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

World of Warcraft

反恐精英:全球攻势

Counter-Strike: Global Offensive

装逼、对骂?聊聊老外的那些「游戏黑话」

作者 箱子   编辑 箱子   2020-01-07 08:00:00

还是脏话的传播力比较强。

  游戏圈的黑话,是个非常值得玩味的东西,每个国家甚至地域之间都有很大差异。我们常说的“打机”和“外挂”,就算逐字对应的翻译给老外们看,他们也未必能理解其中的含义。

  而丹麦玩家互相对话时,还得小心“Spille et spil”(玩游戏)的发音是否准确,若是错读成“Spille pik”(玩公鸡),别人会误以为你想要干些私密的事情。搞笑的是,丹麦的政府机构还借此创意,拍了部网络安全相关的公益广告。

丹麦的公益广告中,少年两眼迷离,满头大汗的……打游戏

  为了帮助读者老爷们与老外更顺畅的“友好交流”,本文会介绍一些有意思的游戏黑话,不敢妄谈深度,权且当成抛砖引玉。

约人打机

  世界各地对于“玩家”这一指代,往往有些细微的差异,如今常见的“轻度玩家”跟“核心玩家”,其实更多是受到日本人的影响。而隔海相望的欧洲人,习惯把“轻度玩家”(Light Gamer)称为“休闲玩家”(Casual Gamer),虽然对我们而言都差不多,并无理解上的障碍。

  但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地区更喜欢使用“Player”(玩者)一词。例如西班牙语里的“Jugador”以及意大利语中的“Giocatori”,它们还有“球员”和“播放机”等多重含义。法语里指代玩家的“joueur”甚至有“赌徒”的意味,而在我们看来,打游戏归打游戏,还到不了赌博的程度。

欧美玩家当年形容 PSP、PSV 也会用 Game Player,非常容易混淆

  不过,当谈到打游戏时,相当一部分国家都会使用情感非常强烈的动词。

  日本人口中的“攻略”自不必说,北美玩家多形容自己“Beat”(打败)了一款游戏,立陶宛玩游戏则有“kapoja”(切)的说法,法国人会 去“Torcher”(点燃)游戏。而早在 16 世纪,西非尼日利亚的努佩人便开始用“Che”(扔),来形容他们和游戏的关系了。

  倒是德国和英国玩家稍微内敛一些,当人们要去玩游戏时,前者会说“Zocken”(冒险),后者则会提到“Finish”(完成)。

  在街机还比较流行的 1980 年代,玩游戏基本和“时间”挂钩。大多数街机游戏都有计分和计时,老板们会去潜心钻研每台机器的吃币率,尽可能缩短每一个币对应的游戏时长。

  因此,打游戏在北欧地区的讲法,几乎都围绕着时钟的意象。挪威人会说自己“Runde et spill”(完成了一圈游戏),因为“Runde”本身就有“轮”和“绕过”的意思,瑞典人由此推演成“驾驶”游戏。爱尔兰可能也受到了一些影响,但当地人说得更加简单粗暴 —— “Clock”(计时)一款游戏。

时间和分数,街机游戏永恒的话题

  人类学家爱德华·萨丕尔曾提出过“语言相对论”的假说,他认为人类的思维方式很大程度受到使用语言的影响,因此对同一事物的看法不尽相同。姜峯楠将这个概念应用到短篇小说《你一生的故事》中,后来改编成了电影《降临》,讲述一位语言学家因习得外星语言,拥有了非线性理解时间的能力。

  现实里还有一个“爱斯基摩人谈雪”的都市传说,声称他们有数千种关于雪的词语。虽然稍微想想就能知道,中文使用不同的定语同样能做到这一点,“语言相对论”也屡遭批判。不过,讲究竞技关系的“打游戏”和怡然自得的“驾驶游戏”无疑引人遐想,它们是不是也蕴藏着语言使用者的不同理解呢?

从容对骂

  曾经有一位不知名的智者说过,要学习一门语言,最好的方法就是从脏话开始。俄语里的“Cyka blyat”绝对是个范例,它已经传遍这颗星球的每一个角落。国人经常把它翻译成“苏卡不列”,大有“CNM”的含义。但作为俄罗斯的地方性词语,“Cyka blyat”能被广而所知还是因为游戏。

  2012 年,《CS:GO》一经发售便迅速走红,游戏本身要求高密度的团队合作和交流,但有一大批俄罗斯玩家相当执拗,他们不愿(或不会)说其它语言,高概率会输掉比赛。因此,这些人宣泄情绪的最好方法,就是在公屏里吼一句“苏卡不列”。

  时至如今,“Cyka blyat”已经成了《CS:GO》社区的迷因,非俄罗斯玩家偶尔也会念两句调侃,但现在多少带了点地域黑的味道。至于国骂“CNM”能被老外们争相念叨,相信也是差不多的理由吧。

俄罗斯三连:苏卡不列、伏特加、斯大林

  相比毛子们那么粗犷的骂法,巴拉圭人就比较含沙射影了。要是看队伍中有谁碍眼,便会将其形容成“Paquete”(包)或“Paqueton”(大包),因为你得“背着他们走”,可以类比成“带不动”。而“Jueguitos”则有点像《宫心计》里的台词,多见于工会内斗环节,比如:“你的那点「Jueguitos」(小伎俩)对我没用。”

  笔者在混迹《战争雷霆》的外服时,倒是常见一个写成“Smurfing”的脏话。这词直译过来是“蓝精灵”,乍看之下没什么问题,后来才慢慢知道它还带了层“屠幼”的含义,吐槽那些经常开小号,然后跑到新手房羞辱新人的老手。


下一页:更多内容

| (56) 赞(148)
箱子 游戏时光编辑

重度像素控。

关注
点赞是美意,打赏是鼓励

评论(56

跟帖规范
您还未,不能参与发言哦~
按热度 按时间

总贡献榜