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合啦!动物森友会

あつまれ どうぶつの森

动物之森:口袋营地

どうぶつの森 ポケットキャンプ

动物之森 城市人

街へいこうよ どうぶつの森

动物之森 新叶

Animal Crossing: New Leaf

清新可爱的《动物森友会》,在森学家眼里原来如此黑暗

作者 MagicarpFJ   编辑 MagicarpFJ   2020-03-17 07:00:00

刷新你对「动森」的认识。

  因为各自的系列新作都碰巧延期到同一天发售,毁灭战士和西施惠成为新晋 CP 的事情大家估计都知道了。不过对于《动物森友会》最硬核的那一帮粉丝来说,游戏发售前可讨论的东西可不止这个。

图片来源:Reddit

  正如「魂」系列有「魂学家」,小岛秀夫的作品有「岛学家」,《动物森友会》的玩家里,也有那么一群人。「过度解读」作品的世界观对他们来说充满了乐趣,任何一个细节在他们眼里都能分析出一套背景宏大的理论。我们就暂且叫他们「森学家」吧。

  最近的一次,是《集合啦!动物森友会》2 月 20 日直面会上的内容。在直面会视频第 22 分 30 秒左右,一个 2 秒不到的镜头里,竟然出现了一个疑似墓碑的物体。在《动物森友会》这么一款清新可爱人畜无害的作品里,怎么会出墓碑这种不吉利的玩意?社区里的玩家们一下子就炸开了锅。

注意右上角的墓碑

  有部分森学家认为,这是卖萝卜的野猪婆婆 Joan(カブリバ)的墓碑。Joan 在游戏里已经卖了超过 60 年的萝卜了,而在新作《集合啦!动物森友会》里,有一个流着鼻涕的野猪小妹妹 Daisy Mae 担当了卖萝卜的角色。虽然还没有定论,但这个新角色很可能是 Joan 的孙女。

新作中负责卖萝卜的 Daisy Mae

  也有部分森学家猜测,这个墓碑属于《动物森友会:城市大家庭》中的老镇长「寿」(コトブキ,Tortimer)。寿虽然是乌龟,但初登场的时候就已经是看起来非常老迈的状态了,加上《来吧!动物森友会》里,他已经退休并把镇长的职位传给了玩家,在新作里被安排寿终正寝好像也并不违和。

老态龙钟的前任镇长

  除了上面两种主流观点,也有森学家猜测这是街头音乐家 K.K 的墓,或是灯神(Wisp)的家。而面对社区里森学家们的热烈讨论,偶尔也会有普通玩家跳出来喊出一句:

  你们醒醒!那只是一个普通装饰品!

  森学家们对「动森」世界观进行的这种过度解读其实由来已久,从系列第一作就已经有了。跟过去的一些理论比起来,像这次墓碑的讨论其实只是小儿科。有些理论甚至会让你觉得,就算西施惠真的穿越到《毁灭战士》的世界里,好像也并不会有多么违和。

  注意:以下内容均来自喜爱「动物森友会」系列的玩家们作出的解读,权当娱乐,不代表任天堂官方意图。

「动森」是个反乌托邦?

  在一些森学家眼里,「动物森友会」系列其实是一个带有反乌托邦色彩的资本主义幻想。

  在每一作《动物森友会》里,玩家们都会有同一个主线游戏目标 —— 还债。贯穿整个系列的 NPC 狸克(Tom Nook)每次都会作为玩家的债主登场,他会为身无分文、无家可居的玩家提供住处和工作,但玩家得毫无条件地接受一笔当时根本负担不起的大额债务。

包租公非常现实

  在背下这一笔债务之后,玩家必须勤奋地工作,采摘水果、钓鱼、抓虫子、挖化石,换取游戏里的通货「铃钱」以偿还债务。但与此同时,当玩家手里有了钱,不一定非得选择「还债」,还可以购置家具、地毯等可以装饰房屋的物品。

  于是很快,玩家就将选入一个两难选择:一方面,玩家想购买更多家具,让自己的家变得更有生活气息;另一方面,玩家必须偿还完现有房屋的债务,才能解锁升级房屋的选项,以便容纳更多家具。玩家拥有的物质财富越多,需要的空间就越多,为了扩充可用空间,玩家就不得不承担更多的债务,而更多的空间也促进了更多物质消费,形成了一个循环。

是先升级房子,还是先购置家具?

  20 世纪 70 年代,心理学家把伴随着财富而来的精神空虚和罪恶感命名为『富贵病』(Affluence)。《动物森友会》本质上就是一个富贵病模拟器,它创造了一个反乌托邦,反映了消费主义是如何成为资本主义经济体系的引擎的。

  —— 这就是部分森学家对游戏机制作出的阅读理解。在森学家看来,除了作为企业资产阶级缩影的狸克,游戏中的反乌托邦资本主义幻想元素还有不少。

  比如,「动森」的世界似乎有一种森严的等级制度,地位较高的社会成员可以任意奴役和消费地位较低的社会成员:

  鸟类村民会用笼子饲养小鸟、猫村民会养猫,而且不管是猫或狼等食肉动物,还是鸟类和猪牛羊,都会消费动物制品 —— 猪村民会和你一起享用烤肉串、牛村民会用牛皮作为地毯、鸡村民会欣然接受你赠送的烤火鸡。

围观笼中同类的鸟类村民
用同类皮毛作地毯的牛村民
这个喜欢烤火鸡的村民名字叫「Goose」,但显然他是一只鸡

  正如有观点认为设计出高飞和布鲁托这两个角色是迪士尼在引导粉丝主动去质疑事物的自然法则,有森学家把这些现象解读为来自任天堂的弦外之音。

  又比如,游戏中的赚钱方式也很有资本主义幻想的味道。

  在《来吧!动物森友会》中,当玩家偿还完第一笔房债后,就可以解锁新区域热带岛。前往热带岛每次只要花费 1000 铃钱,但在岛上充满了珍稀的虫子和鱼类,值钱的单品能卖到 15000 铃钱。运气好的话,上岛一趟能够获得 60 万铃钱的收入,如果再找野猪婆婆 Joan 购买萝卜进行期货交易,1000 铃钱的本金能轻松获得上千万的利润。

「够努力的话,你也能成为包租公这样的成功人士!」

  在一些森学家眼里,这正是资本主义幻想中所鼓吹的信仰:只要努力不懈地奋斗,一定能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迈向富裕。现实中有个很典型的例子 ——「美国梦」。

  由此理论还可以延伸出更多推断,比如认为主人公在热带岛的掠夺行为是帝国主义行径、狸克利用对财产权的垄断来确保主人公能忠诚地为他工作下去就意味着他本质上是个封建地主。

  当然,也有人为狸克辩护,比如债务没有利息,也没有还款期限。但在深信这种理论的森学家看来,这些理由说不定只能证明狸克是个施行仁政的地主阶层而已。

下一页:主人公是被拐童工?

| (174) 赞(323)
MagicarpFJ 夜行者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174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