘲热讽,母亲死后大卫就没遇到过什么好事

在被逼到绝境时,大卫尝试了反抗。他装上了来路不明但是异常强大的义体,靠着这份力量狠狠地揍了一顿之前欺负自己的同学,好好出了一口恶气。

可惜这并没有给大卫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一切的根源是这病态的夜之城,从来没有人能改变这片土地的法则。所以反抗之后,一切又回到了起点,房租没交,学校去不了,母亲去世,大卫还是孤身一人。但现实比这更糟,他因为义体适应能力已经被荒坂公司给盯上了,不论是被公司当小白鼠圈养,还是用武力抗拒公司,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人还活着,但眼神已经死掉了

就这样,一直为他人而活的大卫来到了街上,因为找不到新的目标,成为了街上那些游手好闲的人里的一员。但大卫在地铁上遇到了黑客露西,《边缘行者》的故事这才正式开始。

接下大哥的担子

大卫装上的那个神秘军事级别义体,是「斯安威斯坦」的特殊型号,这个义体在启动时能够赋予使用者超强的行动力和反应能力,换句话来说就是子弹时间。大卫的特殊义体再配合露西高超的黑客能力,两人可以轻松地在地铁上收集荒坂公司的情报。

这份工作让找不到目标的大卫发现,自己也有能给别人派上用场的地方,还能让陷入经济困难的自己继续在夜之城待下去。不过义体带来的副作用很快就出现了。连续使用义体,再加上没有使用抑制剂,完成第一次工作后大卫就陷入了昏迷状态。若不是露西出手搭救,大卫就要落入清道夫的手里,被摘除义体后残忍抛弃。

疯狂,但这对于大卫来说无异于一剂猛药

也正是因为义体,大卫遇到了各种方面都很照顾自己的大哥曼恩,开始正式接触夜之城的阴暗面,承接各种见不得光的工作。

尽管报酬丰厚,但工作要求大卫除了子弹时间外,还得拥有更强的战斗力。再加上大哥曼恩是义体的狂热爱好者,为了不拖别人后腿,不再是个受人照顾的毛头小子,大卫开始考虑给自己装上更多义体。

大卫的原生身体承受不了斯安威斯坦的损耗,需要给自己安装更多义体,大哥曼恩又是个义体狂魔

义体固然强大,不过它对使用者来说更像是一柄双刃剑。游戏《赛博朋克 2077》里没有展现义体方面的部分设定,游戏主角 V 找义体医生换义体,就像去楼下超市买菜一样轻松,什么高级的义体都往自己身上装。

但装上更多强力的义体,意味着对身体产生的负担就越大。在 2018 年的《2077》演示预告里,V 找老维安装新的义体时,商品页面就出现了「HUMANITY COST」这个数值,估计原始设计和动画里表现的一样,数值积累得越高,精神出问题的几率就越大,但最后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实装。

红框位置就是HUMANITY COST
义体金刚的安装界面,右边的「人間性コスト」也是表示同样的意思

因为过于追求义体的力量,曼恩最后被这股力量反噬,得了赛博精神病,早早抵达自己人生的终点。

大卫人生的又一个转折点

在被暴恐机动队消灭前,曼恩对仍守护在自己身边的大卫说道:

大卫,这就是我的终点了。但你要活下去,你不是跑得比谁都快吗?现在就跑起来吧。

曼恩希望大卫能活下去,跑得比自己更远。可是在夜之城这种地方,谁能一直跑下去,又能跑多远呢?曼恩不知道,大卫也不知道。

一个大男孩的梦想

现在大卫有两个梦想需要去实现。

第一个就是大哥的梦想。大卫在曼恩死后接手了组织的运营,而且做得比原来更好。不仅成为了来生里有头有脸的人物,结识各路中间人,甚至还有自己的小迷弟。

右边那个就是大卫的迷弟,为了能够见到大卫,还特意去找和歌子帮忙牵线搭桥

第二个是露西的梦想。露西的梦想很单纯,就是到月球上去旅游,跑到远离公司掌控和城市喧嚣的地方。那里能够摆脱地球上的枷锁,体验不一样的重力,甚至连太阳的炎热都会显得有趣且可爱。而这一切只需要 25 万元,并非遥不可及的梦想。

只要25万,赶紧带露西上月球吧,不行就让V先垫着

可能有读者已经忘了游戏里的物价,或是还没玩过《2077》,25 万在夜之城并不是一个小数目。游戏里的 2 辆顶级跑车「石中剑」「湖女之剑」,加起来就差不多 28 万,这笔钱去一趟月球,再买点纪念品什么的,估计也不剩多少了。且不说大卫能不能一下子拿出 25 万,他肯定是想和露西两人一起去,最少也得准备 50 万,这事得往后延一延。

对于天天倒卖油画的V来说,25万很容易就能搞到手,但25万显然不是大卫一时就能拿得出手的

但任务中的一次意外,让大卫想起了原本已经被他忘记的梦想,那就是在荒坂学院里毕业,化身公司的精英,爬上荒坂塔顶端,成为母亲的骄傲。

母亲死前对大卫最后说的话,也是母亲最大的梦想,这些话牢牢印在了大卫脑子里

因为长期使用高规格义体,大卫的精神已经有了一些不正常。在症状发作的时候不小心牵扯到了目标外的一位女性员工,一个和大卫母亲死前差不多年纪的女性,她正好撞到了大卫在对荒坂实验室的人出手。为了完成任务,大卫开枪射杀了她。

不知道大卫有没有看到桌上摆着的合照,但我们观众从上帝视角是能知道的,这位女员工的儿子也考上了荒坂学院,当晚正要回去和儿子庆祝一番。她的情况,和大卫母亲非常相似。

这位女员工和大卫母亲的情况竟能如此相似

这次意外对大卫的影响很大,他在家开始对着母亲的骨灰发呆,思考自己一直以来的是不是正确的。母亲的意外死亡,他找不到明确的复仇对象,感觉在这个社会环境下只能如此,最后把气发在一直欺负自己的同学身上。但自己这一枪是否粉碎了别人的梦想,就像社会无情地在他面前带走母亲一般。

现在这一切,都是自己所希望的吗?

大卫开始认真审视自己,他是母亲这辈子的希望,接替曼恩成为了团队的领袖,也开枪破坏了无数人的家庭。这个大男孩在追逐梦想的途中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脱离眼前的一切,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不论是义体带来的精神错乱,还是自己过去犯下的错。

自己已经无法从这片泥潭中脱身了

去月球吧

尽管《边缘行者》非常强调「义体」这一元素,但动画里反复提到的也就两个义体:一个是大卫最先装上的「斯安威斯坦」,另一个就是荒坂公司秘密研发的「义体金刚」。

斯安威斯坦能为使用者提供强大的能力,对身体的负担自然也远超普通义体。不过大卫能够轻松地突破限制,在短时间内多次使用斯安威斯塔,完成常人难以完成的任务。同时也是这份特殊能力,让他被荒坂公司盯上了。

装上斯安威斯坦不久,大卫就掌握了这个特殊义体的用法

义体金刚是荒坂公司一直在秘密研发的军用级别义体,理论性能非常强大,还搭载了荒坂的重力变更原型机,被荒坂公司当作扳倒军用科技的底牌。也是因为义体过于强大,它对使用者的损害也超乎想象,荒坂公司很难找到合适的小白鼠测试实战数据。而能将斯安威斯坦运用自如的大卫,成了测试义体金刚的最佳人选。

荒坂公司暗中引导大卫安装义体金刚,却没想到因为露西为了保护大卫做出的干扰,他们早已经错过了最佳测试时机。因为过度使用义体,大卫已经游走在赛博精神病的边缘,全靠义体医生给他开的强效抑制剂才勉强维持理性。

最后的抑制剂,通往赛博精神病的单行票

在一行人为了救出露西杀向荒坂塔的途中,大卫的神智已经没法靠抑制剂拉回来,陷入了幻觉中。他想起母亲要他出人头地,爬上荒坂的顶端,而他凭借义体金刚轻松就能在物理层面上,跑到荒坂塔的顶端。母亲的梦想他实现了。

物理意义上的荒坂顶端

大卫现在不仅有斯安威斯坦,还装上了义体金刚,在荒坂里直面亚当重锤,成为这个用义体武装到极限的男人的对手。不仅是团队的名气,在义体改造这条路上,他也走得比大哥更远。大哥的梦想他实现了。

直面亚当重锤,扳机社祖传脸贴脸对峙

最后只剩下露西的梦想了。

露西的梦想是上月球,是一个听起来非常简单的,只要花钱就可以实现的梦想,比起爬上荒坂的最顶端,或是装上超规格的义体都要好实现得多。可在大卫杀到荒坂塔,还被亚当重锤盯上的这个节骨眼,这个梦想反倒是最难实现的。不过不要紧,现在这幅模样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只要能拖住亚当重锤,让露西逃出去,这个梦想就还有实现的可能。

不像能单刷荒坂塔的 V,大卫完全是被亚当重锤吊起来打,只是勉强有招架的能力。游戏里反复提到大卫的才能,母亲认为他有能力登上荒坂的顶端,成为夜之城的人上人;同伴认为他在义体这方面是天才,能驾驭住斯安威斯坦,完成各种不可能的任务;大卫也认为自己是独特的,即便疯狂使用义体,也不会变成赛博精神病。

但实际上,动画里真正有才能,或者说特殊的只有亚当重锤,他的义体改造程度远超常人想象,战斗力也是动画里的天花板。而在游戏里,亚当重锤之上还有 V,疯起来直接一个人杀上荒坂塔,手撕亚当重锤。和他们比起来,大卫就只是夜之城里一个稍微有点特殊的大男孩。

但大卫要做的不是把夜之城烧成灰,只要给露西制造逃出去的空隙就是他的胜利,哪怕这需要献出自己的生命。

OP其实早就已经告诉观众大卫的命运

在《边缘行者》的最后,露西一个人来到了月球。这里并不如超梦里展现的那么美好,似乎只是商业化程度低一些,能稍微摆脱地球重力的地方,可在这里游客也会被限制在厚重的宇航服里,和她想象中的梦想之地差得很远。

露西想起了大卫,想起了两人在虚拟月球里感受到的美好。或许她已经无数次幻想过来月球旅行的场景,却从没想过大卫不能陪在身边,只有自己一个人能来月球的情况。

谢谢扳机社,最后都不忘给我来一刀

无论是母亲、曼恩还是露西的梦想,大卫都实现得马马虎虎。即便如此,这也是这个大男孩能做到的极限了。

尾声:我重返夜之城的最大动力

如果我之前没有玩过《2077》,满分 10 分这部动画我会打 9 分。动画虽短却能展现出一个我理想中的赛博都市,再加上每个登场角色都个性独特,目标清晰,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瑞贝卡是个暴躁的赛博萝莉,在后期大卫受义体影响精神不振的时候,是她在给予支持。即便是大卫游走于赛博精神病的边缘,之后为了救出露西还是选择要一起杀到荒坂塔,嘴上狂骂却依旧陪在大卫身边,在最后几集里的表现完全不输主角大卫。


露西是除了大卫外我最喜欢的角色,她也是剧情中唯一一个梦想有改变的人。故事前半段她的梦想就是远离烦人的赛博都市,前往没人打扰的月球。而后半段她的梦想很明显变成了守护大卫,几乎所有行动都是为了在荒坂的眼皮底下隐藏大卫。或许她的原计划是等一切都结束后,和大卫两个人一起去月球上好好玩玩,可惜大卫这个傻孩子,还单纯地以为露西的梦想就只有去月球这一个。

一口气看下来,除了中后期剧情展开有点像扳机社自家的《天元突破》,剩下的一些小瑕疵对我来说基本上都可以接受,甚至可以说《边缘行者》是今年我遇到的最大惊喜。


看完动画后,真的很难不被夜之城所吸引,至于同一世界观的《赛博朋克 2077》,我也会找时间玩一玩。动画做得这么好,游戏也一定不赖吧。


但实际情况是,《2077》我已经通关封盘,游戏里几乎所有任务我都完成了,V 和银手也已杀穿荒坂塔。除了当夜之城最大的赛博精神病,想办法正面硬刚 NCPD,我在夜之城里早已无事可做。

可看完《边缘行者》后我还是掏出了《2077》,它成了我重返夜之城的最大动力。进入游戏,先搞上一套动画联动服装,在荒坂塔下捡起瑞贝卡的武器「铁胆」,为了击杀亚当重锤重新杀回荒坂塔。

铁胆就在荒坂塔下方,也是瑞贝卡死亡的地方

最后再到来生,点上一杯以夜之城传奇人物「大卫」命名的酒:

子弹杯里伏特加加冰,兑小可可乐。敬大卫一杯,生得伟大,死得光荣。

| (65) 赞(151)
柯泽林雾 秘书长阁下

南宁市第五医院在逃患者。

关注

评论(65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