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灰到白,老朱的十年游戏汉化路

作者 陀思妥清洁员   编辑 氢离子   2018-07-17 10:00:00

老朱是谁?汉化组元老?摸鱼的鞋厂工人?破解论坛上伸手党们的英雄?游戏厂商最恨的小偷?钻法律空子的老油条?也许只有老朱自己知道自己是谁。

  2018年的立夏刚过,扑家工作室就进入了紧张繁忙的工作状态,这家十多人的工作室,是由国内的扑家汉化组进化而来。在汉化圈颇有年头的扑家,如今已进入快速成长的商业化跑道,开始频繁跟国内外大小厂商接触、合作。

  在这里,我们认识了一位叫老朱的工作人员,听他说了自己从十多年前开始的汉化人生,还有扑家工作室这些年从「灰」到「白」所经历的故事。


同学的FC

  老朱是1985年人,正好是《超级马力欧兄弟》发售那年。老朱的家在广西南宁市宾阳县的一个村子里,他是家里最小的兄弟,上面还有哥哥和姐姐。老朱家当时在农村都属于低保户,为了改善家庭条件,老朱父母决定到南宁市去做点小生意,带上了七岁的他和哥哥姐姐。

  那时候有句俗语,说「人生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前两个行当老朱不清楚,但做豆腐是真的苦,老朱父母那时候经常十二点睡四点起,收入依然很微薄,为了节约开支和找合适的地方做生意,只能不停地搬家。从老朱记事起到后来高中毕业离家去打工,这段时间里一共搬了十八次家。在学校里,老朱这样很难交到朋友,读着读着就转学了,友谊的小船还没热乎就凉了。

  小学三年级时,老朱还是有了个铁子,一位家庭条件很不错的同窗好友。这段友谊让他第一次摸到了任天堂 FC,当时大家玩的是《魂斗罗》,信息闭塞的年代里还不会调30条命,每一把都玩得小心翼翼。那时,老朱整个暑假天天都往同学家里跑,晚上做梦也无数次梦到自己有一台 FC。

  但老朱心里很清楚,当时的家庭条件想拥有一台 FC 就是做白日梦,一盒卡带要100多块钱,根本不是普通家庭能消费得起的。大部分人都是靠去条件好的朋友家里蹭玩,老朱绝对是蹭得最多的那个。

FC《魂斗罗》,不会调30条命,我是没法玩的

  没想到后来这位有钱同学全家移民去了加拿大,毕业临走前把那台 FC 送给了老朱。老朱非常感动,但又开始为带卡发愁,魂斗罗都玩烂了,买新卡带又没钱,100块在当时可不是小数目,于是只能去JS那加点钱换卡玩。

  有一次,老朱从 JS 那里换回了一盒叫《重装机兵》的中文游戏卡带,没想到就像着了魔一样迷上了这款游戏,整整玩了一年,把角色都练到了满级,在寄存处存满了军号,还发现了隐身 BUG。老朱自己玩透了还不满足,开始安利《重装机兵》给其他同学玩,为了让同学快速上手,老朱专门拿画图本画了一份游戏全地图,还做了一份详细游戏攻略。

  多年后,老朱机缘巧合入了「游戏汉化」的圈子,就是因为《重装机兵》。世事之巧,此时自然是无法预料的。

FC的《重装机兵》,超级好玩


不会翻译的老朱

  大概是03年,老朱去了广东,到那里的鞋厂打工。他没上大学,当时老朱的哥哥考上了广西大学,家里供不起兄弟两人上大学,所以老朱高中一毕业就出来打工补贴家用。他一个人,带着一台二手 PlayStation 去的广东,鞋厂流水线的工作很辛苦,多亏这台游戏机,让那段难熬的日子好过一些。

  当然,玩的游戏都是盗版的。

  到08年的时候,老朱已经在一家鞋厂做生产管控,算个「管理人员」,可以坐办公室了 —— 其实他没做过这个,但他人机灵啊。坐办公室有一大好处,能上网。上班摸鱼,逛论坛,老朱由此在网上认识了很多玩游戏的朋友。当时 PS2 游戏已经有模拟器,老朱咬牙花一个月工资装了一台能跑模拟器的电脑,爽。

  有一天,老朱在 EZ 论坛的资源区看到一款游戏,《重装机兵 沙尘之锁》。当年他玩《重装机兵》可是沉迷了整整一年,看到这游戏眼睛都亮了。好嘛,班不上了,溜回宿舍,开玩!

《重装机兵 沙尘之锁》

  没想到这《重装机兵 沙尘之锁》只汉化了一半,只有系统汉化,对话啥的全都是外文。这裤子都脱了,难受啊。老朱回去找游戏下载的帖子,拉到帖子的末尾,心底一凉,这汉化者竟然宣布停止汉化!

  老朱对《重装机兵》的感情是很深的,实在放不下这游戏,看到帖子里有汉化群的 QQ 号,立马加群。进群一问才知道,汉化组缺翻译,还有20多万字的文本要翻,这不是个小数目,群主实在没有动力做了。而老朱自己呢,也不懂翻译,帮不上忙,无可奈何……

  偶然的一天,群主在群里喊,「谁能把半汉化版的文本润色一下」。老朱当时都不知道文本润色是什么意思,以为是给图片上色之类的事情,怀着好奇问了群主才知道,润色是指语句优化。老朱想自己读书时语文成绩还不错,就自告奋勇接下了润色的活。

  就这么着,老朱第一次参与了「游戏汉化」的工作,虽然他当时还不会翻译。

  给翻译文本润色是一项细之又细的工作,那段时间老朱每天上班在琢磨,下班也推敲,还熬了几个通宵。最后完成的文本给到群主,质量确实可以,老朱和群主就开始经常交流。从群主那里,老朱了解了做游戏汉化的基本流程,觉得也不是很难,自己试一试好像也可以 —— 心思活就是这样,他脑子里有了这念头,就想把自己心爱的《重装机兵 沙尘之锁》完整汉化,之后多次鼓动群主,终于促成了这件事。

  2008年11月,老朱正式成为了沙尘之锁汉化组的一员,跨进了汉化圈,负责文本分配与润色工作。


这就是宿命

  四个月后,2009年初,老朱和群主闹掰了。

  老朱说自己是年轻气盛,在分配工作量、翻译细节上和群主都有过争执,最后弄得大家都有点疑神疑鬼,团队的气氛完全不对了。群主一狠心,干脆撂挑子不干了,把翻译群都解散了。《重装机兵 沙尘之锁》汉化,再次停止。

  但老朱没打算停,他还憋着一股气,觉得你不干了我自己也能行。他去和几个汉化组主要成员沟通,愣是拉着他们把这游戏汉化完了。当时老朱在汉化圈还没什么名头,说不上什么号召力,要说为什么其他人愿意继续和他一起干……「我比较倔吧。」老朱说。

  《重装机兵 沙尘之锁》这个「项目」从开始到结束,用了4年。

  那之后,老朱一直在汉化圈混。他给非高汉化组帮过忙,想加入却被拒了;他在天幻汉化组待过,但没有完成什么拿得出手的「项目」……直到他遇上老P,也就是扑家汉化组的创始人,加入这个团队。至于老 P 为什么会让自己加入,老朱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说都这么多年了自己也忘了。

  加入扑家汉化组,第一个项目是做《最终幻想 节奏剧场》,老朱再一次有了「给自己喜欢的游戏做汉化」这种快乐的体验。这么说可能有点矫情,做汉化是出于原始的热情和兴趣,老朱当时一边在鞋厂上班,一边做汉化,想法就是挺单纯的。

  单纯,所以能坚持。

音乐游戏《最终幻想 节奏剧场》,平台:3DS、iOS

  2014年,老朱的父亲意外遭遇事故,进了 ICU 病房,老朱在医院陪守了21天,最终父亲还是走了。 那年老朱28岁,根本没做好父亲会离开人世的心理准备。

  父亲出事前一天老朱还在做《薄暮传说》的汉化工作,知道父亲出事后他跟群员们简单交代了一下、把工具文本往群里一放就匆忙回家了。团队没了主心骨,《薄暮传说》项目陷入无限期推迟。

  处理父亲丧事的时候,老朱看到论坛上开始有大量骂他们的帖子,那一天刚好是大年初一,窗外时不时传来鞭炮声,老朱一下就撑不住了,坐在电脑前眼泪就往下滴,心想自己汉化到底在图什么?赚更多钱?还是名声更大?自己啥也没捞着,还惹来人骂,这样的事情老朱你再干就是大傻子。

  老朱在屋子里闷了整整半个月,思考自己接下来该往哪走。想来想去,觉得自己除了游戏,心头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东西了,老朱说自己也想通了,这就是宿命,人兜兜转转总会回到让你痛并快乐的地方。

  他打电话给鞋厂老板,把工作辞了,收拾好心情,强忍悲痛在家修复了《薄暮传说》汉化的所有的 BUG,弄出了最终版。老朱说,坚持做完《薄暮传说》的汉化也算是给自己和组员们辛苦这大半年一个交代。

《薄暮传说》在2018年将推出重制版,对应中文字幕


下一页:罪与罚

| (199) 赞(211)
陀思妥清洁员 特约作者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199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